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91|回复: 2

[文学鄂军] 原创小说门槛第三节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北
精华
发表于 2017-8-11 21: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学风波终于过去。背地里少不了有人议论,也有少数不识趣的人当面打秋风:“金主任,听说克农不是要和赖家昌.吴承钵一起转到市直属中学吗?怎么到了县第一初中?”好在金大力夫妻二人早已想好借口,不至于场面太过尴尬。但转学的事确确实实在金大力内心留下了不可抹去的伤痕,也成为他心中永远解不开的结。金大力的生活还要继续,一切似乎没有发生变化,一切似乎又悄悄的发生了变化。
有一天早晨,金大力夫妻二人刚刚起床。他的老婆突然盯着他的脸说:“你的头上也有了白发?”金大力一惊:“看来我也老了。”和老婆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金大力知道他的老婆不会和他开这样的玩笑,也不会骗他。既然他的老婆都说他的头上有了白发,他的头上就一定有了白发。但他仍然从内心里希望是他的老婆看走眼了,但事实上他也知道他的老婆不会看走眼。同时他的心里又多少有些好奇,他更想亲眼看看自己的白发。
金大力找来一面镜子。可不是,镜子里清晰的映出了他的白发。前额有几根,两鬓也有几根。那几根白发立在一头黑发中格外显眼,像是庙会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现出几个踩着特别高的高跷,穿着异服的人。
“看来我确实老了。”金大力又对他的老婆说。
“人家吴校长快六十的人了,也没见一根白头发。今年元旦小长假,吴校长还带着老婆孩子去泰国旅游。看看人家,不仅精神好,还特别有钱。就你那俩工资,我做梦都不敢梦你带着我们娘儿俩去泰国玩。”金大力的老婆对金大力的唠叨还是天天有。
“我这一辈子是没有能力带你们去泰国玩了。我的工资确实不高,但银大力过的还不如咱们呢。”金大力又拿出银大力和自己做比较“我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你呀你,我都没法说你了。”金大力的老婆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金大力觉得自己的这一招很管用。每次老婆只要一说自己哪一点不如别人,他只要一拿出银大力做挡箭牌,他的老婆便无话可说。有时候金大力会想,多亏有了银大力,如果没有银大力他到哪里去找一根救命稻草呢?
金大力的时间就在老婆的唠叨声中和用银大力做成的挡箭牌下一天天过去。在一个下着大雨的下午,金大力收到一个大学老同学的来信。信的大致内容是说在银大力的组织号召下,他们同一届毕业的联合国农业大学中国分校的老同学决定某月某日在母校召开第二次校友联谊会。
金大力心中一阵狂喜。老校友的面孔在他眼前一张张闪过,特别是银大力那张忧伤的面孔格外清晰,那种在梦里从温了无数次的感觉一下子浮上心头。他一下子感觉自己又年轻了二十岁。
金大力第一时间把这封信拿给自己的老婆看,并且说他希望老婆能和他一起去参加校友联谊会。他的老婆说:“咱们不去了吧,都快老了,我再也不想到人场儿里玩了。”
“怎么不去?也许这是我一生中最后一次校友联谊会。再说了,老同学们好久都没有见面。”金大力瞪着眼,说话的语气也比平常提高了三分“我特别想念我的好友银大力。”
“去就去吧,我看不让你去你会恨我一辈子。”
为了参加校友联谊会,金大力精心计划了一番。要有一身好的行头,这一点不难,他准备拿出六个月的工资,到县城给自己,给自己的老婆各买一套得体的衣服。至于头上的白发,那是万万不能出现在校友联谊会的现场。这一点也不难,找个镊子把白发统统拔掉。他也想过去染个头发,但他自己又否决了这个想法。他不想让别人说他的头发是染黑的。
以前的金大力常对老婆说:“买衣服价格不要太贵,颜色不要太艳,样式不要太新,只要穿着干净整齐就好。”但这一次买衣服对金大力来说可不是一件省心的事,他的老婆都说他太过婆婆妈妈,完全不是从前的他。金大力领着老婆把县城的名牌衣服专卖店逛了个遍。从衣服的颜色,款式,做工,到布料的材质,手感,甚至纽扣的数目,样子,都再三斟酌,唯独价格的高低考虑得很少。直到太阳落山,二人才各买了一套衣服。金大力还不忘给老婆买一瓶高档的香水和一支血色的口红。这些东西是他的老婆以前从来都没有用过的。
在金大力焦急的等待和期盼中,第二次校友联谊会的日子终于来到。夫妻二人打扮一新,依旧开着公家的车,向着金大力的母校前进。金大力外着黑色西装,内穿白色衬衣,打着海蓝色的领带,脚上白色的袜子黑色的皮鞋,显得很是精神抖擞。他的老婆一身大红的长衣,抹着血色的口红,手里拎着一个精巧别致的浅红色小包,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香水味,比平日的她娇艳百倍。
金大力手挽着老婆步入母校。故地重游,金大力思想复杂。熟悉的教学楼,熟悉的马路,熟悉的花草树木,让金大力回想起当年,他豪情大发,一边走路一边左右环顾,高声连连;当他看到路两边停放了许多的轿车,其中不乏一些名车,比他开着的公家的车高档许多,又使他有些差异,惊叹社会发展太快;路上的人来来往往,看年龄应该都是他的校友,多一男一女结伴而行,有他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金大力又感慨万千,岁月不饶人,转眼之间,当年的豆蔻年华都将要步入人生的夕阳之间。
遇到一个熟识的人,金大力停下脚步,叙叙旧,相互感叹一番。那个人告诉金大力,现在的银大力不仅做了高官,还娶了小他二十几岁的貌美娇妻。金大力从内心里有些不信。就他那个熊样?能做什么样的高官?有个女人能看上他已不简单,他还能娶小他二十几岁的貌美娇妻?但金大力知道他的嘴上不能说不相信。既然是当年最要好的朋友,他就必须佯出十分相信,十分佩服的样子。不仅如此,金大力还必须十分急切的要了解银大力的现状。不然,在别人的眼里他们就不是真正的朋友。
“银大力现在在哪里工作?他什么时候结的婚?整天忙着工作,好多年都没有和他联系了。”
又一番交谈之后,金大力知道了银大力的具体情况。十五年前,佳湖省农业厅原厅长因贪污腐败,生活腐化被抓捕。银大力空降佳湖省,顺理成章的成了农业厅厅长。至于婚姻问题,银大力曾有过一个结发妻子,还生有一个女儿。十年前,他的办公室里安置了一个刚刚毕业的美女大学生做他的秘书,一来二去,俩人成了男女朋友,直到银大力的结发妻子发现了他的秘密。银大力便和他的结发妻子离了婚,娶了现在这位小他二十几岁的貌美娇妻。
银大力的具体情况金大力已经了解,但金大力内心里仍有一点点幻想,他希望那个人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他不希望银大力财色双收。银大力做他的挡箭牌做了好多年,如果他真的失去了这个唯一的挡箭牌,他在他老婆的面前就真的抬不起头了。
金大力又遇到几个熟识的老校友。从这些人的口里金大力又听到银大力相同的消息。金大力内心仅存的一点点怀疑也被确认取代,他的心里酸溜溜的,穿在身上崭新的西装他也觉得有些不合身了。金大力的心里又升起一丝好奇,他要亲自看看银大力和银大力年轻漂亮的老婆。这种感觉就像是他的老婆第一次告诉他他长了白头发时的感觉一样。
第二次校友联谊会的会场还是第一次校友联谊会的会场,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银大力和他的老婆正被一群人围着。金大力远远的望去,银大力不胖不瘦,精神饱满,他年轻漂亮的老婆富态端庄,举止优雅,身着浅色的便装,涂着淡淡的口红,标准的中国美女!金大力又看看身边自己的老婆,他的老婆已是将近五十岁的人了,虽然穿着大红的长衣,涂着血色的口红,但依然抹不去岁月的痕迹,她的眼角已有那么多那么深的鱼尾纹。金大力第一次感到他老婆眼角的鱼尾纹有些显眼。不!用刺眼这个词更妥当;金大力又看看离他不远的女人们。那些女人和他的老婆年龄相仿,但都风韵饱满,秀丽端庄,有种成熟的女人味。金大力重点看了看她们的脸,她们的脸白皙红润,没有皱纹,眼角也似乎没有一丝鱼尾纹,应该是经过长年的保养;他再看看那些女人身旁的男人,他知道那些男人十有八九都是他的校友,他更知道他们当中没有一个在基层工作,他们都是市级单位,省级单位或部级单位的人。和第一次校友联谊会相比他们的变化太大了,他们的气质都变得像银大力一样!金大力的心里变得有些难受,更有些自卑。他把自己的头微微的压低了一点,他一向引以为骄傲的肚腩进入他的眼里,他的肚子太大了,像是一个打足了气的气球,在人群里显得极不协调。他突然有些厌恶他的肚腩。
金大力原本打算凑过去和银大力打个招呼,但他看了一圈之后又放弃了。唯一的挡箭牌实实在在的没有了。既然没有了,见面还不如躲着好!免得自己的内心不自在。他向墙角望了望,墙角有张圆桌,围坐着几个闲谈的人。距离太远,看不清面容。金大力领着老婆凑了过去。
圆桌旁坐的不是别人,竟然都是当年和金大力一起扎根基层的人以及他们的家属。圆桌旁的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眼角深深的鱼尾纹!其中一个女人,是从大西北最偏远的基层赶来的,脸色黝黑,皮肤粗糙。一看就是风吹日晒的结果。
这一张桌子旁的人都有相同的经历,相同的情感落差,相同的苦闷,相同的疑惑。他们有了相同的心路历程,就有了相同的语言。
“当年我们响应学校号召,义无反顾,做出人生最重要的选择,是对还是错呢?”
“我们现在都快老了,当初的选择是对还是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要做好儿女们的镜子,不能让儿女们走弯路。”
“我的儿子结婚,女方要彩礼五十万。我和老婆每月就那么一点点工资,上哪里凑那么多钱呢?”
“基层单位福利少,待遇低。我的儿女结婚,我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拿不出我也没办法。”说话的人一脸的无奈与愧疚。
“一刮大风,漫天的黄沙......”
“你们看那些在高级单位工作的人,男男女女看起来都像神仙一样。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高级单位的人天天保养。就算是肤色黑的人也能把皮肤保养得像鸡蛋的蛋白一样。听说高级管理人员还有专门的保健医生,每天吃什么喝什么都有详细的计划。你我都在最基层,那点工资除了养家糊口还能剩下多少?更别说去美容院保养皮肤了。”
金大力坐在那里,听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谈。他们说的话也是金大力想说的话,或是金大力心中疑问的答案。他认为桌子旁的这些人现在都是他的知己,虽然他以前从来没有关注过他们。
“别看我的皮肤又黑又粗糙。”那个从大西北来的女人说“要是把我调到农业部工作,嘿嘿......,用不了三个月,保管我也像范冰冰一样漂亮。”
大家都哄堂大笑起来,金大力也跟着笑起来。
“打个比方,这世上的人有多种多样。高级的人骑马坐轿,我们呢?骑驴慢慢走,我们的后面还有数不清的步行的,推车的,甚至爬行的人。人呀,知足常乐。”
“你说的有道理,但不一定全对。”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当年我们同样努力过,考上这么好的大学。毕业后奉献的不比别人少,是我们的能力不及别人吗?为什么偏偏是我们的老婆孩子跟着我们受这些苦?”
话题突然变得沉重许多。大家都不再笑。金大力的内心也更加悲伤了,对于他刚才的笑,他也认为那是一种苦涩的笑。他看看桌子旁的人,又看看离他们较远的被一群人围着的银大力夫妻二人。
饭局开始了。银大力领着年轻貌美的老婆挨桌打招呼,快轮到金大力他们这一桌了。金大力突然觉得有些尿急,他匆匆起身,前往厕所。进了厕所,他又吃了一惊,当年臊气冲鼻的厕所里竟然没有一丝异味。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在边槽的旁边安放了一个不锈钢的平台,平台上放着一些抽纸。金大力又想解个大便,他蹲在便槽上,一蹲下就不想起来,他老是觉得自己的大便没有拉完,肚子里污秽的东西太多了!
等金大力解完大便回到饭局,饭局已经将要结束。陆续有人起身离席。他的老婆还坐在原处等他。看金大力过来便说:“刚才银大力来过了,还问我你去哪里了,说一天都忙得不可开交,连想去找你的时间都没有。”听完老婆的话,金大力原本想回敬一句,真的忙得连找一个人的时间都没有吗?但转念一想,在这样的场合下他的内心本来就没有和银大力见面的打算。再说,周围都是老校友,回敬一句不中听的话也不合适。他“呵呵呵......”的笑了几声,领着老婆匆匆离开饭局。
走在母校熟悉的路上,路两边依旧是熟悉的花草。金大力的目光直直地往脚的前方看,他不敢左右环顾,他担心路两边的花丛中会藏着一双偷窥的眼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1498892374_90798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