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楼主: 立仁

《耳食录》译著(连载)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北
精华
124

385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35491
发表于 2016-10-25 18: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立仁 发表于 2016-10-18 10:46
耳食录卷一
1.夕芳 宜川张伊理,邃于学而不偶,家故贫。一子名露,年十三而伊理卒。露幼颇慧,善读父书。伊 ...

孝义礼智信,国学讲究因果报应,这则故事告诉人们要守信,因为不守信这家人受到报应,所以这恩一定要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5 20: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晶苑 发表于 2016-10-25 18:03
孝义礼智信,国学讲究因果报应,这则故事告诉人们要守信,因为不守信这家人受到报应,所以这恩一定要报。 ...

谢谢水晶苑版主加分!开始几篇排版没弄好,很难看,也不能再编辑了。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6 09: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20.牛豕瘟鬼


【原文】

余年十六读书涂坊村,距家三里许。师松岩先生,族叔也。

族祖某招之饮酒,席散已二更矣。时孟秋既望,月明如洗。

先生爱其凉景,因独步来塾。遥见田畔一黑团,如气球而大,以为荆丛。行渐近,隔丈许,觉其物左右转动,促视之,遂旋滚入林箐中而灭。先生至塾,为诸人述其状,莫知何物也。

数日后,闻附林小村牛豕瘟死殆尽,得非此物为之欤?


译:

我十六岁那年在涂坊村读书,离家大约三里地。我的老师松岩先生,是我本族的叔叔。

一位本族的叔公约老师去喝酒,散席时已经二更天了。那天是农历七月十六,月明如洗。

老师很喜欢这种清凉的夜景,于是独步回学馆。半路上遥遥望见田边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像气球但更大一些,以为是一丛荆棘而已。逐渐走近,到了相距丈把远时,发觉那个东西在左右转动,凑近去看,这个东西却旋转着滚进了杂树林子不见了。先生回到学馆,向大家讲述那个东西的样子,没有人知道是什么。

几天后,听说挨着那片杂树林子旁边的小村里,牛和猪突然发瘟都死光了,该不是这个东西干的吧?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6 17: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21.雪媒


【原文】

康熙己丑冬,祟仁有两姓同日娶妇者。一富室贾姓,一士族谢姓。新妇一姓王,名翠芳,一姓吴。吴贫而王富。两家香车遇于陌上。时彤云布空,飞霰如掌,郊原溪谷之间,一望皎然,几不辨途径。车上各饰彩缯,覆以油幕,积雪封之一二寸,绚烂略相似。同行二三里,共憩于野亭。舆夫媵仆辈,体寒欲僵,共拾枯薪,爇火亭中。久之而雪愈甚,恐日暮途远,各拥香车分道而去。

是夜,翠芳将寝,环视室内,奁具甚薄,且非己物,疑婿家质而易之。怪叹不能忍,乃问婿:“吾紫檀镜台安在?可令婢将来,为我卸妆也。”婿笑曰:“卿家未有此物来,今从何处觅?”翠芳曰:“贾郎何必相诳。”婿又笑曰:“吾真郎,非假郎也。”翠芳曰:“谓郎姓贾耳。”婿曰:“某姓谢。”翠芳闻言大骇,乃啼呼“贼徒卖我”。婿大惊,不知所措。家人尽集问故,翠芳唯啼呼不止。谢母怒叱曰:“家本儒素,谁会作贼?汝父母厌我贫薄,教汝作此伎俩耶?谁能畏汝?”翠芳曰:“吾闻汝家本姓贾,今姓谢,何也?”母曰:“拙婢!岂有临婚而易姓者乎?然则汝家亦不姓吴乎?”翠芳悟曰:“我知之矣,汝妇自姓吴,吾自姓王。吾来时,途次遇一嫁娘,同避雪亭下。微闻旁人言此妇吴氏,其婿家吾亦闻之,不能记忆,殆汝家妇也。而吾乃贾氏之妇。雪甚寒极,两家车从仓卒而行,其必两误而互易之矣。速使人觇于贾氏,当得其故。”

众咸以为然。而贾氏相距三十里,使者明日乃达,则延陵季女,已共贾大夫射雉如皋矣。盖吴女凝视妆奁,略闻姓氏,亦颇知有误,而心艳其富,姑冒昧以从之。至是知之,徉为怨怒,而盆水之覆,已不可收。即贾氏之子,亦不欲其别抱琵琶也。使者反报,翠芳欲自尽。或劝之曰:“王谢之婚,本由天定。殆姻缘簿上,偶尔错注,合有此颠倒。今贾氏已婚于吴,则阿卿自宜归谢,尚何负哉?”翠芳不可。谢氏乃驰介诣王公,告以故。王公深异曰:“非偶然也。”即遣媒者来告:“愿为秦晋。”翠芳以父母之命,乃始拜见姑嫜,同牢合卺,成夫妇之礼。

厥后贾氏陵替,吴女愤恚而卒;谢氏子补诸生,终身伉俪,儿女成行,而翠芳以顺妇称焉。

是事也,时人谓之雪媒。

非非子曰:余观于画屏红叶之事,未尝不叹,曰:巧哉天道,不意幻化滕六,直解作冰人也。夫男女之道,纳果为定,直于亲迎之日而交臂易之,可不谓奇妙者乎!然君子于此觇世态矣。


译:

康熙四十八年冬,江西祟仁有两家同一天娶媳妇。一家是有钱人姓贾,另一家是读书人姓谢。新娘子一个姓王,名翠芳,一个姓吴。吴家穷而王家富。两家迎亲的香车在路上会合。当时正值彤云密空,漫天飞雪,原野河谷之间,一片茫然,几乎分不清路径。两个香车上本来各有彩绸装饰,并覆盖着防雨的油布,现在又加上一两寸厚的积雪,斑驳陆离的外观极为相似。两伙迎亲队伍同行了二三里后,一起在路边的亭子里稍作休息以等待雪下小了再走。车夫及随嫁女子仆佣一干人等,个个都快要被冻僵了,大家捡来柴禾,在亭子里烧火取暖。等了好长时间而雪越下越大,眼看时间不早而路途不近,就各自拥簇着香车,分道启程。

当天夜里,翠芳准备上床睡觉,回头看了看卧室摆放的梳妆用品等物件,发现非常简单粗陋,都不是自家陪嫁过来的东西,怀疑是被婆家卖掉换成了便宜货。感到莫名其妙又无法忍受,就问新郎:“我的紫檀镜台在哪里?让婢女拿来,给我卸妆。”新郎笑着说:“你家没有带这个东西过来,现在去哪儿找?”翠芳说:“贾郎何必骗我。”新郎又笑道:“我是真郎,不是假郎。”翠芳说:“我是说郎君你姓贾。”新郎说:“我姓谢。”翠芳听后大惊,哭叫道“贼徒出卖了我!”新郎也大惊,不知所措。家人都围上来询问缘故,翠芳只是哭骂不止。婆婆谢母被惹火了,怒道:“我家本是书香门第,谁会作贼?你父母嫌弃我家穷,才教你弄出这些花样的吗?谁还怕了你不成?”翠芳说:“我知道你家本姓贾,而今又姓谢,这怎么说呢?”婆婆说:“笨丫头!哪有临到娶媳妇时改姓的?如此说来你们家也不姓吴了吗?”翠芳一下明白了,说:“我知道了,你家的媳妇应该是姓吴的,我可是姓王。我来时,路上遇到另一个嫁娘,一同在亭下避雪。似乎听旁人说到那个新娘姓吴,她婆家的情况我也听他们说到过,但记不住了,大概她才是你家媳妇。而我却是贾家的媳妇。当时雪很大又非常冷,两个香车的从人仓卒启程,肯定是两边都搞错才被互换了。快派人到贾家看看,必定能搞清其中缘故的。”

大家都认为她说的有道理。由于贾家离这里有三十里路程,派去的人第二天才赶到,则是“延陵季女,已共贾大夫射雉如皋矣。(译者注:这句话隐喻他们已经成为事实夫妻。典出《左传•昭公二八年》:昔贾大夫恶,娶妻而美,三年不言不笑。御以如皋,射雉,获之,其妻始笑而言。)”原来,吴姓新娘看见梳妆盒不是自己的,也在路上听到过关于另一对新人姓氏方面的说法,已经明白其中的误会,而心下里贪图这家人的富贵,姑且冒昧地以错就错。到谢家来人说明了情况这会儿,才假装埋怨、愤怒,而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就是那贾家的儿子,也不想再换另一个新娘。听了谢家派去的人回报了实情,翠芳要寻短见。有人劝她说:“王谢两家的婚姻,本由天定。必定是那姻缘簿上,偶尔错注了,才会发生这种颠倒的现象。现如今贾家已娶了吴家媳妇,那你自应归于谢家,哪存在谁辜负谁呢?”翠芳仍然不答应。谢家于是速遣人去见王翠芳的父亲,说明情况以及想法。王公深感奇异,说:“这绝非偶然的。”就遣媒人来谢家回复说:“愿为秦晋之好。”翠芳因遵父母之命,这才拜见公婆,举行仪式,完成夫妇之礼。

后来,贾家衰败,吴氏女在幽怨中早逝;而谢家儿子考取秀才成为公立学校的生员,夫妻终身恩爱,子女繁盛,翠芳则以“顺妇”的名誉被广为称赞。

对于这件事,当时的人称它为“雪媒”。

非非子说:我对于“画屏红叶(译者注:指男女婚嫁之事。红叶传情,典出张实《流红记》;画屏择婿,典出《新唐书•后妃传上•太穆窦皇后》:画二孔雀屏间,请昏者使射二矢,阴约中目则许之……)”之事,不能不感叹地说:天意真奇妙啊!想不到变幻不定的雪神,会直接化作媒人。看来男女婚姻之事,必须有了最终结果才算定数,亲迎之日竟然还会发生如此变异,能不说很奇妙吗!然而君子可以从中观察世间百态了。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24

385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35491
发表于 2016-10-26 22: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立仁 发表于 2016-10-21 19:51
由于身体故障,快两年没来了。老朋友依旧,十分欣慰!

看来先生现在身体康复了,祝福!祝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24

385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35491
发表于 2016-10-26 22: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立仁 发表于 2016-10-21 19:57
先谢谢水晶苑版主加精!听你的建议,我尽量做白。也要兼顾原文风格,如果原文意境较深,就很难再白了。 ...

翻译的很好,谢谢先生!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7 09: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22.英巨山神


【原文】

金溪喻公步高晓堂先生,幼孤,为人慵牧。饭牛于野,失足坠深渊,人无知者。闻下有人云:“此封君也。”乃以版承其足,捧之出水,则牛方垂尾岸下,遂攀而上。后经商景德镇,腰金以归,年八十馀卒。长君南屏先生大任,领乾隆庚子乡荐。封君之说,当有验矣。

卒后数年,其戚属徐氏为扶鸾之戏。乩书曰:“英巨山神至。”英巨山者,金溪北境之名山。山之阴,即徐氏居也。因叩神姓名,乩书“喻步高”三字。徐氏惊曰:“公得毋即吾姻乎?”乩曰:“然。”

时公次孙云圃在侧,问:“识之否?”乩曰:“吾孙耳,乌得不识?”云圃喜而跽请曰:“祖何以得主兹山?”乩曰:“冥王谓我无欺,故膺此封典。”云圃曰:“祖既神矣,必知休咎。子孙科名何如?”乩曰:“尔但读书,自可致功名。何问为?”既而题诗一首,复自书曰:“生平未尝读书,故作诗不能佳。”历叩以家中旧事及家人所在,莫不符合。久之,辞去,乩不复动矣。后请之,亦不再至。

云圃为余姊婿,故能悉也。公居家孝友,富而节俭,好施与。余十二岁时,曾登堂拜公。**缓带,蔼然可亲,真长者也。长者而神焉,谁曰不宜。


译:

金溪喻步高(字晓堂)先生,幼年为孤儿,给人放牧(译者注:慵,同庸。受人雇佣)。有一次在野外放牛,失足掉进深水潭,并没有人看见。掉落中忽然听见下面有人说话:“这是封君(译者注:旧时子孙贵显,其祖或父受有封典的,称为‘封君’)啊。”下面的人用笏板托住了他的脚,将他送出水面,此时他所放的牛正将尾巴从岸上垂下来,于是拽着牛尾巴攀了上来。长大后到景德镇经商,后来带着所赚的钱回到老家,活到八十多岁才去世。他的大儿子喻南屏(字大任)先生,乾隆四十五年乡试中举。“封君”的说法,大概是从这里应验了。

喻步高去世几年后,其姻亲徐氏设乩坛请神。乩书(译者注:扶乩是一种民间请神的迷信活动,将一丁字形木棍架在沙盘上,由两人扶着架子,依法请神,木棍于沙盘上画出文字,称作乩书,代表神明所说的话):“英巨山神到。”英巨山是金溪北部的名山。山的北面,就是徐氏的居所。于是问神仙的姓名,乩书“喻步高”三字。徐氏惊讶地说:“您该不会就是我的亲家公吧?”乩书:“是的。”

当时喻步高的二孙子喻云圃正在外婆身边,问道:“认得我吗?”乩书:“我孙子呗,哪能不认识?”云圃高兴地跪下问道:“爷爷怎么成为这座山山神的?”乩书说:“阎王认为我诚实,所以我才有幸接受这个封典。”云圃说:“爷爷既然是神仙了,必然知道福祸凶吉。您子孙们的科考功名将会是怎样的?”乩书说:“你尽管读好书,自然就可取得功名。又问它干什么呢?”接着题诗一首,又写道:“我一生不曾读书,所以诗做不好。”将家中过去的旧事以及家人现在的情况问了个遍,没有不符合的。最后,告辞离去,乩不再动了。以后请神,也没再来。

云圃是我的姐夫,所以我对这件事知道得很详细。喻步高老人家在世时,生活中对父母孝敬,对兄弟友爱,虽然富有但非常节俭,喜欢向有困难的穷人施舍财物。我十二岁时,曾经上他家里拜见过老人家。他穿着宽松的衣服,蔼然可亲,果真是一种长者的风范。有这种风范的长者做神仙,谁能说不合适?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7 16:53:47 | 显示全部楼层
23.佑清寺僧


【原文】

豫章某生秋试,僦居于佑清寺侧。

一夜,月光透窗。闻有排闼而入者,穴窗窥之。见一人纬帽纱衣,左手提壶,右手挈榼,心讶其异,初不敢问。

其人既至窗外,置壶榼于地,以指击窗者再。生不解所谓,聊亦击窗应之。其人低语曰:“可启窗。”生亦试启之。其人取壶、榼入窗,生漫受之。复以其帽入,生接之,而谛视其人,顶光孺然,乃一僧也。心计髡奴夜至,作如此狡狯,必有所私;益隐跃向之,以观其动。

既而僧以手引生手,使探其私处。生心恶其汙而不欲使觉,亦捉僧手入窗,令下按己阴,则翘然者乃与已类。僧大骇,叫绝狂弃,从断垣跃出。生启关追之,佯为不及而返。

乃引壶酹之。良醖也,启榼尝之,佳肴也。鼓掌狂笑,大恣饮啖。

盖居停主人之妇向与僧期,数日前徙以寓客,僧犹未之识云。


译:

江西南昌有一位读书人准备参加秋天的乡试,租下佑清寺旁边一所清静的民房来复习功课。

一天夜里,明亮的月光透窗而入。忽然听到有人推门进入院子,从窗缝往外一瞄,看到一个人戴着凉帽穿着纱衣,左手提着酒壶,右手提着装食物的盒子,心里为此人的古怪行为感到惊讶,没敢出声相问。

这人来到窗外,将酒壶、食盒放在地上,用手指有节奏地反复敲窗户。书生不理解其中的含义,姑且也学样击窗回应。那人低声说:“可以打开窗户。”书生以试试看的心理打开了窗户。那人将酒壶、食盒一样样递进来,书生随意地接了进去。那人又将他的凉帽递进来,书生接过,再细看那人,光头铮亮,原来是个和尚。心想这个秃头奴才夜里跑到这里,作出如此诡诈的样子,必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于是对他更加隐约不露,静观其变。

接着,和尚抓住书生的手,让他往自己那个地方摸。书生心里厌恶其肮脏而又不打算让和尚察觉,反过来抓住和尚的手拉进窗户,让他来摸自己,则那件事物与和尚的一模一样。和尚大惊失色,大叫着转身狂奔,从院墙的豁口中翻了出去。书生开门去追,却假装追不上就回到屋里。

于是提壶倒酒,竟是佳酿;打开食盒品尝,都是佳肴。书生鼓掌大笑,大吃大喝起来。

原来,房主人的老婆一向与和尚有私,房主人几天前腾了地方,将这所房子租给了客人,和尚还不知道这事儿。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7 19: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24.无赖子


【原文】

信州某村民入市镇买谷。肩之过一村,从姑之夫家在焉。民念中途饥渴,盍进谒以博一餐。至则姑父他出,姑出见之,甚悦,命置谷于前厅,邀入后室,为设酒食。饭毕,出厅求谷,已亡矣。民大号,诉于姑曰:“家有老父,待此朝食。今无谷归,将逐我矣。吾宁死此,不忍见老父之饥且怒也!”姑恻然,给偿之,民负以归。

至半途,有无赖子阻之,曰:“若盗某氏谷耶?某氏使吾要夺,宜速舍而奔;不然,且执尔。”民不得已,置谷而去。
无赖子取以归,复造其姑,责之曰:“尔大不良!尔夫不在。乃以谷与私人耶?吾已夺之,将待尔夫而告之。”姑曰:“吾侄也。买谷经此,以探吾故而亡之,惧不敢归。故偿之耳。”无赖子复诬以秽词。姑无以自明,恚甚,投缳死,未敛也。

民闻而往哭之,谓“姑之死乃以我故也”。无赖子执而缚之,声其以奸致死,将诣有司。顷之,雷雨大作,黯黑不见人。比雨霁,无赖子震死户外矣,其姑复活。无赖子者,姑之从叔,居于前厅者也。搜其室中,前谷并在,民仍肩之以归。乡里共传,以为天理昭然也。

——此庚戌春间事。东乡王肖山来都,于途次闻之,为余言。


译:

江西信州某位村民到市镇买粮食。挑着粮食回家路过一个村子,他堂姑的婆家就住在这个村。村民想一路又渴又饿,何不去探望一下堂姑顺便弄餐饭吃呢?去后,姑父出门不在家,姑姑出来相见,很高兴,让他把粮食放在前厅里,领他到后屋,为他操持酒饭。吃饭完,他来到前厅打算挑起粮食回家,竟发现放在那里的那担粮食不见了。于是大哭起来,向姑姑诉说道:“家里的老父亲,还等着明天的早饭呢。现在没有粮食拿回家,会撵我了。我宁可死在这里,也不忍心看到老父亲那种饿得可怜巴巴却大发雷霆的样子呀!”姑姑很难过,用自家的粮食足数送给他,村民这才挑着回家了。
走到半路,被一个无赖挡住去路,说道:“是你偷走了某家人的粮食吧?那家人让我来找你要,你放下粮食快滚,要不然,就把你抓起来。”村民不得已,放下粮食离开了。

无赖挑着拦劫下来的粮食回去,又到村民堂姑那里,责备她说:“你真不要脸!你丈夫不在家,就可以将家里的粮食明目张胆地送给野男人吗?我已经夺回来了,等你丈夫回来我去告诉他。”堂姑说:“那是我娘家侄儿。买粮食路过,却因为看望我把粮食弄丢了,害怕不敢回家。所以我忍心,不过是补偿给他罢了。”无赖又编造很多污言秽语来诬陷她。姑姑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愤恨至极,上吊自尽了,而尸身尚未入敛。

村民听到凶信前去哭丧,悔恨地哭道,“姑姑的死,都是因为我呀!”无赖纠集人赶来,将村民抓起来绑了,声称他是因奸致人死命,准备将他绑赴官府。突然,雷雨大作,天昏地暗,对面不见人。等暴雨过后,人们发现无赖被雷劈死在屋外,而姑姑却在雷雨中复活了。这个无赖不是别人,正是姑姑的堂叔,就住在她家前厅。再搜查无赖的住室,村民此前丢失的以及堂姑送的两担粮食都在,村民于是挑着自己买的那担粮食回家了。乡里人都议论这件事,认为是老天主持公道,善恶报应分明。

这是庚戌年春天的事。东乡的王肖山来京城,在路上听说的,又转述给我。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广东
精华
27

115

主题

1393

帖子

1671

积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1671
发表于 2016-10-28 07: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译著连载,感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