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楼主: 立仁

《耳食录》译著(连载)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0 09: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6.张将军
【原文】

圣人受命,河海安澜。百馀年来,啸聚之徒洗心革面,无复梗化。

尝闻故老言:昔有明之季,有张将军者,逸其名。尝出海捕盔,驾大舟一,从健卒数人。自恃武勇,欲探虎穴。

有少年书生,形仪稚饬,言有事他国,厚赂舟人,求附舟。将军故有令:附舟者以谍论,杀无赦。舟人利其金,私纳之。

行数日,将军闻香烟扑鼻,命索舟中,曰:“必有盗。”得书生,将置之刑。书生自陈非盗,欲之海外省父,无舟自达,故敢昧死来,惟将军仁恕。将军视其状貌不类盗,且怜其孝,赦而与之言。书生能作学问语、才语、仙佛语、农桑经济语,俳优谐谑语,出风入雅,吐史谈经,随事酬应,动中窾要。将军素长于文学,竟莫能屈,往往反为所难,大加叹服,自谓得书生晚也。

一日,及捕盗之事,书生曰:“盗可服,不可捕也。盗能见将军,将军不能见盗。”将军不平,乃大言曰:“尔书生敲枯砚,翻蠹简,乌知将军之能乎专制一方,扬威千里,长鞭所指,遐陬恐慑,区区海盗,何足膏其斧刃哉”书生曰:“将军亦知海盗之能乎”将军曰:“海盗之能,解衔刀弢火,夜趁丛泊,猝闻捕诛,潜窜薮泽耳!”书生曰:“以某所闻,固不仅此。”将军问:“汝何以知之”书生笑曰:“以盗言盗,安得不知姑请试之。”将军愕然。

时繁星丽空,海波碎月,万里无片帆只舶。书生取筚荜篥,自船头吹之,不数声,小舟千百悉自波中涌出,明炬雪刀,须臾环集。将军失色。书生笑曰:“盗不可捕也。虽然,为国供职,自应尔尔。吾辈岂得犯将军聊与将军戏耳,将军无恐。”复吹荜篥数声,大呼曰:“将军珍重,某去矣!”书生及小舟皆不见。将军亟命回舟,丧魄者累日,自是不复捕盗。


译:

当今由圣人受上天委派治理天下,四海清平和谐。一百多年来,那些结伙为盗的早已洗心革面,再无顽固不化之人。

曾经听老人说:明朝时,有位张将军,已不知道他的名字。曾出海捕盗,征用一艘大型渔船,率领几名精壮的士兵,仗着自己的一身武艺和过人的勇气,准备深入虎穴,到贼巢一探究竟。

有一个书生模样的少年人,仪容外表一片纯洁天真,说是有事要去某国,以重金贿赂船家,请求搭船同行。此前将军就有命令:凡是搭乘此船的人一律按间谍论处,杀无赦。而船家贪图钱多,暗地里答应了那少年。

在海上航行数日,将军忽然闻到扑鼻的烧香的烟味儿,下令搜查全船,说:“船上一定有贼人。”经搜查抓获了书生,将要行刑。书生辩解说自己并不是盗贼,想要去海外探望父亲,但没有船开往那里,这才冒死前来,惟望将军大仁大义予以宽恕。将军仔细观察后感觉少年不像盗贼,而且对他的孝心暗生了怜悯之情,免了他的罪并与他交谈。书生竟然能谈学问、才艺、仙佛、农桑经济、滑稽杂耍、诙谐逗趣,从楚辞到诗经,由史学到经文,几乎无所不通。谈到什么都能应答如流,并能切中要害。将军本来就擅长文学,竟然难不倒少年,却往往被少年所问住,十分佩服,自认为认识这个书生太晚了。

一天,谈到捕盗的事,书生说:“盗贼可以降服,但不可硬抓。他们能见到将军您,但将军却看不到他们。”将军愤愤不平,说了一些大话,他说:“你一介书生,只会敲敲干枯的砚台,翻翻生了虫的书本,却哪里知道将军的能耐?将军能独断专行于一方,扬威千里之外,长鞭所指之处,边远角落一片恐慌,区区几个海盗,还不够浸润我的兵刃!”书生说:“将军可也知到海盗的能耐吗?”将军说:“海盗的本事嘛,不过是会一点怀刀藏火,夜里集聚一些小船四处打劫;一听到缉捕消息,立马钻进水草之中罢了!”书生说:“根据我所知道的,恐怕远不止这些。”将军问:“你又怎么知道的?”书生笑道:“以海盗的身份来解释海盗,又哪能不知道?来试一下吧。”将军满脸愕然。

此时,满天繁星,海面上波涛映照出碎银般的月影,万里空阔一片寂静。书生从怀中取出荜篥(译者注:一种管乐乐器),站在船头向远处吹奏起来,没吹几声,千百艘小船突然从波浪中一起涌出,通明的火炬、雪亮的大刀,转瞬之间包围了大船。将军大惊失色。书生笑道:“海盗是抓不到的。虽然将军是为国家做事,自应如此。我们这些人哪敢侵犯将军呢?只不过是与将军开个玩笑而已,将军别害怕。”又吹了几声荜篥,大声喊道:“将军保重,我走了!”书生和那些小船很快就消失不见。将军立即命令回船,好些天丧魂落魄,从此不再捕盗。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1 09: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7.方比部

【原文】

京师正阳门内关帝庙,最灵显。乾隆丙午,方比部体入都应北闱乡试,诣庙拈神筊,卜文战利钝。筊语云:

“常羡人间万户侯,只知骑马胜骑牛。

今朝马上看山色,争似骑牛得自由。”

盖汤临川《牡丹亭》传奇中诗也。佥谓神语太廓,与科名事无涉。已而揭晓,方获售,列名第十八,十九名乃牛姓人也。始悟骑牛之说。

——友人彭坦斋云。


译:

京师正阳门内的关帝庙,相传卦签很灵验。乾隆丙午年间(1786年),方比部方体(译者注:“比部”为明清时人们对刑部及其司官的习称。方比部名方体,字道坤,一字茶山。安徽绩溪人。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进士,刑部郎中,后出任九江知府。)进京参加顺天乡试贡院考试,考前到关帝庙算了一卦,意在预测考试结果。得到卜辞是:

“常羡人间万户侯,只知骑马胜骑牛。

今朝马上看山色,争似骑牛得自由。”
这本是汤显祖《牡丹亭》中的诗句。大家都认为这卜辞太含糊,与科场名利毫不相干。等到乡试揭晓,方体中了举人,名列第十八名。而排在下面的第十九名是一位姓牛的人,这才明白卜辞中的“骑牛”原来是这个意思。

这个故事是我的朋友彭坦斋讲的。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1 10: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8.樊黑黑


【原文】

有屠者娶一妇,貌奇丑,蓬发历齿,䏲鼻深目,面颟顸而黑色,肩高于项,左后耸而右前垂,腹䐆大如瓜,腰以下肉肬坟起者三四寸,足复蹙行,步蹒跚。颇好涂饰。见者莫不辟易,而屠者爱之不啻毛嫱,郑袖也。

有戏问之者,曰:“何子钟情之深也”屠者曰:“吾每夜于絺帷中,微灯闪烁之际,则殊见为丽人,蛾眉巧笑,頩颊多姿,令人猿马大动。既与合体,并觉纤腰一握,肌理细腻,两股之间有香气袭袭扑人,不禁神骨之俱解也。怪以问妇,妇亦不自知。间或持烛就照之,即亦无异其本形,而去烛则复如是。以是爱之而忘其丑。”闻者不信,传为笑噱,群谓天下固有如是之溺于淫者,而复饰此说以诳人也。

屠者无以明其言,大恚愤,乃日引乡里诸恶少入其室,令历试之。果如所谓。于是欲淫其妻者故言不信,屠者便令与宿焉。所交几遍一邑,不啻名娼矣。

一日方寝,有人自床头谓之曰:“尔家合为娼,惧无以致客,故吾为尔妇易形。吾乃樊黑黑也,今去矣。”言讫,寂无所见。
而视其帷中之妇,丑态毕露矣。屠者憎其形,一夜三四起,不能寐。久之,遂别榻焉。向时往来其家者,至是皆绝迹。

非非子曰:美恶之无定也久矣,矧屠贾恶少之目哉?苟眉下不嵌慧珠,其不看丹成碧也几希矣,何必易形?不然,登徒子之好色又何以称焉。


译:

有一个屠夫娶了一个老婆,相貌非常丑陋,蓬头垢面尖牙利齿,大鼻头眼目深陷,脸盘大颜色黑,肩膀高出脖子,左肩向后耸而右臂向前垂,肚皮大如冬瓜,腰以下的赘肉鼓起三四寸,脚走路像是快速地往前踢,步履蹒跚。又很喜欢打扮。看见她的人没有不躲避的,然而在屠夫眼里却不亚于古代绝色美女毛嫱、郑袖。

有人开玩笑问:“你为什么还那么喜欢她?”屠夫说:“我每夜在葛布蚊帐之中,灯光昏暗之时,看到的则是一个美女,蛾眉、巧笑,润滑的脸颊、多姿的体态,让人情欲激荡。交合中,发觉她的腰细得两手都能拤过来,皮肤细腻,两腿之间有香气袭人,禁不住神销骨散。我也很奇怪地问她怎么回事,她自己也不知道。有时故意用蜡烛照她,马上就是白天那个奇丑模样,然而放下蜡烛则又是大美人。因而也就爱她并忘了她的丑样子。”听的人不信,传做笑话,大家都说天下竟然有这样沉溺于女色的人,却故意编一些掩饰自己的瞎话欺骗别人。

屠夫没办法分辩清楚,非常恼火,就常常叫来乡里的一些小混混进到他的卧室,让他们自己去一一体验。结果还真是这样。于是,有些想占有他妻子的人,都故意说不信,屠夫就让他去与自己的老婆睡觉。附近一带的男人差不多都去过,简直与有名的娼妓差不多了。

这一天刚睡下,忽然有人在床头对他说:“你们家本来就应该是开娼妓馆的,担心没办法招徕嫖客,因此我才给你老婆易容改形。我就是‘樊黑黑’,现在我走了。”说完话,就再也没有动静。

这时再看蚊帐里的老婆,从前的丑态毕露了。屠夫看着恶心,一夜起来三四回,没法入睡。时间一长,干脆到另外的床上独睡。以前常来他家的那些嫖客,至此都不再来了。

非非子说:美与丑原本没有固定标准的说法由来已久,何况是屠夫、恶少之流的眼光呢?假如眉毛之下没有生就一双慧眼,那么他们不把红的看成绿的也就稀奇了,又何必去易形?不然的话,屠夫这位登徒子“好色”的名声不就名符其实了?(译者注:登徒子,复姓登徒的男子。战国时楚人宋玉曾作《登徒子好色赋》,叙述登徒子的妻子貌丑,登徒子却很喜欢她,还生了五个孩子。后来,人们称贪恋女色而不择美丑的人为“登徒子”。)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金币 +10 收起 理由
水晶苑 + 10 + 10 神马都是浮云

查看全部评分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1 16: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9.谭襄敏夫人


【原文】

宜黄谭襄敏公纶,夫人某氏。初配于李氏。于归之日,遗矢轿中,臭不可迩。李氏丑之,即反诸其母家,与绝婚焉。由是乡里闻之,无肯委禽者。时襄敏贫而未娶,夫人之父,使人喻意,愿不索其聘,以女归之。遂纳为妇。夫人既淑且慧,不类愚妪。叩其遗矢之故,终不肯言。

后襄敏登嘉靖甲辰进士,历官太子少保、兵部尚书。夫人以事召至宫中,出而笑谓襄敏曰:“数十年之梦,今日始醒矣。向嫁李氏日,中途假寐,梦二女使如内家妆束,导吾至一处,宫阙巍焕。历门闼数重,忽觉腹涨,欲如厕。女使引至一室,因据一红桶而遗,觉而秽物汙襟矣。心甚耻恨,然知所梦之必非无故,姑隐忍待之。向所以不告人者,惧人有谓我饰词而包其羞也。今至宫中,悉符所见,既而登溷,亦俨然故处。使吾无当日之梦,不能有今日之事。然无今日之事,又安得有当日之梦哉?月下老弄人,何狡狯也!”襄敏噱然。


译:

宜黄人谭纶(译者注:谭纶,字子理,嘉靖甲辰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死后谥为襄敏),夫人某姓。夫人起初本是许配给李家的,出嫁那天,没想到在新轿中大便失禁,臭不可闻。李家认为这件事太丢人,立即将新娘退回娘家,并与其断绝了婚姻关系。从此,附近一带的人因为听说了这件事,再没有人愿意娶这位姑娘。当时谭纶因为家里太穷还没娶亲,姑娘的父亲,托人送信儿,表示不索取聘礼,直接将女儿嫁给他。襄敏谭纶同意了这门亲事,于是娶为媳妇。夫人既贤淑又聪明能干,并不像人们传说的那种“傻妞”。问她当时在轿子里拉粑粑的原因,她始终不肯说。

后来,谭纶登嘉靖甲辰年进士,官职历任太子少保、兵部尚书。一次夫人因某事被召进宫中,一出宫就笑着对谭纶说:“几十年的梦,今天终于醒了。那会儿嫁给李家的当天,轿子走到半路时我睡着了,做梦梦见两个女使,都是宫内女子那种打扮,领着我到一个地方,只见宫阙巍峨。走过了很多道门,忽然感觉肚子痛,想上厕所。女使把我引到一间屋里,于是坐在一只红马桶上解手,醒来才知道脏物污染衣服了,心里甚感耻辱自怨。但我知道这个梦一定有什么缘故,暂且隐忍下来等待将来的验证。以前我不愿意告诉别人,是怕别人会说我编造故事来掩饰自己的丢人事。今天到了宫中,一切都符合那天梦见的情况,后来也是一样的上厕所,也仍然还是那个地方。假使我当年没有那个梦,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没有今天的事,又哪会有当时的梦呢?月下老捉弄人,咋就这么开玩笑!”襄敏谭纶也大笑起来。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1 17: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10.蕊宫仙史


【原文】

乾隆癸卯春,金溪杨孝廉英甫,为扶鸾之戏。有女仙降坛,署曰“蕊宫仙史”,自叙为宋祥符间人,赍恨早逝,游于阆风之苑,获遘上元夫人,命居蕊珠宫,掌玉女名箓,云云。为诗词,操笔立就,凄艳绝伦。叩其生时事迹,终不肯言。固请再三,辄书曰:“噫!”篆烟灯穗中,隐隐有弹泪声。继有黄素水者至,亦女仙也,于仙史为中表姐妹,并有文藻,遂杂书仙史闺中轶事数十条,皆隽异可喜。予从兄木虚,手录成帙,惜不尽记忆,今纪其略云:

仙史姓薛氏,名琼枝。湘潭人。年十七,才艳绝世。随父某守杭州,遂家焉。所居曰“问花楼”,俯临西湖,云树烟波,凭槛可接。性爱兰,手植千百本。衣袖裙衩,皆喜绣之。或画为册卷,花叶左右,题句殆遍。尝谓人曰:“此花逸韵幽香,自是我辈后身,当倍加珍护,毋令与众芳伍也。”阁中置书数百函,竟日靓妆,焚香展对。

风日清美,辄命画舫造万花丛中,吟赏忘倦。既恐有踪迹者,遂于清夜易装,紫衣乌帽,乘白雪驹,侍女数十人,皆绿衫短剑,累骑从行。于时芙蓉秋放,笙管暮停,镜水澄鲜,佳月流素。徙倚湖亭,自制新曲,联袂歌之,声振林樾,鸥鹭惊翔。兴酣,更拨佩剑起舞,陆离顿挫,与歌声相应。于是剑光月光,花光水光,交相映发,湖中—草—木,皆有歌舞之态。万舟如蚁,集观亭外,寂然无哗。翌日,争传以为真仙下临,皆莫知其为太守女也。

久之,从湖上得画卷一,旁有题句云:

“梦里胡山是也非,向人杨柳自依依。六桥日暮花成雪,肠断碧油何处归”。

惘然神伤,遂不复出。每当疏雨垂帘,落英飘砌,对镜自语,泣下沾襟。疾且笃,强起索笔,自写簪花小影,旋即毁去。更为仙装,倒执玉如意一柄,侍儿旁立,捧胆瓶插未开牡丹一枝。凝视良久,一恸而绝。

著有《问花小稿》四卷,今无传本。降坛诗甚多,众尤爱其绝句。《怀湘君》云:

“数行征雁起平沙,暮雨江寒杜若花。欲拨空舲迎帝子,湿云封处竹枝斜。”

《答黄素水》云:

“归真犹许住蓬莱,回首前尘亦可哀。莫问问花楼外树,六朝金粉已成灰。”

又有“片云同我坠,明月向谁多?春日媚杨柳,野风香菜花”之句。仙乎仙乎!

——此篇得于吴君兰雪,余绝爱之,并录于此。


译:

乾隆四十八年春,金溪有位举人叫杨英甫的,做“扶鸾(亦称扶乩——译者注)”请仙的占卜游戏。果有女仙降临,通过占卜人之手署名为“蕊宫仙史”,自称是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的人,抱恨早逝,魂游昆仑山西王母居住的阆苑,得以遇见西王母的女儿、 三天真皇之母上元夫人,夫人命其居住蕊珠宫,掌管玉女名籍,如此等等。此仙女做诗填词,操笔就来,其词句凄艳绝伦。问她生前的事,始终不愿流露。坚持再三,仅仅写了一个字:“噫!”烟雾缭绕灯花明灭之中,隐隐可闻低泣之声。继而,又有一位叫黄素水的来到,也是女仙,与蕊宫仙史是中表姐妹,二女都有文采。黄素水于是写了蕊宫仙史闺阁中的故事数十则,每则故事都不同凡俗且赏心悦目。我的堂兄木虚,曾亲手抄录成册,可惜我没能记全,现将大略内容记述如下:

仙史本姓薛,名琼枝。湘潭人。年方十七,已是文才、美貌双绝。她从小跟随担任杭州太守的父亲一起到了杭州,并以杭州为家。她的居所叫“问花楼”,楼下就是西湖,西湖那些云树烟波的美景,凭栏可接。姑娘天性喜爱兰花,亲手栽植了千百株。所穿着的衣袖、裙衩之处,都喜欢绣上一些兰花。或将兰花画为卷册,每幅画花叶两旁,都题写了诗句。她曾对人说:“此花风韵高逸,幽香久远,自当是我们这类人转世脱胎的,应倍加珍惜爱护,不要将她们与杂化栽种在一起。”楼阁中藏书数百部,姑娘每天总是将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的,点上檀香打开书来读。

但逢风清日美,总要乘画舫游览于万花之中,吟诗赏胜不知疲倦。既而雅兴犹未尽,为防他人知其根底,就于清静的夜晚改换装束,紫衣乌帽,骑上一匹雪白小马,数十名侍女,一概着绿衫佩短剑,骑马跟从。此时秋荷盛放,白日里的音乐喧嚣,至晚静息,湖水如镜,月华如练。一行女子留连于湖亭水榭,自创新曲,联声合唱,歌声在树林回荡,水鸟惊飞。兴意酣畅之时,进而拨剑起舞,参差顿挫,与歌声相呼应。至此,剑光、月光,花光、水光,交相辉映,连湖中的—草—木,似乎都在歌舞相和应。湖面上的船只多如蚂蚁,群集在亭子周围,寂然无声地观赏。第二天,满城人争相传诵,以为是天上的仙子下凡,并没有人知道她们原来是本州太守的女儿和她的侍女。

后来,姑娘从湖上得到一轴画卷,画面的一边有作者题写的诗句,诗是这样的:

“梦里胡山是也非,向人杨柳自依依。六桥日暮花成雪,肠断碧油何处归。”

姑娘读后满腹悲绪神情沮丧,就不再出门。每当细雨斜入窗帘,花瓣飘落丹墀之际,便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眼泪沾湿衣襟。她也从此病倒,并且越来越沉重。这天强行支起身子拿起纸笔,作了一幅簪花仕女图的自画像,又随即毁去。改画成仙子图,身着仙装,倒持一柄玉如意,旁边站立一个侍女,捧着一只胆瓶,瓶内插着一枝尚未开放牡丹。自己对着画面凝视很久,在大哭中离开了尘世。

她著有《问花小稿》四卷,但已经失传。“降坛诗”却有很多,大家最喜欢的是她的绝句。

如《怀湘君》:

“数行征雁起平沙,暮雨江寒杜若花。欲拨空舲迎帝子,湿云封处竹枝斜。”

再如《答黄素水》:

“归真犹许住蓬莱,回首前尘亦可哀。莫问问花楼外树,六朝金粉已成灰。”

还有“片云同我坠,明月向谁多?春日媚杨柳,野风香菜花”这样的诗句。仙子啊!

这个故事是从吴兰雪那里得来的,我十分喜爱它,一并记载在这里。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金币 +10 收起 理由
水晶苑 + 10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24

385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35491
发表于 2016-10-21 18: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立仁 发表于 2016-10-18 10:46
耳食录卷一
1.夕芳 宜川张伊理,邃于学而不偶,家故贫。一子名露,年十三而伊理卒。露幼颇慧,善读父书。伊 ...

谢谢分享,译文辛苦,建议还可以白话点。让更多的读者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24

385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35491
发表于 2016-10-21 18: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立仁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1 19: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身体故障,快两年没来了。老朋友依旧,十分欣慰!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1 19: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晶苑 发表于 2016-10-21 18:13
谢谢分享,译文辛苦,建议还可以白话点。让更多的读者喜欢。

先谢谢水晶苑版主加精!听你的建议,我尽量做白。也要兼顾原文风格,如果原文意境较深,就很难再白了。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2 11:34:27 | 显示全部楼层
11.刘秋崖


【原文】

临川刘秋崖先生,旷达士也。冬夜读书甚勤,常忘寝。邻有少妇,亦夜纺不辍,声相闻也。

一夕漏二下,闻窗外窸窣有声响。于时淡月微明,破窗窥之,见一妇人傍徨四顾,手持一物,似欲藏置、恐人窃见者,屡置而屡易其处,卒置槁稻中而去。秋崖烛得之,乃一麻绳,长二尺许,腥秽触鼻。意必缢鬼物也,入室闭户,以绳压书下,静以待之。

已闻邻妇辍纺而叹,叹不已,复泣。穴壁张其状,则见缢鬼跽妇前,再拜祈求,百态怂恿。妇睨视数四,遂解腰带欲自经。缢鬼喜极踊跃,急自牖飞出。妇则仍结其带,有踌躇不行之状。秋崖知鬼觅绳也,无绳必不能为厉,遂不呼救,而还坐读书。

有顷,闻鬼款其门,秋崖叱曰:“尔妇人,我孤客,门岂可启乎尔?能入则入。”鬼曰:“处士命我入,我入矣。”则已入。曰:“适亡一物,知处士藏之。幸以见还。”秋崖曰:“尔物在某书下,尔能取则取。”鬼曰:“不敢也。”曰:“然则去耳!”

鬼曰:“乞处土去其书,不然,恐处士且惊。”秋崖笑曰:“试为之,看吾惊否。”鬼乃喷血满面,散发至腰,舌长尺馀,或笑或哭。秋崖曰:“此尔本来面目耳,何足畏!技止此乎?”鬼又缩舌结发,幻为好女,夭袅而前,示以淫媚之态。秋崖略不动。

鬼乃跪拜而哀恳,秋崖问:“欲得绳何为”曰:“藉此以求代,庶可转生。无此则永沈泉壤。幸处士怜之”秋崖曰:“若是,则相代无已时也。吾安肯为死者之生,使生者死乎?冥间创法者何人?执法者何吏?乃使生者有不测之灾,而鬼亦受无穷之虐也,庸可令乎?吾当作书告冥司,论其理,破其例,使生尔。”鬼曰:“如是则幸甚,不敢复求代矣!”

秋崖取朱笔作书讫,付之。鬼曰:“乞焚之,乃能持。”焚之而书在鬼手,复乞绳,因去其书,绳亦在鬼手,乃欣喜拜谢而去。还视邻妇,亦无恙。


译:

临川的刘秋崖先生,是一位旷达的读书人。冬夜里读书十分勤奋,经常忘寝。邻居家的少妇,也总是在深夜里不停地纺线,声音隔墙相闻。

有一天晚上后半夜时分,刘秋崖听到窗外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当时午夜后的月光还有一些光亮,便戳破窗户纸往外一瞄,看见有一个女人正在心神不定地四处张望,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像是要藏在什么地方,一副怕人看到的样子,几次放好又几次换地方,最后放进一堆干稻草中才离开。秋崖拿着蜡烛出去一看,原来是一根麻绳,二尺来长,麻绳腥臭扑鼻。心下猜想大概是吊死鬼的东西,回屋后关闭门窗,将绳子压在书底下,静观其变。

接着,听到邻居少妇停止了纺线,发出叹息声,叹息了好大一会儿,又开始哭泣。刘秋崖抠开墙缝窥看那面的情况,只见吊死鬼跪在少妇面前,再三地扣头哀求,百般地怂恿。少妇反复张望后,就解下自己的腰带打算上吊。吊死鬼高兴得蹦起来,急忙从窗户飞跃而出。而少妇仍旧在那里摆弄腰带,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秋崖心知吊死鬼出去是要找那截麻绳的,没有麻绳就成不了要人命的恶鬼,于是也不喊人来救命,泰然地回到桌前继续读书。
过了一会儿,听到鬼来敲自己的门,秋崖呵斥道:“你是女人,我是单身汉,门哪能随便为你开呢?你要是有本事进来就自己进来吧。”鬼回答道:“既然是处士你让我进来,那我可就进来了。”说完就进到了屋里。说:“刚刚丢了一样东西,知道是处士收起来了。希望能还给我。”秋崖说:“你的东西在我的书下面,你能拿就拿走。”鬼说:“我不敢。”秋崖说:“既然如此就走吧!”
鬼说:“请求处土自己把书拿开,要不然的话……我怕吓着处士您。”秋崖笑道:“试一下看看,看我害怕不?”鬼立即现出满面血水、披头散发、舌头伸出尺把长的样子,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秋崖说:“这是你的本来面目而已,有什么可让人害怕的!就这点本事吗?”鬼又缩回舌头,盘好头发,变成一个美女,姿态妖娆地走上前来,大献淫媚。秋崖一点也不为所动。
鬼于是就跪拜哀求,秋崖问:“你要那根绳子干什么?”鬼说:“凭借它可以找一个能代替我做吊死鬼的人,我就有机会转生。没有它只能永远沉沦在黄泉之下为鬼。望处士可怜我!”秋崖说:“如果这样,那么交相替代就会没完没了。我怎能为了一个死人有转生的机会,却眼看着一个活人去死呢?冥间创立这个法规的是什么人?执法者又是什么鬼官?却让活着的人常有意外的灾难,而鬼也受尽无穷的折磨,能让这样的人当阴司官吗?我这就写一个状子告到冥司去,与他们理论,破掉这个规矩,让你得以转生。”鬼说:“如此就太好了,就不用再找人代我了!”
秋崖取来红笔写好状子,递给吊死鬼。鬼说:“请点火烧化,我才能拿得到。”一烧完,状子就在鬼的手中,鬼还要那截绳子,于是拿开书,绳子也在鬼的手里,鬼高高兴兴地拜谢离去。回头再去观察邻居少妇,少妇也平安无恙。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10 金币 +10 收起 理由
水晶苑 + 10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