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3845|回复: 8

“兰台人”ー张老照片勾出“令牌石”下的往事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北
精华
15

103

主题

1420

帖子

2600

积分

贵宾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2600
发表于 2016-1-11 09: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兰台人”ー张老照片勾出“令牌石”下的往事
“兰台人”网友在论坛推出了ー帖老照片,孤立的ー壁石峰引起众网友猜度,这是什么地方,在哪儿?
在哪儿?大凡当年的伐木老工人都知道:它是与神农顶遥遥相望的小神农架的“令牌石”!
令人叹息的是天公竖立的ー方无字“令牌”没有禁令砍伐林木,而在它脚下的ー片原始冷杉林被伐殆尽。当年带队砍伐此处之木的是我的挚友冀仕华先生。三十年后,他写了ー篇文章《林祭》。(发表在《神农架文艺》2009年第二期)文中写道:“……我无心欣赏这里的景色,独自伫立在公路旁边,向着神农顶的方向,搜寻小神农架的位置,除了云遮雾罩之外,却怎么也看不见我永生愧对的地方——小神农架主峰和它山脚下当年被我亲手毁灭的那片冷杉林。……当年林场下达任务,我队240多号工人,当年任务6500立方米,还欠上年3500立方米,共是10000立方米,堆起来可是ー座小山哪!……今年是抓钢治国的头ー年,这可是政治任务啊。……在誓师会上我念了ー首诗:山腰飘雾带/荆棘满山岩/古树参天神农架/自古谁敢来/谁敢来/我敢来/林区工人好气派/钢钎劈开阳关道/铁斧伐倒树千排/世界革命命令咱/要木材!
“……那年,我们圆满地完成了任务,被评为红旗队,我则成了标兵,带上光荣花,上了光荣榜。可我高兴不起来,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还牺牲了ー个战友,就埋在被我们剃了光头的伐区里……”
“……看见汽车把我们伐的木ー车ー车地运走,我欣然地写了ᅳ首小诗:木材堆入云/汽笛声声鸣/检尺员手中的花杆仔细量/像个慈祥的母亲/给她的孩子送行/搭上汽车飞出山峡/乘着波涛冲出丛林/去制造汽车的厢板/去制造拖拉机的扶柄/去变成战士的枪托/去支撑大会堂的屋顶/安心去吧/你们的兄弟姊妹/正在神农架长大成林/……
“……离开林区近三十年,多年后,当我端详那张照片,那朵纸质的红花总幻化那片冷杉林,久久堵在我的胸口,于是,我写了首短诗《林祭》:这里/曾生存着巴山冷杉的家庭/郁郁葱葱/根深叶茂/这里/曾发生过场/野蛮与文明的搏斗/终于/人砍断了树的腰/树打碎了人的头/只剩下满山的树蔸/簇拥着坟莹的孤独/从此/没有了啾啾的鸟叫/没有了潺潺的溪流/只有呜咽的山风/伴着冷月的清幽/如今/伐木工的后代/带着冷杉树的子孙/在这里长相厮守/但永恒的和谐/需要漫长的等候/……
小神农架的那方令牌石,当今是什么样子?是否还屹立在巴山云雾中?在那急需木材的革命时代,天公立下的令牌石没敢下滥伐乱猎的禁令,如今,保护神农架的绿色生态,我们是否在这令牌石上镌刻:严禁滥伐乱猎!同时在令牌石下燃裱三张,上香三炷,奠祭当年被砍伐的树林和为砍伐树林而牺牲的英魂!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 +20 金币 +10 收起 理由
沉睡雄狮 + 10 + 10 赞一个!
云笛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

27

主题

1313

帖子

2362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2362
发表于 2016-1-11 11: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伐木,是为了支援国家建设,那个年代国家需要大量的木材,所以才成立神农架林区,这段历史值得记忆也值得反思,大不必怨天尤人,人类总是在不断探索中前进的。今天保护,就是要汲取过去以牺牲资源为代价的教训,保护好绿水青山,发展生态经济,也是顺应时代的要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5

103

主题

1420

帖子

2600

积分

贵宾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260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11: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林  祭

冀士华

汽车沿着盘山公路扶摇直上,这是能过风景垭驶往大九湖的道路。鸭子口、小龙潭、长岩屋、荒草坪、白水漂……一个个当年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依次从车窗边闪过。路边不知名的小花正吐着毛茸茸的初蕊,飞湍的瀑布跌落在山岩上,尔后随心所欲地洒落。迎面扑来一阵阵近乎奢侈的绿色,染绿了蓝天,染绿了小溪,甚至空气也被染成绿色,使人隐隐吸到它的清新。
车到板壁岩,停了下来。我无心欣赏这里的景色,独自伫立在公路边,向着神农架顶的方向,搜寻着大神农架主峰的位置。除了云遮雾罩之外,却怎么也看不见我永生愧对的地方——小神农架主峰和它山脚下当年被我亲手毁灭的那片冷杉林。
其实,除了我们刚才进入的酒九线,能进入到神农顶地带的,曾有另一条公路支线,只是后来出于对森林资源保护的目的,把它炸掉了。这条线从木鱼镇顺香溪河而下仅几公里处,有一个叫石槽河的地方进入。石槽河因从小神农架下来的湍急溪流落差太大,长期冲刷河底的巨石,形成坚硬、溜光形态各异的石槽、石坑而得名。顺石槽河伐区,小神农架主峰更赫然呈现在我们面前,而和它有遥遥相对的海拔3105.4米的无名峰,也就是现在旅游者神往的神农顶了。
我们林业队住在马家屋场这个地方。很久以前这里住着多户马姓山民,一次大雪封山,连开门都非常困难,冻饿死不少人,剩下的人后来就全部搬走了。此地依山傍水,满目葱茏,而且盛产天麻。我家住的油毛毡工棚前面的小坪上,大雨后偶尔会冲来几个天麻,陈列其上。一位女工在野外方便,无意中尿出一棵天麻箭状的茎干,顺着挖下去,竟是一窝“窝麻”,装了半撮箕。一到星期天,工人们便拨开草丛,细细寻觅,必定有的斩获。
我那时可没心思去找天麻,担任管生产的副队长,正和书记为生产任务发愁呢!林场给各队下任务,就是根据上级下达的木材生产指标,除考虑山场、机械等因素略有增减外,基本上是三下五去二,按各队人数下达。我们队二百四十多号人,当年的任务是六千五百立方米,这些任务要将木材砍伐、打枝、集并、绞盘和运输到公路,装上汽车运走才算完成。更要命的是,我们还欠上年三千五百立方米,加起来刚刚一万立方米,堆起来可是一座小山哪!
书记是文革前的老中专生,长着淡淡的络腮胡子,但清瘦的脸上仍带着书生气,他打破沉默:“今年是抓纲治国的头一年,这可是个政治任务啊,再说,这两百多号人也要吃饭啊!”我那时血气方刚,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变了泥鳅就不怕糊眼睛,费了这样大的劲来修路,不就是为了伐木材吗?”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发表在林区小报的一首小诗,那时,我充满“革命豪情”,现在看来有些“发奅”:
山腰飘雾带,
荆棘满山岩,
古树参天神农架,
自古谁敢来?
谁敢来,
我敢来!
林区工人好气派!
钢钎劈开阳关道,
铁斧伐倒树千排,
世界革命命令咱:
要木材!
之后,按老传统,召开了战前动员会,各班誓师表决心,按“两参一改三结合”的经验,轰轰烈烈地干起来!我们的工人真纯朴啊,没有一个人有怨言。他们的家大多在农村,抛家别子,一年到头只有春节才能回家。以至于我现在每看到电视剧中警察的孩子认不得爸爸的情节,总感到有些做秀。生活条件恶劣不说,单是每天上下班到伐场就要爬一、二十里路,下班时两腿发软,有个工人就因支持不住,跌坐在地上被竹桩子戳破了屁股。遇到雨天,也要钻进湿漉漉的森林,一天几遍雨像淋豆芽菜。工人们说,老辈子讲的世上三门苦:打墙、挑堰土、打起赤膊柯杉树。如今要加上一苦,神农架里搞伐木!
终于,当漫山遍野油锯的引擎声、板斧的嗵嗵声和工人们“顺山倒”的呼喊声,变成了绞盘机的嘶叫声,我们也到了“收获”的季节。一捆捆木材沿着承载索从山上滑到山下,堆满了公路边,像一座座小山丘。我不由得又来了想写点小诗的冲动。恰巧那天上山,翻过一道人迹罕至的小山梁,突然发现一座烧木炭的闷窑,窑里的木炭有碗口粗,整整一窑都没动过,窑上的小树已长得碗口粗;旁边一大堆板材,每块板2寸厚、四五十公分宽,码得整整齐齐。面上长满了青苔,用手一捏,木材已成了泥状。后来才知道,这是解放前有人想局部开发神农架没有成功而遗留下来的。抚今追昔,我不由得顿生豪情——旧社会没有办成事,在我们手里办到了!于是,我借一个检尺员之口,写了首短诗,发在队里每月一期的宣传栏上:
木材堆入云,汽笛声声鸣,
检尺员手拿花杆仔细量,
像一个慈祥的母亲,
给她的孩子们送行!
搭上汽车飞出山峡,
乘着波涛冲出丛林,
去制造汽车的厢板,
去制造拖拉机的扶柄;
去变成战士的枪托,
去支撑大会堂的屋顶!
安心地去吧,
你的兄弟姊妹,
正在神农架长大成林!
书记也看过这首诗,有天他对我说:“写得不错!但后两句,照现在的样子,重伐轻造,重造轻管,它的兄弟姊妹怎么长大成林?”我虽然想解释这是文艺创作,但还是不禁一阵脸红。我们心知肚明,每年队里上报的育林亩数,是按育林工人的工资总额反着报的,自然不少水份。而上级也了解基层的苦处,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上栽树后没人管理,牛吃羊啃,第二年又在老地方去育林,年复一年,有人开玩笑说,神农架的育林总面积已超过了本土面积,已经栽到陕西省了!书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带着深深的忧虑:“这样长期砍下去,也不是办法,撑不了几年了!”我相信他的话,因为来林业队以前他是搞测量的,也参加过林业勘查。
当路边列材被拉光时,山上的存材也不多了,总计起来,离一万方的木材任务还差近一千立方米。我们不得不再次召开“诸葛亮”会议,请管理人员和工班长出谋献策。一位工班长提出大神农架主峰下有一大片冷杉林,他去年打猎上去过,估摸大约有二、三千立方米。会后,我和书记合计,一则这片林子在我们的伐区之内,请示一下上级便行;二则已经八月份了,再过两个月就要下雪封山了,只有在这步险棋上试试运气了。
第二天,我和书记去看伐区。从我们队最上端的伐区,到大神农架主峰下的横河不算很远,一两个时辰便爬到了,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横河如此美丽,真把我们惊呆了:由于高山地平,横河从山麓不急不躁地缓缓而来,不深,但清澈异常,宁静得如同在场光下闪熠的一条蓝色飘带,优雅地转出几道极规则的弧线后,悄没声息地消逝在远端。山坡上的箭竹,像人为的切出的方阵,排列有序;河流两边宽敞的草甸像两块硕大的地毯,成片的天葱夹杂其间,像仙女编织的花纹。而那位工班长所说的那片冷杉,黑森森地布满了前面的山谷,把横河逶迤而来的源头掩映其中。我突然想到一副油画,和眼前的景象何曾相似!那是描画新疆天山下的一副名作,异域的风景竟然出现在神农架的高山平地上!竟然出现在大神农架主峰的山脚下!
下午,我们终于走进了那片冷杉林。一进树林,便听见叽叽喳喳的鸟鸣声。整个林子没有灌木丛,只偶尔有稀疏的小树柯,显得异常洁净,是工人们所说的亮脚林。空气湿润而清新,林间布满墨绿色的苔藓,用手一捏,湿漉漉地冒水,低洼处用手扒开,竟有一小洼清泉。整个山谷都是笔直挺拔合围粗的冷杉,像一根根擎天巨柱,使你像走进一座神圣的殿堂!我和书记从山脚走到山顶,又从山顶折回山腰,在林中徘徊,总迈不开下山的脚,真是难以决断。书记把冷杉这棵摸摸,那棵搂搂,我们都默默无语。这些年,我们砍了那么多灌木林,脑子都麻木了,却被眼前这片冷杉林震慑了!
不知过了多久,书记抚摸着一棵冷杉的树身,不住的摩挲,嘴里喃喃地说:“我们靠你们吃饭,你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可上级有任务,国家有需要,我们是忠孝不能两全哪……”说这话时,书记眼里含着泪水,我不由得鼻子发酸。我突然想起一位哲人说的:“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我们正在亲手制造悲剧!当太阳下山,我们返回时已饥肠辘辘,我意外发现劳保大衣的口袋破洞里还有六颗花生,抠出来分了三颗给他,我们心事重重。
通往那片冷杉林的公路便道很快通了。与此同时,山上的突击队员也砍伐完毕。来不及制材,就把整棵冷杉树绞到横河边,边制材边上车。当第一车载着冷杉材的汽车离开横河时,天上飘起了雪花,汽车的引擎盖上结了一层厚厚的牛皮凌。再回首横河时,已没有那幅油画的感觉了——它的框碎了!
那年,我们圆满地完成了任务,被评为红旗队,书记被评为林区劳动模范,我则成了队里的标兵上了队里的光荣榜,并且配了照片,胸前挂着一朵纸质的大红花。书记参加劳模会回来后,我们见面都没有笑,只是相互拍了一下肩膀。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还牺牲了一名战友,就埋在被他剃了光头的伐区里,我总觉得他像安葬在那片被砍伐的冷杉林里,假如死去的人和树都有灵魂的话,他们该如何对话?
离开林区近三十年了,多年后,当我端详那张照片,那朵纸质的红花总幻化成那片冷杉林,久久堵在我们的胸口。我写下一首短诗,叫《林祭》:
这里,
曾生存着巴山冷杉的家庭,
郁郁葱葱,根深叶茂;
这里,
曾发生过一场,
野蛮对文明的搏斗:
终于,
人砍断了树的腰,
树打碎了人的头,
只剩下满山的树蔸,
拥簇着坟茔的孤独。
从此,
没有了啾啾的鸟语,
没有了潺潺的溪流,
只有呜咽的山风,
伴着冷月的清幽。
如今,
伐木工的后代,
带着冷杉树的子孙,
在这里长相厮守,
但永恒的和谐,
需要漫长的等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2

229

主题

570

帖子

748

积分

贵宾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748
发表于 2016-1-11 11:52: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崢嵘岁月,何惧风流。太感人哪,再回首,保护好神农架生态,是我们的神圣使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0

2

主题

39

帖子

50

积分

下士

Rank: 2

积分
50
发表于 2016-1-11 14: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地生辉 发表于 2016-1-11 11:40
当年伐木,是为了支援国家建设,那个年代国家需要大量的木材,所以才成立神农架林区,这段历史值得记忆也值 ...

楼上言之有理,观看建区45周年照片展也反映了这一点:“当年伐木工,如今护林人”的故事也正是这块神奇土地从开发,到建设,再到转型的一个缩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35

558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浪漫之旅520旅旅长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9630

东湖服务奖章

QQ
发表于 2016-1-12 15: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样子这个多年被人们遗忘的“令牌石”还真有不少不堪回首的故事呀,很希望年后的秋夏之季我们可以征得网友自愿者前去探访。
TCL王牌----全球彩电领跑品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2

782

主题

8505

帖子

9849

积分

贵宾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9849

东湖服务奖章

发表于 2016-1-12 16: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浪漫神农 发表于 2016-1-12 15:52
看样子这个多年被人们遗忘的“令牌石”还真有不少不堪回首的故事呀,很希望年后的秋夏之季我们可以征得网友 ...

值得探寻,好像去看看
上帝从不埋怨人们的愚昧,人们却埋怨上帝的不公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0

0

主题

166

帖子

173

积分

下士

Rank: 2

积分
173
发表于 2016-1-14 10: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冀士华先生写的《林祭》好让人感动啊!作为林业人的后代真是好感动啊!人类之所以可以生生不息就是因为善于反思,敢于反思,而不断的向正确的方向不断的前进。
过去无论是修路还是砍树都是为了国家的建设,每个时期的任务不同的,老一辈的开发者不必太自责,因为现在我们仍然沿着您们的道路走着,只不过是一条保护之路。我们相信神农架会越来越好的。大自然给予我们的恩赐太多,我们应该感恩,只要我们不要太贪心就回有善报的,冀先生的反思应该是现在党委政府的作为了,期盼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0

34

主题

1173

帖子

1330

积分

少尉

Rank: 5Rank: 5

积分
1330
发表于 2016-1-24 02: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发神农架的人们,我们为你们自豪,为你们骄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