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返回列表
查看: 18424|回复: 2

[已回复] 宜城市板桥镇白合村的林权证为什么办不下来?

[复制链接]
东湖网友  发表于 2018-7-23 21:23:45 |阅读模式
投诉爆料
投诉地: 襄阳 » 宜城市
投诉行业: 农林牧渔
联系人: 保护信息
身份证号: 无权查看
补充信息: 隐藏内容
是否愿意接受对方联系和帮助: 隐藏内容
联系电话: 保护信息
我叫舒俊,男、现年38岁,身份证号:420623198009106533户籍:湖北省宜城市板桥店镇白鹤村五组村民, 电话号码::18327653775
  因1984年我家分的山林是松树林子屋场后边,分得的山林四至交界是:东至屋场边,南至大路边,西至大路边,北至上新街路黄克才交界(图一2017年卫星图标注分解和图二84年合同书)
  在2003年村干部没有知会、征求我原承包户意见的情况下,私下把我的责任山林上的松树砍伐卖掉(那些树都是我家出了钱的)并将其中的5.5亩林地,转包给村里两户村民(彭祖国、周年国)开山林种地,时间2003 年――2023年。之后又有三户村民私自毁我承包的山林树木种地,其中还有现任村支书王延林,及村民周年明、杨太平,面积大至有6.6亩左右,强占至今。在2009年10月份落实山林政策承包山林继续原包70年大的方向不变。村里其它各户都已要回自已的山林经营权,唯独我家要不回,只因我家的山林被开垦的三户中有村支部书记并兼任村主任的王延林,利用职务权利之便利以至于每次我父亲上访后,上面派人下来取证都与事实不相附,并且利用职务之权利,还做模做样的开支部会一致通过收取他们三户在我山林上的开荒费,以此为三户不归还我山林的理论依据,居心之恶毒!我父亲生前找镇领导9年至临终一直到如今,没有完全解决。

  自2009年白鹤村实行林改一来白鹤村五组的各自的山林各自都要回。唯独我家的山林一半由村委书记王延林,村民周年明,杨太平一直强占至今不归还。另一半被村委会强制卖给村民周年国,彭祖国20年(2003 年――2023年)见下卫星图标注   我父亲从2009年开始到处上访直到2017年年底含恨而终,都没有完全解决,临终还在叹气:凭什么全村村民各自的山林,都能各自要回,唯独我家的山林要不回,就凭他是村支部书记吗?他能一手遮天……
  白鹤村在1984分给我家的水、林、渠、路承包合同书
  经过我父亲舒学旺生前多次找镇政府,时任白鹤村村主任的王延林和时任村书记的程兴国代表村委会在2012年4月16日同我家签订协议在2016年年底无条件全部归还我山林(见下图) 但到2017年时,以前的村主任王延林现已升为村支书并兼职村主任,在村里更不可一世,强制否掉了村委会之前的协议并带头鼓动另两户村民拒不归还!
  由于王延林带领另两户不主动归还山林,父亲含恨而终。他们又强种直到2018年2月13日(腊月28),没办法我只能带着老婆孩子和母亲找到板桥镇政府纪委书记高鹏程书记(白鹤村住队书记),要求村支书王延林归还我山林经营权并代表村委会收回另外两家的非法强占林地,并赔偿我损失。在高书记的调解劝说下,王延林同意代表家人归还山林,但要我赔付他青苗(小麦)费530元,并且要示我自已找另外两家要回山林,不能要求村及镇政府帮助要回和不能上访。如他及家人阻碍我经营林地,他愿意赔付我五万元。没办法在镇领导及村支书的威慑劝说下,我只好退一步同意(见图四)    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在2018年5月23日我从外地带收割机回家收小麦,在收割到一半时,村书记王延林及他的老婆张秀华站到车前阻止我收小麦,并强制要求收割机司机把已收到收割机机仓内的小麦倾倒到地里不准拉走(在这种情况下正常人是不是应该拿铁锹狠狠的打他们夫妻才解恨,那怕打不赢,被打伤也痛快,忍、忍、忍、忍的我心口堵的很,但我还是克制自已没动手,上有老下有小,身不由已,事后说真的也非常后悔,乍不揍他呢!!把事情闹大才有人管!)   。这还不算完,并且指示村民周兴敏拦住我及家人孩子不让去派出所报警和去镇政府上访。(报警电话打了3个多小时,警察一直没到,给镇领导高书记打电话一直打不通并且给他发了短信息简单说明情况,没有回复,直到下年6点种到镇政府内给高书记打电话都不接)。事后问镇高书记对这种有“执照的”村匪恶霸的处理意见,高书记先说针对这种情况他一个人说了不算,要开常委会研究讨论他的村支书停职或者免职,过几天后打电话问高书记处理结果,高书记又说他口头批评了村支书王延林, 并且同意我收割小麦,并且不再阻牢我经营山林!就这样不了了之!(小麦成熟前后一直下着小雨,只有5.23这一天晴天,第二天又下雨,这一阻止我收小麦误了收割机的宝贵时间,我还多赔了几百元给收割机)
  我本以为在镇政府高书记对村书记王延林的关怀下,村书记王延林再也不会纠缠这块林地了,谁知就在2018年6月20号王延林又再次把我这块林地翻耕,我得知后,再次找到镇政府高书记说明情况,高书记先还不相信,他说等他了解一下情况了再说,谁知,过了四天,我没有等来高书记的回信,等来了王延林打电话我说他要再次播种农作物,他的理由是:因另外两家占的山林没有及时给我,他也不能单独还我山林。我说:你上次签的协议如违约,要陪五万元钱。他说:你想钱想疯了吧!!并且在次日再一次播种农作物,我又再次向镇政府高书记反映,高书记说,他也劝村书记王延林了,他不听,他也没有办法,他将继续再做他的工作。
  他们之所以不归还并强扯的歪理:理由是他们所占的是村的公共松林,但是我去调了84年白鹤五组所有的山、水、,渠、林承包合同档案,白鹤村五组松林总面积是300.5亩,全部分给了31户农户合计总面积是300.4亩,只有0.1亩没有去向。


回复

使用道具

宜城市互联网信息管理办公室

来自
湖北
精华
0

0

主题

42

帖子

48

积分

实名认证机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48
QQ
发表于 2018-11-2 17: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6年年底,2012年4月的协议五年期限到期,信访人舒学旺以此协议内容直接向板桥店镇党委主要负责人及新调整驻村的镇领导主张权益,要收回协议界定的被他人耕种的地块。在调阅原舒学旺信访卷宗资料、达成的调解协议及白合村主要负责人王延林的介绍,发现原争议从2010年年初开始至2012年4月调解协议达成,镇村组干部多次调查、调解,并两次形成调解协议,同时,两次调解协议不是纠纷双方签订,而是由村委会瞒着第三方与信访人签订的协议。
阴历2018年腊月,原信访人舒学旺死亡,其子(现信访人)舒俊于阴历2018年腊月二十八日下午到板桥店镇政府欲找镇党委主要负责人诉求相关事项,恰逢镇召开村党支部书记会议,驻村干部高鹏程接待并处置相关事项。白合村支部书记王延林作为当事人,经双方协商后,与舒俊达成书面协议。
按照协议内容,舒俊及其家人自行向有争议的另一方周某追要耕地。在无果的情况下,2018年3月初,舒俊纠集人员将与周某有争议地块种植的果树苗损毁并带离现场(公安机关办理中)。因王延林与舒俊达成协议时未征求家人意见,其家人不服气,导致舒俊收割小麦时受到王延林家人阻扰,王延林制止不力,在受到驻村干部的警示后停止阻扰行为。在舒俊向另外有争议两户追要地块均无结果的情况下,两户均进行了耕种,其也进行了耕种(在王延林与舒俊书面协议形成后,双方曾口头约定:舒俊要不回另外两户的地块,就将地块还给王延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宜城市互联网信息管理办公室

来自
湖北
精华
0

0

主题

42

帖子

48

积分

实名认证机构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48
QQ
发表于 2018-11-5 11:4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见附件:林业局处理意见
1.jpg
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