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楼主: 立仁

《耳食录》译著(连载)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8 11: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帆沧海 发表于 2016-10-28 07:25
精彩译著连载,感谢分享!

谢谢版主!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8 11: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25.余老人


【原文】

余老人者,逸其名,东乡之西塘里人,善推测之术。

初,闻某帅好招纳异人,往投之。逆旅遇一人,谈甚合,盖同道者,遂请试其术。命主人以碗覆一物于灯下,各卜之。余曰:“铁物也。”其人曰:“铁是矣。究是何铁物?”余不能知。其人曰:“必断钉也。”启之果然。余惊服,固叩其所往。其人曰:“适至某帅府,欲售吾术。彼处胜我者甚多,念无所用,故归耳。”余闻之,亦废然而返。

越数年,其人来访。余辞以他出,以观其能。其人笑曰:“正在枣树下观书,何诳也”阍者惊报。相见大笑,盘桓而去。

余晚年术益进,家居闭户,不肯衒于人。间露数事,皆神验。有村人修屋,问当以何日毕工。余期以某日某时,且属勿后。及期工毕,大雨踵至,淋漓旬日。又尝薄暮游某氏园,见瓜棚上瓜甚夥,向某氏求二枚。某氏许之。余请自携去,某氏曰:“公老人,焉能挟此重物?明日当遣人送至。”余曰:“若是,则空言矣。”某氏笑曰:“公岂疑我食言耶?”余亦笑而归。是夜,某氏瓜为偷儿盗尽,始悟余请自携之故,盖预知之也。

余后不知所终。


译:

有个姓余的老人,未知其名,东乡西塘人,善于推测未来的事。

当初,听说某帅有意招纳有特殊才能的人,便前往投奔。途中,在旅店中遇见一个人,非常谈得来,因是同道之人,都想看看对方的本事。便让店主用碗扣住一件物品放在灯下,各自来猜是什么东西。余某说:“是铁器。”那人说:“铁倒是铁了。究竟是哪种铁器?”余某猜不出。那人说:“肯定是半截钉子”翻开碗一看果然没错。余某非常佩服,坚持问他准备去什么地方。那人说:“刚去过某帅府,希望用我的技能谋个出路。没成想那里胜过我的人多得很,想想不可能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干脆回家算了。”余某听说是这样,也沮丧地回去了。

几年之后,那人来余某家拜访。余某故意让守门人辞谢,说是主人不在家,打算再试试那人的能耐。只听那人在大门外大声笑着说:“正在枣树下看书呢,骗我干啥!”守门人惊奇不已立即回报。二人相见大笑,那人逗留了几天后才离去。

余某晚年的推测术更为精进,平常却很少出门,不肯在人前炫耀。偶尔显露几次,都很神验。村里有人盖房子,问他应当是哪天完工,余老人推测为某日某时,并嘱咐他千万不可误期。到期果然全部完工,而大雨接踵而至,绵绵不断下了十来天。有一天傍晚,余老人散步路过某氏的菜园,见瓜棚上结满了瓜,就向某氏要两个。某氏答应了他。余老人说那就请你现在就给我,我好拿回去,某氏说:“您是老人了,哪能拿得动这么重的东西呢?明天我叫人给您送去。”余老人说:“要是这样,这些话算白说了。”某氏笑道:“您怎可怀疑我食言呢?”余老人也笑了笑就回家了。当天夜里,某氏的瓜被小偷全部偷光,这才明白余老人坚持要自己拿走的原因,是他预先知道结果。

余老人以后的情况就无从得知了。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8 16: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26.文慧禅师


【原文】

先族祖四桥公,官嵩明时,与僧文慧相善。僧没后,公解任家居。数年染疾,百治不效。忽僧来诊视,相见如平生欢,袖出医方,一药而瘳。僧既去,公始悟其死也。族人相讶以为神,为建寺栖之,称为文慧禅师。遇水旱之灾,祈祷甚应。能降乩示药方,治人疾病,无不立愈,其不治者,乩不答。

有族人好斗,刃饬其腕,乞方于乩,乩曰“不治”。某忧泣,固请不已。乩曰:“出寺门,随手摘一草傅之。”如其言,痛立止,经三日,创已合矣。惟傅草处凝血为痂,附于肉。某厌其赘,以手爪去之,血涌出不止,须臾昏绝。知乩言“不治”者,终不治也。

土寇杨益茂剽剠村落。族众谋避兵,请乩问所向。乩曰:“还走何方。”三问,答如初。佥谓“我族当赤,无所逃命矣”,相与号哭。无何,寇大至,村里为墟。寇氛既靖,存者尚半。盖族之西南有村曰“何坊”,寇所未经,凡避此方者皆免,始悟乩之隐告也,其不得免者数也。

今其乩失传,灵亦少替。

译:

本族先祖四桥公,在云南嵩明县做官时,与僧人文慧是好朋友。僧人去世后,四桥公也卸任回家闲居。几年后染上疾病,百治不愈。忽然有一天,文慧僧来家为他看病,两人相见如同往昔一样欢乐。文慧僧从袖中取出一副药方,竟药到病除。僧人离去后,四桥公才意识到他早已不在世。族人都感到惊讶认为僧人成神了,特意为其修建寺庙加以供奉,称呼为“文慧禅师”。凡遇水旱之灾,入庙祈祷很有灵验。也能在人们扶乩(译者注:扶乩,参见《英巨山神》译文中的注释)时降临乩坛,显示药方,治病救人,没有不立马见效的;如果属于不治之症,乩则不作回答。

有个族人侍强好斗,手腕被刀刃所伤,通过扶乩祈求药方,乩说:“不治”。族人某忧伤哭泣,反复祈求之下,乩说:“走出寺门,随手摘一根草叶贴在伤口上。”某按照乩书所说去做,疼痛立止,经过三天,创口已愈合了。只有贴草叶的地方结成了痂,跟肉连在一起。某很讨厌这道痂留在手腕上碍眼,就用指甲撕掉,顿时鲜血涌出,狂流不止,不一会儿就晕绝过去。这才明白乩言“不治”的意思,最终就是“没治”。

那一年,土匪杨益茂挨村抢劫掠夺村民。族人门商量避乱的事,请乩问逃难的方向。乩说:“还走何方”,问了三次,回答都一样。大家都理解为“我们该当被灭族,没地方逃命了”,大家面面相对嚎啕大哭。不久,匪徒大批杀来,村子全都化成废墟。匪祸平定后,全族有一半人存活下来了。原来由此往西南有个村叫“何坊”,是土匪唯一没有骚扰的地方,凡是前往这里避难的人都得以幸免,这才理解乩语“还走何方”是“退走何坊”的隐语,因不能理解而罹难的人,是自己的命数哇。

现在文慧禅师临乩已经不再流传,从前入庙祈祷的鼎盛香火也因不很灵验而逐渐衰微。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9 10: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耳食录卷三
27.蜀商


【原文】

蜀有商人某甲,居货汉口。性诚朴,而不善持筹,每为同伙者欺蔽,商知之,亦不较。

一日,独立店门,有美人翩然而入,直上其楼。商疑为娼女,而同伙者之私之也,将召而诘之。美人从楼上语曰:“君勿疑,吾乃狐也,欲僦此楼,故来耳。幸日以白饭一器饷我,当有以报。”商诺之,不复言。即以饭往,寂无所见,信其果狐也,设饭而下。抵暮往取器,则磊磊者在碗中。视之,白金也,商惊喜。次日复设饭,复得金如前。日以为常。

同伙询知其事,因先往取器,冀得金,至则碗中饭如故。乃笑谓商诳己,倾其饭而下。及商往,则金也。同伙恚曰:“金自楼出,公物也,当均分之。”商未应,而楼上语曰:“吾以金予某,赏其朴也。若辈盗贼其行,每私其囊橐以欺某,不罚幸矣,复望得赏耶?敢言析金者,尝吾石!”语毕,有石掷地上,地为之裂。伙惭且惧,乃不敢言。

后伙众谋欲杀商而分取其金,置毒酒中,邀商饮,商未识也。忽楼上叱伙曰:“跪!”伙不觉皆跪。又叱曰:“拜!”伙皆向商亟拜。商诧甚,急扶之起,则皆膝屈不可伸。楼上又叱曰:“好自陈其罪!”伙皆涕泣向商曰:“偶萌恶念,利君财,实欲图君,设毒酒待君矣。”又闻楼上叱曰:“有毒酒,何不自饮?”于是数人趋起取酒,将分饮之,商亟夺覆地,火光星爆。楼上大笑曰:“公诚长者,姑为公贷此数人死,令长跪三日谢罪。然此辈不可与居,公宜亟去,吾亦从此逝矣。”

于是见美人缘梯而下,含倩流睐,徐徐出户而去。商追谢之,不复见矣。伙果跪三日而后能起。

狐居楼凡三年,商得金无算,遂返成都为富人,立狐仙祠焉。

非非子曰:快哉狐也,侠哉狐也,神哉孤也!商何以得此于狐哉?忠厚之报也。呜呼!中孚可及豚鱼,况狐之灵者乎?


译:

四川商人某甲,在汉口开店做生意。生性诚朴,不善于经营取巧,常被生意上的同伙们欺骗蒙蔽,商人心里很清楚,也不去计较。

有一天,他独自站在店门前,看见有一个美人大大方方地进入店里,径直上楼去了。商人怀疑是娼女,是某个生意搭档召来的,打算叫住问问她。美人从楼上向他说:“你不用疑心,我是狐仙,想在这个楼里租房,只不过为此事前来而已。如能有幸得到你每天赏我一碗白饭,定当有所回报。”商人答应了她的请求,对方不再说话。商人立即盛了一碗饭送过去,空屋连个人影也看不见,相信她果然是狐仙,将饭摆好就下楼去了。天黑去取碗,则看到有很多东西在碗中。仔细一看,都是银子,商人很惊喜。第二天再送饭,又像前一天一样得到满碗的银子。天天如此,日以为常。

生意伙伴们问明白了这件事,就争先去收碗,希望得到银子,到屋里一看碗中饭依然如故。就笑是商人骗了自己,将饭倒掉拿着空碗下楼。等商人再去,倒在地上的都是银子。同伙生气地说:“银子出自我们这座楼,是我们的公共财产,应当均分。”商人还没来得及回答,而楼上却有人说话了:“我给他银子,是奖赏他的纯朴。你们这帮家伙的行为与盗贼差不多,经常隐瞒财物来欺骗他,不罚你们已经是万幸了,还指望得到奖赏吗?胆敢分他银子的人,尝尝我的石头!”话音刚落,就有石块被掷在地上,地面都被砸裂了。众伙感到惭愧害怕,这才不敢多话。

后来,众伙商量准备杀死商人分掉他的银子,预先在酒中下毒,邀商人来喝,商人并不知底细。那帮人忽听楼上有人呵斥道:“跪下!”众伙不自觉地都跪下了。楼上又呵斥道:“拜!”众伙都向商人磕头猛拜。商人并没有听到楼上人说的话,见大家一个劲地向他跪拜,感到很诧异,急忙扶他们起来,但众人的膝盖全都伸不直了。楼上人继续呵斥:“各自老老实实地交待自己的罪行!”众伙都哭着向商人说:“偶然萌生罪恶的念头,我们设酒名义上是祝你好财运,实际上是想谋你的财,设下的是毒酒等你来喝。”又听楼上呵斥道:“既然有毒酒,何不自己喝掉?”于是有几个人站起来去拿酒壶,要分给大家喝,商人急忙夺过来倒在地上,顿时火光爆燃。楼上人大笑道:“您果然有长者之风,暂且为您留下这几条命不死,让他们长跪三天来谢罪。但毕竟这帮人是不能相处的,您应当赶紧离开,我此时也该走了。”

只见美人顺楼梯走下,带着美丽的笑容看了看商人,缓缓出门而去。商人追出去表示谢意,却不见人了。众伙果然跪了三天后才能站起来。

狐仙来楼里居住整三年,商人得到的银子无以记数,于是返回成都做起了富人,并在家乡建起了狐仙祠。

非非子说:痛快呀狐仙,侠义呀狐仙,神仙哪孤仙!商人凭什么遇上这位狐仙呢?为人忠厚诚信的好报呀。呜呼!诚信赶得上豚鱼(译者注:典出《易经》卦六十一:中孚豚鱼),何况狐仙更是灵异之物呢?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9 13: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28.毛生

【原文】

前明熹庙时,天下多故,盗贼充斥,锦帆绿林之徒所在多有。

洪州数举子入都,挟资颇重。道淮徐之间,一少年求附舟。叩其所自,自云施姓,盖亦应春闱试者,为独行恐盗,故来。

语作吴音,窥其行李衣冠,似是乌衣子弟。既入舟,取笥中佳茗,煎以江水,遍钦同袍,俊语名谈倾一座。众皆悦之,以为良友,恐不得当也。

已而江岸夕阳,乱流明灭,孤舟泊芦苇间。少年进曰:“江天暮景殊佳,某有短笛,愿为诸君一奏。”遂擫管倚篷吹之,悠扬数弄,直使鱼龙惊飞、蟾兔欲跃。众皆击节曰:“桓伊李牟今复生矣!”

语未毕,忽一豪客跃入舟中,持一铁柄伞,奋击少年堕水死,呵曰:“忤奴不丐食村落,来此奚为?”众视其人,形容怪伟,鬚髪林林如竖戟,皆骇极仆跌,结舌重呼曰:“贼贼……”客曰:“公等非赴试者耶?”曰:“然。”“有重资耶?”曰:“有之。愿献贼,贼毋杀我。”客笑曰:“余不杀贼,贼真且杀公。适吹笛号众者是也。”众皆起谢。客曰:“贼众且悍,夜将报余。畏者可暂去前三里村高翁店一宿,无患也。不畏者留,更看余杀贼。”于是去者半,留者半。客戒留者先寝,闻呼即起视。自引酒狂饮,连飞数十斛不醉。饮罢,取铁柄伞枕之,卧,鼾声如雷霆。众假寐俟之。

夜半,忽闻客呼曰:“贼至矣。”挟伞踞船头,时月黑星繁,微辨人影。一贼持刀奔客曰:“若杀吾弟,我今取若头。”客不答,即举伞格之,贼应手而仆。刀槊环进,客从容挥伞,呼呼作风声,与芦苇瑟瑟相应。贼左右扑刺落水,馀贼奔逃。客已夺得贼弓矢,连发射之,尽告毙。观者股栗,汗流浃衣裾。

客忽挟伞入舱坐,神气洒然。众酙酒劳客。复飞数十觥,掀髯谓众曰:“公等穷年占毕,足迹不出三里外。宁知世路之巉巘哉!”众唯唯。又曰:“国家求才待用,自惟有其具则进。苟平平,宁坐床头弄稚子,无以父母之身,轻饫虎狼之口也!今弟行无畏。”众罗拜曰:“向者不敢启问,今将军活我恩厚矣,愿闻姓名,以图报效。”客悉扶之起,举伞扣舷曰:“余亦非将军,亦无姓名,亦不望报。吾去矣!”一跃而逝。

既而春闱,一举子逢客于号舍,心讶此君能挽两石弓,复能识丁字,真异人也!趋前问无恙,客睨视若不相识,亦不答,即入号熟寝。窥其舍,铁砚斑管各一,别无长物,初不敢呼问。客直睡一昼夜,不少寤。次日午响,举子文己毕,将缮写,心德客,虑其沈睡将不克终卷,欲以己馀勇贾之。遂呼客,客大恚曰:“竖子败吾事,断送会元矣!”举子踧踖,不知所对。既而客叹曰:“毛生毛生,岂非命也?夫千金之璧,当首贡王廷,安能随行逐队,自居牛后,为渴睡汉揶揄哉!今以吾文与公,可获亚名,亦不负公数千里冒险跋涉也。”索纸书之,风行海涌,三艺立成。掷于举子之前,曰:“吾去矣,”即挟空卷投有司,称疾而去。

举子阅其文,允称杰构,书法亦矫健非常,嗟叹不已。因弃己作,书客文以进,果成进士第二名。

非非子曰:余闻乡先生述毛生事甚悉,惜失其名字。嗟乎!

天地奇气,必有所钟。畸人杰士,宜不绝于世,顾有幸有不幸,斯隐显异焉。使毛生建高牙、拥大纛,虎奋鹰扬,立功万里外,则班,卫之勋,岂多让哉?即不然,以彼其文掇撮巍科而冠多士,秉笔词翰之林,亦足与枚、马,邹、扬辈争烈,何至雾鳞云爪、首尾不详若是哉!昔宋景濂录秦士,余纪毛生,文虽不逮,有同慨云。


译:

前(明)朝熹宗朱由校统治时期,天下多灾多难,盗贼横行,杀人越货、啸聚山林之徒比比皆是。

江西洪州有几名应试考生进京,所携带的钱物较多。道经淮安徐州之间时,有一位少年请求搭船。叩问他的来历,他自称姓施,也是参加会试的考生,担心一人走路会遇上强盗,所以才来搭船结伴。

这位少年说话带有浓重的吴地口音,看他的行李及衣着打扮,像是有钱人家子弟。上船后,从行李中拿出上好茶叶,烧江水泡好,敬献给船上所有人,高雅而有见地的话语让一船人倾倒。众人都喜欢这位少年人,想将他当作良友,还担心自己不配呢。

到夕阳挂在江岸,水面流光闪烁的黄昏时候,这条船选择一处芦苇丛停泊过夜。少年献言说:“江面与天空的景色在黄昏时最美,我有一只短笛,很乐意在此时为大家演奏一曲。”就横持短笛,将身子靠在船篷边轻轻吹奏,悠扬的笛声只几个回旋,就使得水中鱼龙惊飞、月里玉兔像要起舞。众人打着拍子兴奋地说:“古人传说的音乐家桓伊、李侔如今复活了!”

赞扬的话语尚未落音,忽见一位豪客跃入船中,手持一把铁柄伞,奋力将那少年打死坠入江水,并大声呵斥道:“你个大逆不道的奴才,不去挨村挨户讨饭,跑到这里干什么来?”众人一看,来人身形魁伟而容貌古怪,胡须头发根根竖立,全都吓倒在船上,一个个结结巴巴地高叫:“贼、贼……”豪客说:“你们不都是去赶考的吗?”回答说:“是的。”“可有值钱的东西吗?”回答说:“有的。愿意统统献给大王,请大王别杀我们。”豪客笑道:“我要是不杀贼,贼真的要杀你们。刚才他吹笛子是发信号集合人手的。”众人起身表示感谢。豪客说:“这帮贼子人数众多并十分彪悍,夜里肯定会来报复我。胆小怕事的可暂时去前面三里村高老头的店里住一宿,安全得很。胆大的可以留在船上,晚上好观赏我是怎样杀贼的。”这样一半人走了,一半人愿意留下。豪客告诉留下的人先都去睡觉,听到他呼叫时马上起来看。豪客独自拿起酒狂饮,连喝几十杯也没醉。喝完酒,取出铁柄伞枕在脑袋下,一躺下,鼾声如雷。众人似睡非睡地等着。

半夜,忽听得豪客高声叫道:“贼人来了!”他拿起铁柄伞蹲在船头,当时月黑星繁,星光中隐约可分辨人影。一个贼人持刀冲向豪客说:“你杀了我弟弟,我现在来取你的头。”豪客也不回答,举起铁柄伞砸过去,贼人应手倒下。一时间刀槊从四面攻来,豪客从容挥伞相搏,风声呼呼作响,与风吹芦苇的瑟瑟声相呼应。贼人一个个由船的两侧扑通扑通滚落水中,剩下几个贼人狂命奔逃。豪客此时已夺取了贼人的弓箭,连连发箭,逃跑的贼人尽数被歼。观看的人两腿打颤,冷汗湿透了衣服。

豪客消灭了贼寇便夹着伞进入船舱坐下,气定神闲。众人斟酒犒劳豪客。他又一气喝了几十杯,激动地对大家说:“你们这些人整年对着书本吟诵,足迹不出三里外。怎知道世上行路的艰难哪!”众人点头称是。他又说道:“国家求取人才备用,自然是具有才学的人才能被选上。假如才能平庸,宁可坐在床头逗孩子,也没必要将父母赋予的身躯,轻易送去喂虎狼呀!现在尽管行路,前途再没什么危险了。”众人围着叩拜道:“原先我们不敢动问,如今将军的救命之恩太重了,敬请留下大名,以便我们将来回报。”豪客将众人一一扶起,用伞轻轻敲着船舷说:“我也不是什么将军,也没姓名,也不指望报恩。我走了!”向岸上一跃转眼不见了踪影。

不久,会试开考了,一位考生在考场的号舍里又遇见了那位豪客,心中十分惊讶:这人能挽两石巨弓,还能识文断字,真不一般!走上去打招呼,豪客瞅了瞅像不认识一样,也不回答,就进入号舍睡了。看看号舍里,除了砚台毛笔各一,再没别的东西,考生一句话也没敢说。豪客一直睡了一昼夜,其间就没醒过。第二天晌午,考生的文章已经起草完成,将要誊写,心里惦记着那位曾经救过命的豪客,担心他一味地沉睡会完不成考试,鼓足了仅存的一点点勇气,大声唤醒豪客。豪客大怒道:“臭小子坏了我的大事,好端端地断送了一个会元了(译者注:“会元”为科举考试中,举人会试的第一名)!”那考生非常不安,不知所措。豪客接着长叹一声说道:“毛生哪毛生(译者注:为豪客的自称),这难道不是命数吗?像这样的好材料,首当其冲应贡献给朝廷的,怎能让他和普通人混在一起,自甘落后,又被瞌睡汉戏弄呢!”转而对那考生说:“现将我的腹稿送给你,可获得一个第二名,也就没有辜负你数千里的冒险跋涉。”于是向这位考生要来纸张,提笔疾书,如同风卷海浪,霎那间会试三场的全部答卷内容一气呵成。扔在那考生的面前,说一声“我走了”,就将空白卷子交给考官,自称有病离开了考场。

那考生仔细阅读豪客写的文字,实为佳作,书法也非常矫健,赞美不已。于是放弃了自己原先的草稿,将豪客的稿子誊好上交,果然中了进士第二名。

非非子说:我听辞官乡居的老人很详细地讲述了豪客毛生的事迹,但不知他叫什么名字。可惜呀!

天地之间的奇气,必有所集聚。神奇而杰出的人士,才不绝于世,不过,这些奇人高士有幸运的也有不幸运的,这是他们是否出名的原因所在。如果让毛生牙旗高扬、军旗呼拥,虎奋三军,鹰扬千里,立功于万里疆场之外,则与班超、卫青的显赫功勋相比,能逊色多少呢?再不然,以他的文才驰骋科举试场而名冠天下士子,执笔于翰林,也足能与枚乘、司马相如、邹阳、杨修等人争锋,又何至于像这样雾鳞云爪、神龙现首不现尾哪!从前,宋濂著有《秦士录》记载秦士,我今天撰文记载毛生,文采虽然比不上他,但都有相同的感慨。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30 09: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29.卖酥饼者


【原文】

有卖酥饼者某,行山僻中。会日暮,恐遇鬼物,汗下疾驰。

遥见前一人彳亍而行,某甚喜,以为有伴矣,追而谓之曰:“闻此地素多鬼,君可少待,同行也。”其人且行且应曰:“但速来,无恐。”

既及,某抚其肩,曰:“脱不遇君,吾恐怖欲死矣!”其人转头应曰:“大是!大是!以一饼啖我,何如?”某取饼与之,忽见其口大如箕、面蓝色、牙长数寸垂口外,嚼饼嘻笑曰:“甚佳。”

某骇绝,弃饼,狂吼而奔。


译:

有一个卖酥饼的人,这天在偏僻的山路上赶路。眼看天快黑了,担心遇上鬼,挥汗疾走。

远远望见前面有一个人正慢慢走着,卖酥饼的人很高兴,认为这下可算有伴儿了,急忙往前追,边追边对那人说:“听说这一带素来鬼多,您稍等一下,咱们结伴一起走。”那人边走边回答说:“尽管快走几步跟上我,没有什么害怕的。”

卖酥饼的人赶上来后,伸手扶着那人的肩膀,说:“如果没有遇见您,我都快吓死了!”那人转头回答说:“那可是!那可是!给我一个酥饼吃吃,行吗?” 卖饼人急忙拿出饼给了他,突然发现那人的嘴大如簸箕、脸是蓝色的、牙齿长达数寸挂在嘴唇外面,一边嚼着酥饼一边嘻嘻笑着说:“真好吃。”

卖酥饼的人吓得魂不附体,丢掉酥饼担子,吼叫着狂奔逃命。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31 10: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30.张小姐


【原文】

桐城张小姐,初从其父督学江苏,居江阴署中之大雅楼。窗外桂树一株,高与楼齐。每日梳冼毕,从窗间倾盆水其下。

一日,亡金耳环一,遍觅不得。穷诘女使,亦不得。终疑女使匿之也。

后小姐归某巨公为夫人,复从夫督学江苏,亦居大雅楼。

一夕,倚窗看月,见树上一小枝金光烂然,心甚异之。次日寻视,则所失耳环在焉。始悟向者环落水盆中,倾水时挂于枝上也。

旧地重来,珠还璧合,事亦巧矣!


译:

桐城有位张小姐,当初她父亲去江苏督导教育工作,便随同父亲一起来江苏闲居,住在江阴衙署中的大雅楼上。窗外有一株桂花,树高与楼齐。小姐每天梳冼完毕,就从窗户里将洗脸水倒在桂花树下。

一天,不见了一只金耳环,满处找遍了都没有。反复追问女仆,也没结果。小姐始终怀疑是女仆藏起来了。

后来,小姐嫁给一位大人物做了夫人,这位官员同样也到江苏督学,夫人跟从丈夫再次来到江阴,依然住在大雅楼上。

一天晚上,夫人靠在窗前看月亮,忽然发现桂花树的一根小枝上金光灿灿的,心里觉得很奇怪。第二天下来仔细察看,原来是那次丢失的耳环还在这里。这才醒悟到是当时洗脸不小心将耳环掉在脸盆中,倒洗脸水时被树枝挂住了。

旧地重来,珠还璧合,这事儿也太巧了!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0-31 11: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31.三官神


【原文】

临川吴甲,贾黔中,尝与黔人之女私。女曰:“郎家距此数千里,一旦远归,别选淑配,妾如残秋败叶矣!”甲曰:“某虽归,必旋来,谋与卿偕老,何乃出此言?”女转呜咽。甲亦怆然,无以慰谕之,乃曰:“卿不信,立誓可乎?”女颔之。地有三官庙,神素灵显。共诣庙,焚香矢之,曰:“男某女某,为结私缘,愿偕佳偶。千里同心,九原共穴。有渝此盟,神明殛之!”

既立誓,情好愈笃,将图偕奔。女曰:“无庸也。君乡人客黔中,与妾父善者,不下十馀人。妾父素重君,若因乡人为蹇修,致礼而求娶,其谁曰不然,又何必以迁贿之行,为人吱笑哉?”甲曰:“甚善。然顷得严君手谕,令某暂回,以慰思念,某不敢违。计往返不及期年。某更得衔父命,而通姻好,不亦善乎?”女然之。

临行之前夕,谓甲曰,“始终之盟,固不忒矣。但早至一日,则多受一日之赐,若稽以岁月,将有子晰委禽之衅,妾虽捐骨泥沙,其如三生饮恨何?”甲曰,“吾己寓意乡人为某斧柯,当无他虞。某亦克期至矣。”洒泪而别。

既归,甲父为聘封氏女,甲不能违。已复得黔中乡人书,言为君议昏某翁,可不辱命,但当速来完其好事。甲素畏父严,不敢以闻,进退狼狈,而背誓之念遂决,不复税黔中之驾矣。

将逆女于封氏,先三日,召屠者割牲,将告祖庙。忽有三人从南来,形表伟异,遽夺屠者刀,擒甲而割其阴,掷于地而去。旁人奔救,不及也。甲既阉,昏绝数四,傅药半年,乃能起。亲迎不果,封氏之女亦别蘸焉。

后父母物故,家道凋落,甲以腐疾不任远商。年六十馀,遂至乞食。尝挈瓢来余族,儿童见之,无不诮谑。寻以创发死。

非非子曰:桑濮之行,君子所耻。然始之以情,继之以礼,终之以义,虽不可训,犹有取焉。若唐元九所为《会真记》,始乱终弃,饰曰补过,幸崔氏寡廉鲜耻,转眼怜人,不然,璧之破也,岂能再璞崔氏之过,又将焉补忍人之言?何其佞也!而人不之非,神莫之殛,甚矣其漏网矣,于甲也,又何诛?


译:

江西临川人吴甲,在贵州做买卖,曾与一个当地人的女儿相好。女子说:“你家离这里数千里,一旦回去,另外成家,我就成残枝败叶了!”甲说:“我即便回去,必定很快再来,想办法让我们名正言顺地成为夫妻,为何要这么说呢?”女子低声哭泣起来。甲也很伤感,没有更好的语言来安慰她,就说:“你如果不信,我们一起向神发誓行吗?”女子表示同意。当地不远有一座三官庙,庙里的三官神素来灵验。二人来到庙里,焚香发誓,说:“男某,女某,因早已结下情爱,愿成为夫妻。活着心相连,死后坟同穴。如果违背此誓言,愿受神明惩罚!”

立誓后,两人的情感越加深厚,男子琢磨着采取什么办法私奔。女子说:“那是没用的。在贵州,你们江西临川老乡中与我父亲关系较好的不下十多人。我父亲也一直很看重你,你要是在这些人中托一位媒人,用常礼求婚,有谁会不愿意?又何必扛着行李到处逃避,被人讥笑呢?”甲说:“这个办法很好。不过必须有我父亲亲自说话才行。让我暂时回一趟老家吧,一来了结我对父母的思念之情,我绝不会违约,算来往返用不了一年时间。更重要的是争取父亲,让他亲口表示同意这门亲事,不是更完美吗?”女子认为有道理。

临行前头一天晚上,女子对甲说,“我们有白头偕老的盟誓,一定不能有任何差错了。若能早回一天,我们就会多一天的幸福,若耽搁的时间太久,背不住会有‘子晰委禽’那种事端发生(译者注:子晰,郑穆公的孙子,郑国上大夫。委禽,即下聘礼,古代婚礼用雁作为订婚的聘礼,故称下聘为“委禽”。子晰委禽,指子晰与公孙楚共为一个女子下聘礼的纠葛,这里有暗讽之意。典出《左传•昭公元年》),到时我即便埋骨黄土,又怎能受得了‘饮恨三生’的煎熬呢?”甲说,“我已经将心意转告同乡人并让他来做媒,应该没有什么忧虑。我也会按期回来的。”二人洒泪告别。

甲回到江西老家,其父亲已为他聘了一户姓封人家的女儿,甲没法违抗。接着又收到贵州那位受委托做媒人的同乡的书信,说是为他向女方父亲提亲,获得了对方同意,请尽快回贵州完就婚姻。甲素来惧怕父亲的威严,不敢将贵州的事情告诉父亲,左右为难之下,渐渐地萌生了违背誓言的念头,且越来越坚定,不打算再回贵州了。

将要迎娶封家女子的前三天,请来屠夫杀猪羊,用以祭祖庙告先人。忽然有三个人从南边来,体形魁伟面目狰狞,一下夺过屠夫手中的刀,抓住甲割掉了他的阴物,扔在地上扬长而去。旁边的人赶来相救,已经来不及。甲遭受阉割,昏死多次,敷药半年,才能起床。亲迎不成,封家女儿也另嫁他人。

再后来,父母先后去世,家道衰落,甲因被阉割的后遗症不能胜任外出经商的辛苦。到六十多岁,沦落为乞丐。曾拿着要饭瓢来过我们这里,小孩子们见了,没有不嘲笑戏弄的。不久因创伤发作死去。

非非子说:男女苟合的行为(译者注:典出《汉书•地理志下》:“卫地有桑间濮上之阻,男女亦亟聚会,声色生焉。”),历来被正人君子认为是耻辱的事情。假如是发于真情,行为不逾越礼的范畴,最终以义来了结一段情感纠葛,虽不值得赞扬,但还有可取之处。如果都像唐人元稹写的《会真记》那样,张生对崔莺莺始乱终弃,还要赞扬张生“善于补过”,幸而崔莺莺也是寡廉鲜耻的人,被抛弃后转眼间又去怜悯抛弃她的人,主动夜奔张生住所幽会。“善于补过”的说法显然没有道理,自身这块璧已经破碎,又怎能将崔莺莺补成完璞,又用什么去补冷眼人的议论?没有人比元稹更能巧言辩饰的!而世人不去指责这些人的品行不端,神明不惩罚他们的始乱终弃,这天网的疏漏也太大了,但对于甲,又为何要惩罚?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68

328

主题

1626

帖子

3069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306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 09: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32.邹忠介公


【原文】

崇仁大华山,名山也。其神甚灵异,祷疾病、祈福祥者,数郡毕至,趾相接也。有不诚者,辄被谴。

赵元坛、王灵官为左右二元帅,轮流值岁。相传赵宽而王严。赵值岁,来者有小过,多不较。其绳之峻而祸之速者,必王值岁也:甚者被其击立死,或蹉跌伤折肢体,邪视者痛目,妄言者卷舌焦唇,手足不戒者,伤指及趾,其轻者亦或得狂疾,自道生平私隐事。以故诸为不善者,闻其风不敢往。

尝有谒者至山下,见一女足甚纤,心羡之。因以二指遥度其长短,指乃僵;至神前悔罪,乃复。又有一人言牛肉之美,遂喑哑,恳祷而后能言。又有男女二人中途相悦,夜苟合,两体连牵不能脱,遂羞痛俱死,死犹相粘,同棺而葬之。其灵异如此。

邹忠介元标微时,三至而三不得上。询其故于人,人曰:“子之靴,革物也,神必恶此。盍易之!”易布靴,乃登。既谒庙,见神旁有鼓,革鼓也。忠介诘神曰:“我革其靴,神恶之,宜矣。神胡革其鼓,庸有说乎?”言未已,鼓即从架上滚下,直至山脚。闻者异之。后每岁供布鼓焉。

忠介既以理屈神,弥自持慎,虽旷途暗室,不敢或苟。神使灵官随之三年,欲伺其短。每闻鞭声铮然,或日中灯下,见其举鞭欲击状,而卒莫之击。后偶过井旁,见修绠系一胆瓶,有水甚清洁,盖新汲之井中者,而汲者不在。忠介方渴,掬饮之。乃见水中有灵官鞭影,急取钱投于水,乃灭。遂不复见。


译:

江西崇仁的大华山,是天下道教名山。山上的神极为灵验,求健康平安的、祈幸福吉祥的信众,从附近几个郡汇集而来,路上的人几乎脚尖与脚跟相接。其中如有心不诚的,总会受到神灵的惩罚。

武财神赵公明、护法神王灵官是左右二元帅,二神隔年轮流执法。相传赵公明较为宽厚而王灵官更严明。赵公明执法的年份,上山拜神的人如果小有过失,多不计较。法度严明惩罚立显的,必定是王灵官当值的年份:重的当场击死,或摔下山崖致肢体残废,斜着眼睛看神的就会眼痛,说话不敬的就会口舌生疮,乱刻乱画乱摸乱攀乱比划的,手指或脚趾就会受伤。轻的也可能得上疯癫病,将自己生平的隐私到处向人宣示。因此,一些习惯不好、约束不严的人,听说了这个情况都不敢上山。

曾经有一个拜神的人刚刚走到山下,见前面有一个女子的脚很小,心下羡慕。便用两个指头远远地比量了一下女子小脚的长短,手指立刻就僵硬了,赶紧到神前悔罪,这才能活动。还有一个大谈牛肉味道鲜美的人,马上变成了哑巴,恳求祈祷神灵后才能说话。另有男女二人半路相好,夜间苟合,两人身体牵连不能摆脱,二人因羞惭痛苦都死掉了,死后仍然不能分开,只好用一口棺材埋葬两人。这个山上神的灵验大约如此。

邹元标(译者注:邹元标,字尔瞻,江西吉安吉水人。嘉靖中进士,官至福建按察使。据《明史•列传第一百三十一》载:“崇祯初,赠太子太保、吏部尚书,谥忠介。”故称“忠介公”)尚未发迹之前,三次到大华山而三次都没能上得去。他向别人问这是什么缘故,人家说:“你的靴子,是皮革的,神一定是讨厌这种东西。应该马上换掉!”于是换成布靴,才得以上山。既而进到庙里,看到神像旁有大鼓,正是牛皮蒙成的。邹元标诘问神像说:“我用皮革做靴子,神讨厌它,算是有道理了。然而,神不知道为什么要用皮革做鼓,难道另有什么说法吗?”话未说完,那只鼓就从鼓架上滚下,一直滚到山脚下。听说这件事的人都为此感到惊异,从此,每年供献到神前的鼓都是用布蒙的。

邹元标自从以理使得神屈服后,对自己的言行约束更为谨慎,哪怕是在无人注意的旷野或门户紧闭的房间里,也绝不会有丝毫的放松。神派灵官暗地里跟踪了三年,想要寻找他的短处予以报复。常常能听到灵官那清脆的鞭子声,要么在白天或灯光下,常能看到灵官举起鞭子将要下击的样子,但始终没有击下。后来,偶然路过一个水井旁,见到打水用的绳子上拴着一只盛水的罐子,里面的水很干净,是刚刚从井里打上来的,而打水人此刻没在这里。邹元标正口渴,捧起水就喝。突然发现水中有灵官那只鞭子的倒影,急忙拿出一些铜钱丢进水中,鞭影才消失。从此之后再没发生这样的怪异事。

身在江湖,大言忧国,是为不解天高;囊无一物,妄论忧民,此乃不知地厚。所言所书,井底之蛙鸣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24

385

主题

3万

帖子

3万

积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35491
发表于 2016-11-1 13: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立仁 发表于 2016-10-25 20:22
谢谢水晶苑版主加分!开始几篇排版没弄好,很难看,也不能再编辑了。

先生辛苦了!予祝冬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