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5327|回复: 144

[纯情地带] [原创]一样的情人别样的爱【诠释世间真爱】连载

  [复制链接]
来自
辽宁
精华
发表于 2012-2-1 09: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露雅的脚步很轻,当她来到了欧阳雨萌身后,欧阳雨萌似乎才发觉她回来了。看上去,欧阳雨萌显得有些不太自然。当她把脸,转向李露雅时,李露雅大吃了一惊。欧阳雨萌好象刚刚哭过了似的,眼圈里,还残留着些许的泪花。而她的眼眶,也仿佛刚刚被用纸巾擦拭过了似的,有点微微泛红。李露雅很快就证明了她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尽管欧阳雨萌把刚刚用过,还没有来得及扔掉的纸巾,紧紧地攥在了手掌心里,但还是没有逃过李露雅的眼睛。
欧阳雨萌为什么会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在躺在病床上的她老公面前流泪呢?这让李露雅感到很费解。为此,李露雅曾经做过种种的假设。但最后还是连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李露雅想,欧阳雨萌也许是在她不在的时候,在和她老公谈工作上的事情,对,一定是的。一定是她在工作上受到了什么委屈,女性有时候往往会在自己最信任的男人面前,暴露出自己最软弱的一面。欧阳雨萌能一次性给自己的老公,输了那么多的血,他们在公司里,也许就是很要好的同事呢。
欧阳雨萌自从那天在医院抢救李露雅她老公时,从那么多的她老公公司里的同事中,站出来给自己的老公献血,从那时起,她在李露雅的心里,就已经是人世间的天使了。李露雅除了对她的感恩和敬佩之外,不知道为什么还把她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就像自己的亲姐妹一样。但李露雅怎么也不能弄懂的,是这样一个天使般美丽善良的女孩,为什么会在自己的老公面前流泪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辽宁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2-2-1 09:43:41 | 显示全部楼层
   吃过李露雅做的午饭,欧阳雨萌不顾她的再三劝阻,一定要和她一起去医院看望李露雅的老公陈凯毅。这也许是欧阳雨萌在李露雅做饭的时候就事先计划好了的。因为李露雅看见她做的排骨汤,被欧阳雨萌不知道什么时候装进了她家的保温桶里许多。李露雅当时什么也没想,要想也只能说明欧阳雨萌是个很细心的女孩,在她自己喝汤的时候,仍然想着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自己公司的同事,李露雅的的老公陈凯毅。
于是,李露雅一只手里,拎着欧阳雨萌家的里面盛着排骨汤的保温桶,一只手挽着欧阳雨萌的胳臂,她还是担心欧阳雨萌走路的时,会不会因身体的虚脱而摔倒。在她们打的去医院路经一家花店时,欧阳雨萌示意司机把车在花店门前停了下来。“哪有去医院探望公司里住院的同事,不拿花的呀。”欧阳雨萌从花店里,手捧着一大束鲜花,回到出租车里,像似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一大束鲜花里面除了郁金香、康乃馨外,还有几朵上面好象刚刚被洒了少许水珠的鲜红耀眼的红玫瑰。坐在李露雅身旁的欧阳雨萌,她的手里,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一大束鲜花,她的表情十分专注,似乎忘记了一旁李露雅的存在。那样子,就像一个等待和自己心爱的热恋中的情人,去约会的时候一模一样,非常的陶醉。
“陈主任,您感觉怎么样了?”欧阳雨萌跟随李露雅来到了她老公住的病房,把手里捧着的鲜花,小心地放在了病床旁的床头柜上后,走到李露雅老公的病床前,稍稍地俯下身去看着她老公问。“谢谢你,是你救了我......”李露雅老公看欧阳雨萌的目光,总让李露雅感觉到有些暧昧。也许是她自己太神经兮兮了吧。
“6床的家属,请跟我来取药。”一个护士小姐,把李露雅老公住的病房的房门,轻轻地从外边拉开了一条小缝,冲着李露雅点了一下头。于是,李露雅就离开了她老公住的那间病房,去护士站取药了。因管放药的护士去卫生间方便,李露雅就在护士站多耽搁了一会儿。当李露雅拿了她老公的口服药,再次返回到她老公住的病房时,她看见欧阳雨萌的脸,朝着躺在病床上的她老公,而她朝着门的后背,让李露雅看上去似乎在轻微的抖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辽宁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2-2-1 10: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隐藏在鲜花里的秘密

    不知不觉之间,李露雅老公手术后已经过了快两个多星期了。也许是喝了她精心熬制的排骨汤和鸡汤的缘故,李露雅老公的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恢复。体现最突出的地方,就是消瘦的尖尖的下颚,已变得圆润起来了,脸上也充满了健康人应有的那种气色。李露雅因天天陪护在她老公的病床前,不做任何的运动,虽说有时要常常的熬夜,但她还是胖了许多。
李露雅每天早晨起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医院外附近的报摊上,去给她老公买当天的证券时报,然后再去给他买他爱吃的豆浆和油条。提起豆浆和油条,李露雅老公,总说杭州的不如北方的好吃。他总忘不了三年前去大连出差时,在那里吃过的豆浆和油条。当时,李露雅的老公去大连开一个他们电子公司,在大连搞的一个覆盖东三省的产品定货会。
他这个人很怪,放着入住酒店里免费提供的早餐不享用,反倒一个人溜达到大连的街上,去吃街边小摊上的油条和豆浆。就此也就有了杭州的油条豆浆不如北方的好吃这个说法了。他每次一说北方的油条和豆浆,如何如何的好吃,李露雅就会不失时机的嘲笑般地故意气他说:“恐怕不是北方的油条和豆浆好吃吧,是卖油条和豆浆的北方美女,让你着了迷吧?别忘了你可是土生土长,在出产美女的苏杭喔。”
    李露雅老公,那天做完手术后被送进病房以来,他们公司里的同事和他的许多朋友,都络绎不绝地来医院探望他。当然在来探望她老公的人中,也有李露雅自己公司里,与她要好的同事和她的同学。现在的人,来医院探视病人,仿佛手里不拿点东西,就说不过去似的。一时间,李露雅和她老公呆的病房里,到处都放满了一束束、一个花篮、一个花篮的鲜花。
床底下和床头柜里,更是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水果和补品。李露雅和她老公,对大家的一片好心,只有一个劲地道谢。在病房里没有人的时候,李露雅就赶紧把水果,偷偷送到护士站那里去。她倒不是想做无名英雄,实在是收到的水果太多无法处理,与其苦于处理,莫不如送给白衣天使们吃。她们也真够辛苦的了。
     不仅仅是水果成灾,每天送来的一束束、一个花篮、一个花篮的鲜花,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看着被自己摆在病房窗台上的一束束、一个花篮又一个花篮的鲜花,来查房的外科主任,建议李露雅把它们都弄出房间去。当时李露雅感到有些纳闷,后来问了护士才知道,原来鲜花不仅会和人争氧气,鲜花里所散发出的扑面香气,还会让人引起打喷嚏、流鼻涕和咳嗽等现象。提起鲜花的香气,会引起打喷嚏和咳嗽,可把李露雅给吓坏了。
她老公手术后虽然已过了两个多星期,可伤口上的肉线,才拆掉没几天。要是因鲜花的香气,而引发打喷嚏或者咳嗽的话,那么刚刚拆了肉线,还没有完全长上的伤口,难免不会裂开才怪呢。想到这些,真是感到有些后怕,这真要感谢护士小姐的及时提醒,否则的话,被好心人送来的鲜花,在无形之中,也许就成了间接的杀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辽宁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15: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老公遭遇车祸

    初秋星期五的一个傍晚,那天,李露雅下了班先去公司附近的菜市场买好了蔬菜,然后就按惯例去幼儿园接她五岁的女儿陶陶。因她两只手里都拎着刚刚从菜市场里买回来的蔬菜,她无法腾出手去牵女儿稚嫩的小手,女儿陶陶就跟在她的屁股后面一边蹦蹦跳跳地走着,一边还在嘴里哼着前几天在幼儿园里刚学过的一首儿歌。
   “妈妈,好象你包包里的手机在响哦。”在李露雅和陶陶刚刚走出幼儿园的大门口时,女儿用手抻了一下李露雅的衣襟对她说。这时,李露雅只好暂时停下脚步,并把被自己拎在双手里的,里面装满了蔬菜的两个沉甸甸的塑料袋,放在了不知道是谁停在幼儿园大门外右侧空地上的一辆带跨兜的摩托车的跨兜里,尔后急忙从她自己的左肩上,取下了自己的女士挎包。
   “喂,您好!我是李露雅......”当李露雅从自己的女士挎包里取出了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的时候,手机听筒的另一头传出了一个很甜润的女孩的声音,对方仿佛不是李露雅的朋友和同事,当然也不是她的亲属。尽管她的语调很甜润,但却让人感到有些慌乱与急促。对方好象是想确认她是否真的就是李露雅。
    “我是李露雅啊,您是哪位啊?找我有事吗?”陌生女孩在手机听筒里的那种慌乱与急促的语调,一开始并没有让李露雅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她在想,也许是对方无意中拨错了电话号码也说不定。可是李露雅想到这里,却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如果是对方打错了电话,怎么会问她是不是李露雅呢。李露雅就是她本人呀。这个绝对不会被搞错吧。
    “什么?您说什么?!请您再说一次。”就在李露雅回过神来,听手机听筒里的陌生女孩继续说话时,她突然一下子惊呆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害怕是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她又让对方把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这一次,她完全地听清楚了。这个陌生的女孩,原来是李露雅老公公司里的同事,她告诉李露雅就在半个小时前,李露雅的老公遭遇了车祸。现在人已经被送进了市中心医院,具体的情况,她也不是十分清楚。出车祸的事,她是听和李露雅老公同乘一辆车去省里办事的公司的副总打电话告诉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辽宁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15: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了,谢谢您啊。我马上赶去医院。”确切地说,这次是李露雅显得格外的慌乱了。听到这个不测的消息,李露雅的眼前,一下子感到有些眩晕,差一点晕倒在地上。顷刻间,李露雅的大脑,仿佛变成了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老公的伤势如何,当然也不知道是否有生命危险。初秋的傍晚,已是凉风扑面,可是这个时候的李露雅,浑身上下却一个劲地直冒虚汗。
    李露雅挂断了手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由于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得晕头转向,精神一度紧张得要命,竟忘记了招呼方才还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女儿陶陶。“陶陶......陶陶......”李露雅边喊,边向四处张望。这时,她发现陶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又回到了幼儿园里面,她现在正在幼儿园院子里的一个角落里荡着秋千,而在秋千一旁照看着她的不是别人,正式陶陶所在幼儿园大班的孙老师。
    “那您赶快去医院吧,我一会儿就把陈思婷带到我家里去。”陈思婷是李露雅女儿陶陶的大名。李露雅甚至来不及向孙老师道声谢谢,也顾不上再叮嘱女儿陶陶几句,就匆匆地上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市中心医院的方向急弛而去。
上了出租车,才想起来自己下班的时候刚刚在菜市场买的两塑料袋新鲜的蔬菜,在慌乱之中,竟被自己遗忘在了停在幼儿园大门口外面的那辆带跨兜的摩托车的跨兜里。塑料袋里,装着女儿陶陶最爱吃的活虾和扇贝、还有很多新鲜的蔬菜。不过在这种特殊时刻,李露雅一心只想着立刻赶到医院去。与这个相比,任何的东西,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在市中心医院的手术室门外,聚集了许多人。有穿着西装的男人,也有穿着公司职业装的女人。无论是站在手术室门外的女人,还是在手术室门外,轻轻地来回走来走去的,每个男人的脸上,都是一副非常严肃和紧张的神情。手术室的门,紧紧地关着。被粘贴在手术室玻璃门上方的‘手术重地,请安静!’几个鲜红的大字,显得格外的醒目。
     李露雅平时走路是很重的,她们公司里的同事,常常和她开玩笑说,她在公司里的走廊上走路,往往是人还没到跟前,脚步声却先到了。可是,今天却不同以往了。当李露雅一踏上中心医院通往手术室的这条走廊,她就尽量让自己的步履,变得轻盈,再轻盈一些,同时她也放缓了步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辽宁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15: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她快要走到手术室门外聚集的那些人的面前时,人群中和李露雅老公同在一个部门的孔继晨,一下子认出了她。
    “请您别着急,凯毅正在里面做手术......”李露雅老公公司里的副总袁木赫,很会安慰别人,他说话时的语气很镇定,他把正在抢救说成了做手术。但在李露雅看来,‘正在里面做手术’和‘正在里面抢救’这两句话的含义,有着质的不同。做手术,对于人而言,也许是件很平常不过的事情,它不会让你马上就联想到与死和危险有关的事情上来。可是正在抢救,就大不一样了。这会让你感到被抢救的人,随时都会与死和危险有关。
    “嫂子,您别着急,听袁总说,凯毅的伤不是很重,只是流血过多。会平安无事的。”记得那天李露雅整个人都懵了。连本来应该了解的自己老公当时出车祸的一些细节,也都忘记问了。那些情况,是后来孔继晨告诉李露雅的。那天,李露雅的老公和公司的袁总乘车去省里办事。
本来她老公去的时候,是坐在了司机旁边的副驾驶座位上的,可是在从省里回来之前,由于袁总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给她老公交代,为了方便谈话,她老公就和袁总都坐在了奥迪A6轿车中后面的那一排座位上。作为领导的袁总,习惯性地坐在了司机身后左边的最安全的座位上,而李露雅的老公,就只好坐在他旁边右边的座位上了。
    就当载着袁总和李露雅老公的车子,驶离了高速公路,在进入本市市区的路上时,一辆乳白色的怕萨特轿车,从路边的一个差道上直冲了出来,不知道驾驶怕萨特轿车的司机怎么搞的,他驾驶的车子,从差道里驶上道路时,好象没有了望好。他驾驶的怕萨特轿车的前保险杠,正好撞在了李露雅老公坐着的奥迪轿车右边的车门上。
听说车门当时就被撞得深深地凹了进去。凹进去的车门形成的锋利的创面,正好顶割在了李露雅老公右腰的部位上。值得庆幸的,是那天坐在后面座位上的只有袁总和李露雅的老公两个人。当车子与车子相互碰撞的一瞬间,李露雅的老公,被惯性朝着坐在车子左边的袁总的方向,挤压了过去,否则李露雅老公的伤势,将更加无法想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辽宁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15: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紧急寻找RH阴性血的提供者

     手术室一直紧闭着的上面镶嵌有白钢骨架的两开的玻璃门,突然咣地一声,被人从内侧推开了。“患者现在正在抢救之中,由于患者失血过多,仍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因患者的血型,属于非普通型的血型为RH阳性血,给这种血型输血的只能是RH阴性血,本医院的血库,目前没有这种奇缺的RH阴性血的库存,可是,如果不马上给患者输血,患者将会有生命危险......”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医生,对迎上前来的袁总一口气说道。
    聚集在手术室门外的,李露雅老公公司里的男女同事们,听男医生把话说完,都朝着袁总的方向,围拢了过来。这时,作为和她老公共同乘坐一辆车,经历了车祸的,并身为李露雅老公公司上司的袁总,紧锁起了眉头。他站在那里,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用目光打量着围拢在他身边的每一个同事的面孔。迎着他的目光,李露雅老公公司里的男女同事们,个个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因为他们每个人,几乎都从未听说过这个奇缺的RH阴性血的血型,对这个血型,更是一点都不了解。当时的李露雅,听到男医生那么一说,只感觉眼前一黑,立刻就瘫倒在了医院手术室门前的走廊上。
   “请抽我的血吧,我的血是RH阴性血......”当李露雅被人搀扶着,在医院走廊上的椅子上坐稳后,她的耳边,突然又响起了那个很甜润的女孩说话的声音。从这个熟悉的声音来判断,她知道这个女孩,就是在一个多小时以前,用手机通知李露雅老公出了车祸的那个女孩。当李露雅想寻声望去时,却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作为女人的直觉,即使从她的背影上看,也不难看出她是一个很标致的女孩。她的身体,是修长的,看样子她的身高至少有168cm以上。一身黑色的职业装,穿在她的身上很合体。她的腰很细,两条腿也十分修长。而最吸引李露雅目光的,是她的丰满圆润的臀部。她那被裤线笔直的职业装裤子,包裹着的臀部,的确很性感。难怪有的女人问男人,女人的哪儿最性感,男人回答总是说女孩的臀部最性感。
    “欧阳,你一下子要抽400CC的血,你能吃得消吗?”这是和李露雅老公同在一个部门工作的孔继晨在说话,看得出他似乎非常紧张这个叫欧阳雨萌的女孩,所作出的这种决定。“来不及想这些问题了,救人要紧!”欧阳雨萌的话斩钉截铁,好象已经没有可以回旋的余地了。当时,李露雅怎么觉得欧阳雨萌这个名字,特别的熟悉呢。她好象在哪儿听过似的。也许是在琼瑶的小说里看到的吧。其实这些,当时对李露雅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名叫欧阳雨萌的女孩,在她老公面临生与死的紧急关头,就像上帝派来搭救她老公性命的天使一样,让李露雅对她充满了崇敬和依赖的心理。在后来与她的交往中,李露雅一直都在自己的心里,把她当作是天使一般的女孩,而‘天使’也就成了李露雅日后对她的戏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辽宁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20: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聚集在医院手术室门前走廊上的,李露雅老公公司里的同事们,自从欧阳雨萌跟随护士小姐,走进了那扇神秘而又令人感到有些窒息的玻璃门后,大家的神情,似乎比方才松缓了许多。大家都都没有想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这么罕见奇缺的RH阴性血,竟然出自他们自己公司里的一个女同事,欧阳雨萌的身体里,要不是大家自己在场亲临,真的不敢想象这件事是真实可信的。
李露雅也对这个被上帝派来搭救她老公的,天使般美丽善良的欧阳雨萌充满了信心,她觉得欧阳雨萌能把自己的老公,从死神那里替她给夺回来。此时此刻,李露雅再也无法安静地继续坐在手术室门前走廊上的椅子上了。她从椅子上站起身,开始不安地在走廊上,来回地走了起来。在李露雅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种幻觉,她看到了欧阳雨萌的一只手腕上的衣袖,被护士小姐轻轻地挽了起来。同时装在一支很粗的玻璃管注射器上的针头,猛地一下刺进了欧阳雨萌那因被护士用胶皮管紧紧勒住胳臂,而突出来的血管里。
    欧阳雨萌的血,就那样缓缓地被护士小姐小心翼翼地,从她的血管里,抽向那支特大号的注射器里。她的血,是鲜红鲜红的,欧阳雨萌似乎感觉到了针刺肌肤的痛感,她轻咬着自己的嘴唇,看着护士小姐是怎样从自己身体的血管里,把血一点一点地取走的。
400CC啊,一个看上去很娇贵柔弱的女孩,一下子将自己身体里的400CC的鲜血献给了她的同一个公司正处在被抢救之中的男同事陈凯毅。李露雅当时来不及想太多的事情,但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从那一刻起,她就对欧阳雨萌产生了一种感恩的心里。
    “欧阳雨萌出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喊声很轻,但聚集在医院手术室门外的每一个人,都听得非常的清楚。就连李露雅也被从眼前的幻觉里唤了出来。原来这一嗓子,是孔继晨喊的。李露雅似乎能够从他的目光里,读懂一些什么,那都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得到了证实的。据说孔继晨一直在追求欧阳雨萌,但欧阳雨萌好象没有接受他的追求,以至于孔继晨,常常在公司里的同事们面前,说他自己那是在暗恋人家欧阳雨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辽宁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2-1-30 09: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袁总很及时的,大跨步走到手术室那扇两开的玻璃门前,替欧阳雨萌,把门用力地向外拉开。此时的欧阳雨萌,完全像换了个人似的。她的脸色,异常的苍白,就连涂了少许口红的丰润的嘴唇上,也毫无一点的光泽了,看上去有一点发紫。她用自己的右手,按着被压在她的左手腕血管上的卫生棉球。她走路的步履,没有丝毫的气力,仿佛被一点点的微风一吹,就能摔倒似的。这时,李露雅老公公司里的一名女同事见状,急忙上前扶住了她。
    “太谢谢您了,我作为陈凯毅的妻子,真的不知道怎么来感谢您对他的救命之恩......”一直都以为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够坦然处之的李露雅,当时在欧阳雨萌面前,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记得当时她一个劲地在嘴里,不停地说着感激之类的话。“没什么,您别挂在心上,换了谁都会这么做的。”欧阳雨萌将自己的身体,无力地倚靠在手术室走廊的椅子上,她微笑着对李露雅说。尽管她的脸色很惨白,但她的笑容,让李露雅感觉到那是世界上最灿烂的,天使般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李露雅,突然产生了一种很强烈的冲动,她很想紧紧地拥抱欧阳雨萌。李露雅觉得对于她而言,也许那才是更能表达当时她对天使般善良的欧阳雨萌的感激之情。但最终李露雅没有那么去做,这不单单是因为周围有许多欧阳雨萌公司里的同事们在,更主要的是李露雅担心自己的莽撞,会惊扰到欧阳雨萌,她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如果说李露雅的老公,此时因获得了来自欧阳雨萌身体里的400CC的奇缺的RH阴性救命之血,而得以再生的话,那么李露雅可以把她老公的事情,都交给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了。而她自己,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守侯在这个被上帝派来搭救自己老公性命的,天使般美丽善良的女孩欧阳雨萌身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辽宁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2-1-30 12: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天使也流泪

  李露雅老公的身体,在输入了欧阳雨萌提供给他的,400CC的奇缺的RH阴性血的救命血后,他的生命,终于被从死神那里,挽救了回来。由于李露雅老公出的车祸的责任,全都在肇事方,加之李露雅老公又早就买了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住院和治疗所花费的费用,不需要自己负担一分钱。
不过,李露雅并不会因为这个,而感到有任何的欣喜,她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老公,能够竟快的早日康复出院。由于李露雅老公腰部所受的伤,没有伤及到骨头,她老公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就会很快痊愈的。李露雅需要一个健康的老公,她女儿陶陶,也需要一个能在双休日,带自己去公园玩耍的爸爸。她老公的收入,是李露雅收入的好几倍,因此李露雅一家不能没有他。
雪白的墙、雪白的床单,仿佛和穿梭在病房里的护士小姐身上的白大褂,形成了一个很和谐的音符。李露雅老公一个人,住在市中心医院外科一个有着两张病床的单人间病房里。李露雅从她老公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送到病房的第三天开始,就一直在他的身边陪护着。手术后的前三天,李露雅的老公,是由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全程陪护的,等到了第四天,李露雅老公的情况,稳定了之后,在李露雅的再三恳求下,医院同意由她自己来照顾她的老公。为了照顾好手术后的老公,李露雅跟自己的公司请了假,并把女儿陶陶,交给了孩子的外婆来照顾。
李露雅老公躺在刚刚被换洗过的,上面还残留着好闻洗涤剂芳香的雪白的床单上,微闭着双眼。李露雅坐在她老公的床边,一边给他削苹果,一边静静地看着他。看着看着,她的眼睛湿润了。她老公182cm的,看上去很魁梧的身体,在遭遇了车祸做了手术以后,竟一下子消瘦了许多。
很明显的,是他好看的下颚,因身体的消瘦,变得有些尖尖的了。李露雅这些天,每天都在给她老公做可以补血的食物。由于很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她就一个劲地给他熬排骨汤喝,还买了活着的雏鸡,找人杀掉给他熬鸡汤喝。在李露雅的精心呵护和调养下,她老公术后身体的恢复很快。
李露雅在医院精心照顾她老公的同时,并没有忘记那个被上帝派来在鬼门关,与死神争夺自己老公性命的天使般美丽善良的女孩欧阳雨萌。欧阳雨萌由于那天在医院一次性给李露雅的老公,输了400CC的救命血,她的身体,已经变得异常地虚脱。记得当时是公司的袁总,让孔继晨把她送回家里去休养了。
李露雅是在她老公手术后,住进病房的第四天,就把电话打到她老公的公司里,去询问欧阳雨萌的情况。当时,公司里的人,直接把欧阳雨萌所在的市场营销部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李露雅。接电话的人,是市场营销部的副经理赵嘉博。“欧阳经理,她现在的身体,因感觉到有些不适,正在家中休养呢。”李露雅从她老公公司市场营销部的副经理赵嘉博的嘴里,得知了这个被上帝派来搭救她老公性命的天使般美丽善良的女孩,在生活中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就是市场营销部的欧阳雨萌经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