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楼主: 笔似青锋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北
精华
3

9

主题

472

帖子

532

积分

上士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16-9-1 07: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睢州之变后,满清在多个战场都取得了大胜。
  正月,奉旨讨伐李自成的靖远大将军英亲王阿济格,攻破李自成大将马世尧重兵防守的潼关,斩马世尧。定国大将军豫亲王多铎师出陕州,攻占了大顺朝的都城西安,李自成败走商州。
  二月,清多罗饶余郡王阿巴泰率军出山东,经大战击败李本深、王之刚所率明军,占领了徐州。阿济格则基本占领了整个陕西,多铎出击河南,一路望风归降。
  三月,奉旨移师江南的多铎率贝勒尼堪、博洛,贝子屯齐及固山额真佟图赖、拜音图等将领,统满汉军二十万分别出虎牢关和龙门关,向江南杀来。
  而此时南明的都城南京,还是一片太平景象。南京城内的秦淮河更是画船萧鼓,昼夜不绝,后人在《桃花扇》里所描写的“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正似当时十里秦淮的写照。
  与南京城内祥和的气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时皇宫大殿上站立着的文武百官则置身于一片紧张和焦虑之中,因为拥兵数十万的左良玉打着“清君侧”的旗号传檄讨伐马士英,已从武昌进兵至九江。
  端坐于龙椅上的弘光帝朱由崧自从登基以来,还是第一次在早朝时面对这么多的臣下。
  “皇上,臣有本奏。”只见班中站出一人:
  “此次宁南侯左良玉发兵东来,虽伪称奉太子传国密诏欲行清君侧,实为马大人而来。宁南侯不满马大人所为久矣,为息兵计,微臣恳请皇上下旨令马大人罢官还乡,我朝万不可在强虏在前之时行豆萁相煎之事而自毁长城,因数人之荣辱而至社稷颠覆。”
  说话者乃左都御史刘宗周。刘宗周在奏中所言及的马大人乃内阁首辅东阁大学士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凤阳总督马士英。
  “刘大人所奏甚是谬误!”
  听罢刘宗周所说,班中即站出一人大声说道,此人姓阮名大铖,时任兵部尚书、右副都御史,为马士英莫逆深交。
  阮大铖见朱由崧正驻耳而听,乃接着道:
  “皇上,马大人簇拥正统,辖统四镇,为国之栋梁。前时李逆作乱,所犯之地皆遭涂炭,而马大人督师江南,使流贼不敢觊觎,为我大明立下殊功。现招檄讨,乃左良玉欲效醉翁之意。若如所请,则其定会得陇望蜀,进而挟持朝廷而效莽操之流。”
  朱由崧觉得此番话说得有些道理,乃将眼光扫向礼部侍郎钱谦益,见钱谦益正看向自己,于是问道:
  “钱卿对此事如何看之?”
  这钱谦益属东林党人,素与马士英阮大铖等人不相为谋,认为马阮党同伐异,操纵朝纲,为奸佞小人。可钱谦益自己也是一个善于见风使舵之人,他已从朱由崧的眼神中察觉出了风向。
  “依老臣看来,阮大人所言似乎更在道理。”
  钱谦益边说边整理了一下纱帽,然后就站在原地,静待他人表态。
  “皇上,臣觉得刘御史所言甚是。”
  班中又站出一人说道,说话之人乃姜曰广,这姜曰广为万历四十七年进士,现拜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
  “攘夷必先安内。今我朝中纷争自起,大敌当前之际,实实不该。左良玉为我朝名将,所率将士百万,如陛下施厚恩以安其心,则纷争自息。届时我朝君臣兵民,众志成一,何患闯逆不平,东虏不退?”
  “好了,好了。”朱由崧的面色上已显露出十分的不高兴:
  “何人是忠臣,何人是奸佞难道还要尔等告知于朕?马爱卿在烽烟四起之时,保得了江南数省的安定,使之成为我大明的中兴基石,若他称不上忠臣,何人可称忠臣?左良玉无旨兴师,实为反叛,他就是当今的董卓,他就是奸佞!”此时的朱由崧突然想起了宋高宗赵构,赵构南渡成就了南宋一百五十年的江山,自己南渡登基,说不定会成就大明朝的江山万代,成为传世明主。想到此,朱由崧又声嘶力竭地吼道:
  “左良玉效法苗傅、刘正彦,其罪当诛!”
  马士英阮大铖见朱由崧其意已决,不禁面露喜色相视一笑,而刘宗周和姜曰广则垂头暮志,班中的其他文武官员却只管在原地站立着默不作声。
  “马爱卿、史爱卿。”见群臣对自己的表态再无谏言,朱由崧不由得有些得意,于是又唤叫了一声。
  马士英和史可法应声出班,同声应道:
  “臣下在!”
  “你等速速拟旨,派出大军讨逆,不可让那左良玉来此搅乱京师。万望两位爱卿勿负朕意。”
  “臣下领旨!”
  显然马士英的回答声音要大于史可法,朱由崧感觉到了史可法的不情愿和无奈。
  “退朝!”朱由崧有些恨恨地说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拂袖走向大殿的后门。
  “退-朝。”太监王世礼带着拖音的高声随即响起。
  “吾皇万岁万万岁!”
  一班文武忙不迭的赶紧跪下,将头磕向了地面。

  在通往扬州的大路上,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史可法正带着数十名随从在匆忙赶路。散朝以后,姜曰广,刘宗周因朱由崧不听劝阻,非要重用马士英和阮大铖导致同室操戈,已决意上奏乞归,史可法苦劝无效,只得拜别上路。上路之前,他已令快马向驻防泸州的靖南伯黄得功传旨,令其率本部兵马阻止左良玉东下。此时史可法的心情可谓坏透了,心情之所以如此,是源于睢州之变后,清军顺势占领了河南,而满清所声称的进关仅仅是为了剿灭李自成为崇祯皇帝报仇的目的看来并非如此,原来朝廷制定的“联虏剿贼”并通过进奉钱物收回北京的想法看来也只是幻想。更令人烦恼的是,在一些地方,清军已在和明军交战,而明军在清军的面前,往往是一触即溃。如此情形,定然使得满清觉得江南唾手可得,可偏偏在此时,左良玉又兴“清君侧”之师,朝廷将重兵西调从而使得北方大门洞开。史可法觉得,清军南下已是箭在弦上。

  从来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原本驻防泸州的四镇之一黄得功在接到朝廷的旨意后,不敢有丝毫怠慢,急领本部军马西移,前往九江方向迎战左良玉,经苦战,终于在草鞋峡至燕子矶一带击败了左良玉的前锋。左良玉遭此败绩,气血攻心,旧病复发,于四月初四呕血而亡。而清军也在明朝内斗之时,在豫亲王多铎的率领下,于四月十三攻占了泗州并传谕四方:

  流贼李自成杀君虐民,神人共愤。朕诞膺天命,抚定中华,尚复窃据秦川,抗阻声教。爰命和硕豫亲王移南伐之众,直捣崤、函,和硕英亲王秉西征之师,济自绥德,旬月之间,全秦底定。悯兹黎庶,咸与维新。其为贼所胁误者,悉赦除之,并蠲一切逋赋。大军所过,免今年额赋之半,馀免三之一。

  那一方士绅民众,怕的就是战乱刀兵,又见清军军纪远远好过明军且还有免除赋税的好处,于是纷纷归降。四月十八,多铎大军已至扬州城下。

  此时北京城内的紫禁城里,年幼的顺治皇帝福临正高坐在太和殿内金色的九龙宝座上。台基下,睿亲王多尔衮等一班大臣们正在就国事发表看法。当然,这些人所谈的许多事情福临并不明白,但他明白一点,那就是自己是皇上,而下面所有的人都是奴才和必须听命于自己的臣子,其中也有一个令自己有着相当畏惧的叔王多尔衮。
  “臣启皇上,流贼李自成在和硕英亲王和和硕豫亲王的联合扫荡下,自败出西安后一路南奔,对我追兵已不敢战,现已窜至襄阳荆州一带。英亲王阿济格和平西王吴三桂正穷追不舍,剿灭流贼只是早晚之事。豫亲王多铎现已移师进剿江南福藩,江南前明残军望风披靡,如此捷报频传,实乃托皇上齐天之福,实乃天佑我大清也!”多尔衮的语气里明显露出的是十分的骄气。
  福临对多尔衮用汉话而不用满语上奏心有不悦,因为此时的福临对汉话还不是能听得很懂,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将不高兴的情绪表现出来,因为皇额娘圣母皇太后就说过要想成为天下之主就必须学会汉字和汉话并请来专门教习自己的师傅。
  “如此大好局面,实慰朕心。叔王摄政,军国大事处理得有条有理,实实对我大清劳苦功高。还望叔王一如既往,早日成就我大清的一统江山。”福临也用汉话对多尔衮进行了一番褒奖。当然,这些话都是额娘平日里反复教的,现今说出来倒真是显得口齿伶俐,恰如其分。

  多尔衮刚回到王府的书房不久,总管就递上了礼部右侍郎孙之懈求见的禀帖。多尔衮拿着禀帖瞧了瞧,终于想起了那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于是就对总管说道:
  “让他进来吧。”
  这孙之懈乃是山东济南府淄川县人氏,明天启二年进士,崇祯初年为翰林院检讨,后因卷入阉党逆案,被革职。清军入关后,洪承畴写书信将其招至北京为官。
  “臣孙之懈恭请摄政王金安。”孙之懈一进书房,立刻跪下向多尔衮请安。
  “孙大人在本王下宅之内何须行此大礼?快快请起。”多尔衮对投清的前明官员一贯保持着客气,因为他知道,要想打下江山并坐稳天下,必须赢得汉人之心。
  站起身来的孙之懈见多尔衮对自己如此客套,被感动得几乎流下老泪,于是声音颤抖地对多尔衮说道:
  “臣此次前来拜见摄政王,非为他事,只是因摄政王为解万民倒悬之苦,终日劳顿,使臣感怀涕零。现特来献上珍物,以供摄政王在万忙之余,调适心情。”说罢此话,即将头转向侍立在一旁的总管并拱手说道:
  “还烦请总管大人奉上下官心意。”
  当总管将孙之懈送来的礼品展现出来时,多尔衮也不由在心里暗吃一惊。两个极精致的盒子被打开后,只见那两个物件真是世所罕见。
  孙之懈指着其中的一件瓷器对多尔衮说道:
  “此乃祭红宝瓶。此瓶大腹细颈,其薄如纸,红不刺目,鲜而不过,釉面不流,裂纹不出。相传在烧制的过程中,要加入珍珠、玛瑙、玉石和黄金等物,其中最紧要的是还要掺入适量的少女之血,那掺入之血多一分则不成,少一分则失败,故即使用心烧制千窑也难获其一,因而有‘万窑一宝’之说。”
  多尔衮将那瓷瓶拿至手中,细细地把玩了一番。不由自主地叹道:
  “此瓶媚而不艳,红中微紫,色泽深沉安定,釉中平滑如脂,实为本王前所未见之宝物也!”
  孙之懈见多尔衮夸赞,忙将另一个物件从盒中拿出。只见此物其大如盘,形似鹅卵从中间剖开,平面上光滑如镜,凸面上则长满尺余白毛。
  “此物乃从万里之外的南海中所得。”孙之懈有些自得地说道:
  “此乃奇异之石,摄政王可细看,这如镜的一面上有一似渔翁垂钓的图形,远处山间正显太阳喷薄欲出之景,这背面所长之毛犹如人发,年长一毫,长至尺余则需万年以上。此石正彰显我大清如日出东山江山万年之吉象,实为祥瑞之物。”
  多尔衮接过奇石,果然瞧见如孙之懈所说之景致,心中不由暗暗骂道:“这老狗真善阿谀!”但嘴上却说道:
  “孙大人如此珍物,本王焉能夺爱?还望大人收回宝物。今日已令本王眼开,在此还谢过孙大人厚意。”
  孙之懈觉得多尔衮似有拒收的意思,于是赶紧跪下道:
  “摄政王大志天才,为我大清顶天支柱,下臣深蒙皇上和摄政王厚恩,无以为报,若是摄政王不领臣意,下臣万不敢起!”
  “既然孙大人如此说道,本王只有愧收,还请孙大人快快起来。”多尔衮心想,将这两件宝物转送给福临,那小皇帝说不定会喜欢,至少那圣母皇太后会逼着他喜欢。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金币 +10 收起 理由
水晶苑 + 10 + 10 历史人物熟记于心,精彩片段鲜活眼前。.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6

413

主题

5353

帖子

5862

积分

上尉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62
发表于 2016-9-1 15:52: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历史从来不会被改写,问好文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3

9

主题

472

帖子

532

积分

上士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16-9-2 16: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瞿行健版主留评!
问好敬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3

9

主题

472

帖子

532

积分

上士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16-9-2 16: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瞿行健 发表于 2016-9-1 15:52
真是历史从来不会被改写,问好文友!

感谢瞿行健版主留评!
问好敬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3

9

主题

472

帖子

532

积分

上士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16-9-2 16: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顺治二年四月二十,高邮州兴化县境内,李成栋正率领着一万人马急急地向扬州进发。
  自从清军攻占泗州后,史可法就知道扬州已成为清军的下一个目标。为保住扬州,史可法派出四方信使向各镇求援。高杰统领的人马在高杰死后,朝廷已颁旨让高杰儿子高元爵袭兴平伯爵位并统高杰之军,但因高元爵年仅八岁,实际军权即由其母邢夫人和李本深掌握。邢夫人在接到史可法的求救信后,忙和李本深等众将商议,最后决定派出三路兵马驰援扬州。一路由总兵吴胜兆带领一万兵马,由宝应驰援扬州;一路由李成栋带领,从兴化出发;而邢夫人和都督李本深则统大军随后跟进。
  “元胤,此地离扬州还有多少路程?”骑在马上的李成栋回头问了问紧随其后的李元胤。
  “禀父亲大人,此地名渌洋湖,离扬州只不过百二十里。”
  “看来只要我等加快进军,扬州可保无虞。元胤,你速速派出探马,将扬州的军情和其他各路人马进兵驰援的军情打探清楚后禀报与我。”
  正说话间,孟文全自后面策马而来:
  “大将军,下官有话要与大将军说。”
  李成栋看了看有些气喘嘘嘘的孟文全:
  “寒驹先生有何话说?”
  “我看此地临湖,地势十分平坦,若是和清兵遭遇,清军的骑射之长极利于发挥,恳请大将军令火铳营的军士向大军两侧布置,以保我大军侧翼。”
  李成栋觉得有理,正欲向牛凤梧下达将令,突闻一声炮响,平地里突然冲出千余身穿黄甲并镶有红边的骑兵,数面镶有红边的黄色龙旗随着飞驰的骑兵在风中猎猎飘动,紧接着,飞矢如雨而来,顿时,李成栋的大军陷入大乱,不少兵士中箭倒地,一清军将领快马提刀,直奔李成栋。李成栋见状,忙抽出腰刀迎战,其他明军将士也在慌乱中振作精神,有的弯弓搭箭,有的绰枪舞刀,有的击发火铳,纷纷与清军混战了起来,一时间,兵器交织之声震天动地,吼叫和哀嚎不绝于耳。
  李成林见哥哥与那清将战得不分胜负,唯恐李成栋有失,拼全力将一名杀至马前的清兵格杀后,提马冲向那员清将,那清将见李成林提刀砍向自己,稍一分神,李成栋快刀已至颈项,只闻“喀嚓”一声,那人头已离开躯体,滚到了数丈开外。
  这边的陈甲,正率骑兵迎战冲过来的清军,那清军边冲边放箭,几乎箭无虚发。待清骑冲至面前,陈甲的骑兵已死伤十之四五,陈甲眼见抵敌不住,只得勒马后退,那清军也不穷追,立即转而杀向李成栋的步兵,那些步兵在飞驰而来的清骑面前,几乎无还手之力。
  李成栋见势不妙,忙向仍在奋战中的明军将士大叫一声:
  “我等只有以死相搏,方能死中求生!”边喊边冲向清军的一名持旗官,只见寒光一闪,那持旗官已殒命刀下,李成栋夺过龙旗,向空中舞动了几下,明军将士一看主帅如此勇猛,发出一声欢呼,聚集着冲向清军。清军的骑兵终于被挡了回去。

  傍晚时分,李成栋的大军已后退三十里扎下营盘。大帐之中,李成栋正听着元胤禀报着探马带回的消息。当得知刘泽清和刘良佐的两镇并未向扬州驰援且吴胜兆的大军也遭到清军的拦击而损失不小时,不由叹道:
  “史督师盼救兵如干渴将死之人盼甘霖,可各路人马,要么因战受阻,要么按兵不前。若是扬州不保,则我大明都城将成危卵,这叫人如何是好?”
  “俺就不信那鞑子兵我等胜不了!今日之败,只不过是那鞑子乘我不备偷袭所致。待明日我大军和他们摆开阵势,看我不取那虏酋首级过来!”牛凤梧倒是十分的乐观。
  “寒驹先生怎么看?”李成栋向坐在旁边的孟文全问道。
  孟文全沉吟片刻后答道:
  “若是大将军不怪罪,依下官看,那扬州恐怕守不了几日。”
  “形势真如先生所言有如此危急?”李成栋闻言顿时面露惊愕之色。
  “文全久受大将军知遇抬爱之恩,自当竭力报效,故不敢相欺。试想今日那扬州遭清军重兵围困,城内缺兵少将,史督师即便有一腔报国热血和百般本事,也难成那无米之炊,扬州非二十万以上强兵不能解围。”
  李成栋听得此言,诧异道:
  “吾闻那围扬州清军只不过四五万人,先生缘何说解围需二十万兵马?”
  孟文全听了李成栋的问话,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
  “今日之战,我军死伤千余,而鞑子兵陈尸不过百人,我万人大军面对清军的千余人冲击死伤是如此惨重,说明清军的战力不可小觑。”看着李成栋在不断地点头,孟文全乃接着说道:
  “今日接战之时,下官将马驰向高处,因而看得明白。那鞑子兵射出三箭,我军士方能放出一箭;鞑子兵射出十箭能中三四,而我兵士射出十箭难中一二;鞑子兵射出之箭可远及四五十丈开外,而我兵士射出之箭难过三四十丈;鞑子兵的战马一般较我军战马快百之一二十,足可见其兵强悍之至。我说的二十万强兵方能解扬州之围,还怕是一厢情愿。”
  “现黄得功和左梦庚对峙于燕子矶,其兵难以北调;刘泽清和刘良佐拥兵不动;而我军即使全部杀向扬州,也不过八九万众。大将军所率兵马只不过万人,敢问大将军能有几成胜算?”孟文全说此番话时显然已经有些激动。
  “先生真是拨草瞻风!” 李成栋没有料到孟文全观察事物竟是如此的细致,分析也是透彻,于是给了一句夸赞随即问计于孟文全:
  “那么此等情势下我等该如何应对处置?”
  “时下我等只有背靠兴化扎营驻守,派出精干小股人马四出袭扰清军,同时派出多路探马打探各处消息,若是两刘出兵,我等就即刻挥师南进,解围扬州。”
  李成栋听罢,觉得也只能如此,于是让元胤传下将令,各军开始行动。

  自从清军前锋四月十八到达扬州城下,城内的百姓已是陷入一片恐慌。有些民众乘清军还未完成围城之际,纷纷携家带口逃出扬州。也有一些民众不惧生死,自愿地加入到守城的明军之中。
  史可法派出各路求援的信使后,日夜巴望,盼着江北四镇的援军早到,可只到四月二十,方有左都督刘肇基携副将乙邦才、马应魁、庄子固等率八千兵马从高家集援至。
  那刘肇基乃辽东人氏,出身于将门之家,早年因军功升任辽东总兵官,曾参与松锦会战并在与清军大战中救出过吴三桂。
  至四月二十一日,扬州城内的守军也只有万五千人。史可法心里明白,单靠这些守军加上一些义民是守不住扬州的,但他乃决定死守扬州,以一死报国。于是招集诸将至督府议事厅议事。俟众将到齐后,史可法即走下帅椅,拱手对众将慨然道:
  “当前大势诸位尽知。城外清军十万已将扬州围成铁桶,城内守军不过万余,本督师已决意杀身成仁,死守孤城。然诸位或各有志,或不似可法无后还有幼子待哺。现满酋多铎屡次下书招降,若是那位欲往清营,可法定不相阻。”
  闻得史可法之言。从众将中站出一人,至史可法面前跪下道:
  “若是督师死义,我辈岂能屈节?小将史德威跟随督师多年,受教盈耳,今跪告于天,若是督师不弃,我即为史督师之子也!”
  史可法听得此言,赶紧上前将史德威缓缓扶起道:
  “我尚未有子,今得你以同姓为后,令本督师不胜之喜也!”
  其他诸将见此情景,一起上前拱手道:
  “恭贺督师得子之喜!我等皆愿追随督师,死守扬州!”
  史可法见众将俱怀必死之心,不由泪流满面,于是将下摆一甩向众将跪下拱手道:
  “可法代朝廷和我大明万千百姓谢过诸位将军!”
  众将领见状赶紧跪下同声道:
  “我等愿效督师死力!”
  史可法将守城的军事布置后,即和刘肇基、史德威一同来到了书房,因为他们还要商量如何将扬州的情况奏报给南京的朝廷。刘肇基觉得此时已无奏报的必要,他认为马士英和阮大铖操纵朝纲排斥异己已到了完全不顾大局的地步,以至于为了一己之私将北镇兵马调往西南迎击左良玉而使整个江南失去了北方屏障,从而使得清军顺利南下造成现今的危局。现时马士英阮大铖即使调兵也只会将兵马调去守卫南京,只有在坚守扬州的过程中给予清军大量杀伤并形成僵持的局面下,方有可能等来援军。
  正议事间,镇守北门的副将马应魁派人来报,说有清使下书已至督师府外等候。
  史可法闻报后犹豫了片刻,随即对来人吩咐了一声:
  “还是请信使进来吧。”
  清使进得门来,即向史可法深深一揖:
  “我奉和硕豫亲王令,前来致书史大人。”清使说着即躬身上前将书信呈送给史可法。史可法将书信接至手上随意甩了甩:
  “豫亲王也是不嫌烦劳,这书信是第五次送来的吧?”然后看也不看,将书信递给在一旁侍立的亲兵:
  “拿下去焚了。”
  清使一见,忙上前对史可法拱手说道:
  “豫亲王告谕史大人,我朝受天眷佑,肇造东土,倚任亲贤,救民涂炭。剿流贼于先,民众额手,减赋税于后,百姓欢呼。而明福王僭号南京,非但不进剿流贼以报君仇,反而任用奸佞鱼肉人民。现我大军顺天应人,所过之处秋毫无犯,前明官员贤士纷纷来投。豫亲王敬仰史大人大才,恨不能即刻晤面,若是史大人能劝福王削号归籓,则刀兵可息,福藩亦可受我朝尊荣,大人也可为天下施展大才。”
  听了信使之言,史可法嘿然一笑道:
  “难得豫亲王如此看重可法,看来还是得给你主子一个交代。”于是令左右取来纸笔,欣然下笔写道:

  大明国督师、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史可法顿首谨启大清国豫亲王殿下:
  本朝传世十六,正统相承,自治冠带之族,继绝存亡。贵国昔在先朝,夙膺封号,载在盟府。后以小人构衅,致启兵端,先帝深痛疾之。现吾皇秉承天命,继即大统已近一年。其间振励图治,养息人民,接好于贵国,交友于外邦。昔贵国大军追剿逆成,入都为我先帝、后发丧成礼,我朝官民无不感恩戴德。然今徒找籍口,自诩天命,以大军犯我江南,攻城略地,屠戮生灵,岂以为我大明无人耶?我大明幅员广袤,带甲百万,众志成城。若殿下知返退兵,则两国将永交旧好,本朝图报,惟力是视,贵国坐而义利兼收。若继犯我朝,可法当列阵相待,绝无他路可循。
  惟殿下实明鉴之。
  大明弘光元年四月二十一日

  史可法写完此书,并未停笔,拿过一纸续写道:

  恭候,太太、杨太太、夫人万安。北兵于十八日围扬城,至今尚未攻打,然人心已去,收拾不来。法早晚必死,不知夫人肯随我去否?如此世界,生亦无益。不如早早决断也。太太苦恼,须托四太爷、大爷、三哥大家照管,烟儿好歹随他罢了。书至此,肝肠寸断矣!
  四月二十一日法寄

  写完后,史可法亲手将两封信封好,将书信分别交予了清使和史德威。然后对清使拱手说道:
  “请贵使转告豫亲王殿下,再来招降徒劳无益,本督师身为朝廷阁辅,岂肯反面事人?若天叫可法死,本督师将埋骨扬州。”
  那信使听得此话,也是不免有些唏嘘怅然:
  “在下也是前明小吏,早就对阁部大人高山仰止。只不过这大明气数已尽,还望大人能自为保重。”说罢拱手告辞而去。

  豫亲王多铎在阅毕史可法的回信后,知道扬州必须靠武力才能攻占,于是带着固山额真拜音图,梅勒章京图赖和阿山等清将巡视扬州城外的清军阵地。多铎见距城二里之外已架起了不少红夷大炮,相隔百丈就有一尊,阵势威赫,不禁面带喜色向身后的将领道:
  “此炮现已广为我大清所用,虽扬州城坚,亦经不住此炮轰击,破扬州可如探囊耳。”
  拜音图闻言连忙在旁附和道:
  “王爷所说极是。想那太祖时明军常以此炮拒我,我军为此受损非小,太宗皇帝在松锦会战中,劫获那明军红夷大炮近百尊,后又在锦州设置制炮所,月造炮十余尊,现今我大清军中已拥炮数百。据闻英亲王在攻打潼关时,数十尊红夷大炮同时轰击,火焰及天,那流贼被震死者过半。”
  多铎闻言面露一丝得意:
  “而今福藩所据之地虽说仍有不少兵马,但有这红夷大炮者甚少,我大清取江南再无所惧也!”
  拜音图见多铎高兴,于是指着一尊大炮对多铎说道:
  “此乃新铸神威大将军炮,长丈二,重五千斤,一次装火药十斤,铁子或铅丸二十斤,可射至十里开外,若击入人堆,千人亦亡,其威无比。”
  “哈哈哈!”多铎上前抚摸了一下那巨大的炮管,随即转过身来,用凛峻的目光扫向众人:
  “汝等现悉心准备,数日之间,本王将下令攻城!”
  闻得多铎令下,众将忙应声跪下道:
  “喳!”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金币 +10 收起 理由
水晶苑 + 10 + 10 史可法坚定卫国,令人佩服!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6

413

主题

5353

帖子

5862

积分

上尉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62
发表于 2016-9-2 17:21: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秀小说!问好文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3

9

主题

472

帖子

532

积分

上士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16-9-3 07: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瞿行健 发表于 2016-9-2 17:21
优秀小说!问好文友!

本人也向版主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3

9

主题

472

帖子

532

积分

上士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16-9-3 07: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扬州城处于大战之前,而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武昌城,也似乎在等待一场厮杀的到来。
  李自成自四月初进入武昌城后,武昌几乎就成为了一座空城。左良玉在兴师东下之时,曾对武昌的百姓大加劫掠,而今民众闻得大顺军又至,那更是逃得飞快,因为据他们所知,李自成的大顺军就是一帮匪寇。
  经几日布置,李自成已将几路大顺军分别布防于武昌周围,郝摇旗和田见秀分别镇守于大东门和小东门;袁宗第驻防汉阳,以和武昌犄角相应;刘芳亮则扎营黄州,拟保大顺军东路通畅。
  这日,李自成觉得稍有闲暇,同时也想查看一下武昌的地形,于是率刘宗敏宋献策等一班文武官员登上了蛇山。
  登山之间,李自成看见江边山上立有一楼,心想这定是那有名的黄鹤楼了,于是对跟随的文武官员道:
  “看来前面就是赫赫大名的黄鹤楼,我等何不登楼一看?”
  当李自成等来到楼前定眼一看,只见这黄鹤楼由主楼、配亭和廊院三部分组成。三十六根粗壮砥柱支撑起近二十丈高的主楼,四面四层,飞檐斗拱,四周共有三十六个龙头翘角,每个角梁前端均挂有铜铸风铃,第四层的歇山骑阁正面高悬的横匾上面高题着“黄鹤楼”三个金色大字。配亭和廊院中,有几个道士正在洒扫。
  见得众人前来,从廊院中走出一位老道,只见他鹤眉童颜,有着神仙之气,那老道一眼看出这李自成乃众人之首,于是上前对李自成抱拳拱手躬身道:
  “无量天尊,贫道有礼了。”
  站于李自成身后的将领白旺,见老道只是躬身拱手行礼,忙从旁喝道:
  “我大顺皇帝驾临,还不快快跪拜?”那老道闻言,将双手一摆,诧异作色道:
  “贫道只听闻有大明皇上,何来大顺皇上?”
  那白旺见那老道并无下跪之意,正欲拔刀向前,却被李自成大声喝止:
  “还不给我退下!”白旺见此,只得唯唯而退。
  自成此时,心中对老道的无礼虽有怒气,但颜面上完全是一副宽容的神态。因为自从败出西安后,即被阿济格大军穷追,先至商州,后退襄阳,再经荆门,一路退到武昌,和清军大小十几战全无胜绩。所到之处的百姓也是闻风而走,所弃辎重无数,粮草无从征集,将士的士气已低至极点,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军纪不好,而这也导致百姓普遍地对大顺军怀有敌意,故而,李自成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刁买人心的机会。
  在老道的带领下,李自成和手下登上了黄鹤楼的楼顶,四周望去,景色尽收,那滚滚东去的长江似一条黄带流向烟波浩渺的天边,江对面的龟山草木葱郁,和这边的蛇山形成两山夹江而锁的景致。
  “此楼端的十分雄壮。”
  面对四方景色,李自成心情似乎好了许多,于是向跟在身边的老道问道:
  “我自寡闻,还请问道长,这黄鹤楼是何人所建?”
  那老道见李自成问及,赶紧上前答道:
  “此楼乃一辛姓寡妇所建。”
  自成听得此话,哈哈大笑道:
  “道长欺我!此楼壮雄无比,岂是一羸弱妇人所能建成?”
  “贫道岂敢相欺将军,且容贫道慢慢道出缘由。”那老道边说边将手中的拂尘甩上左肩,随即将手指向楼下的一处道:
  “此处叫黄鹤矶,可多年以前却叫做黄鹄矶,乃为来往船只停靠和船工歇脚之处。有一姓辛的寡妇,见此处做得生意,乃在此处开起了一家酒肆,生意自是不错。”
  见李自成听得仔细,那老道接着道:
  “一日,一位衣着褴褛、骨瘦如柴的老道进得辛氏小店,对辛氏说自己冻饿至极但无分文,求辛氏施些酒饭与他,那辛氏心善,见其可怜,乃供上好酒好菜,那老道食罢不谢而去。”
  李自成听到此处,不由笑道:
  “那道士恁的奇怪,我若是让人白送一顿好酒饭,定然万千感谢!”
  “怪诞之事还在后边。”老道接着说道:
  “自此之后,那老道每日必至,只管要那好酒菜吃喝,却并无一个铜钱相付,那辛氏也不相较,只管尽他吃喝。月余后的一日,那老道吃罢,对辛氏道:‘吾将外出云游,特来告辞。前在汝店白食多日,无以为谢,现留一物与汝,汝能令其歌舞招客。’说罢,将手中之箸在墙上画出一只黄鹤,然后将箸指向店外的水井道:‘此井将变水为酒,取之无尽,可保汝富足。’说毕,那老道遁去无踪也!”
  “那老道原是仙人。”李自成心里暗想:朕若是能得仙人相助,何至落得现今田地?于是催问道:
  “那后情若何?”
  “那辛氏对老道之言犹未全信,乃欲淘取那井中之水试饮,然未及近前,已闻酒香漫鼻,饮之则觉甜饴沁心。唤那墙上黄鹤,那黄鹤竟煽翅而下,且歌且舞。从此辛家酒店宾客盈门,那小酒肆也变成了大酒楼。”
  “哈哈哈!原来这黄鹤楼就是那辛氏这样建的!”李自成此时觉得已经有了答案。
  “非也!”老道接着说道:
  “十年后的一日,那遁去的老道又至,辛氏仍将好酒菜招待于他,当那老道问及辛氏还有何未心之事时,那辛氏道:‘现今客多,酒是不缺,但缺肉耳。那井若是出酒之外,还能出糟,养些猪豚,将是更好。’那老道听罢,默然片刻,忽哈哈大笑不止,随后呼唤一声,那黄鹤随即飞至,老道骑上黄鹤,飞天而去。再看那墙上,所画黄鹤已然不见,只留下四行大字。那井中更是酒香全无,只是一洼清水。”
  “那墙上所题何字?”自成急切地问道.
  “那墙上所题字为:”那老道顿了顿随即朗声说道:
  “行善为图报,贪心比天高,得寸又进尺,有酒还要糟。”
  “此时辛氏幡然觉悟。”老道接着说道:
  “于是辛氏用家产于此地建起一座高楼,供游人登临观景感怀,此楼名辛氏楼。后人因其故事故改曰黄鹤楼耳。”
  听得老道所讲,自成深感其中之理,一时若有所悟。随老道下至二楼,只见大厅之内的墙上,题满了各代名士骚客的诗词之作。李自成心中有事,那崔颢、白居易、贾岛、陆游、杨慎、张居正所题诗赋皆是一眼而过,唯在那李白的题诗前驻足良久。
  那李白的两首
  一曰:
  《黄鹤楼送盂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二曰:

  《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那诗中所道的“唯见长江天际流”和“西望长安不见家”此时已渗入李自成心扉,李自成心中思忖道,想当时,千军万马踏破北京,称孤道寡,转眼间,就被清军击败,一路溃奔,陷入那亡命无路之境。若知会这般天翻地覆,还不如早早遁入空门,远离那尘间之事。思于此,李自成向老道拱手一揖道:
  “今日与道长一谈,如拨云见日。现即告辞,还望来日再蒙道长赐教!”
  那老道闻得此言,略微顿住,然后拱手躬身回道:
  “贫道和将军定有此缘,还望将军一路走好。”

  在回驻跸的路上,一个想法,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李自成的脑海之中。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金币 +10 收起 理由
水晶苑 + 10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6

413

主题

5353

帖子

5862

积分

上尉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62
发表于 2016-9-3 10: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写得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3

9

主题

472

帖子

532

积分

上士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16-9-4 07: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瞿行健 发表于 2016-9-3 10:53
好文笔,写得好!

深深感谢版主对拙文的关注!
问好敬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