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71|回复: 2

[文学鄂军] 彼特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北
精华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灯初上,彼特沿着一条繁华的大街晃悠悠地游荡着。街道两旁店铺里的灯亮了,灯光白白亮亮,柔柔美美,那灯光透过店铺里的玻璃橱窗引诱着彼特的眼光,彼特一边慢慢地走着,一边望着街道两边鳞次栉比的店铺。
    这条大街彼特再熟悉不过了,街道两边有多少个店铺,有多少盏路灯,有多少块广告招牌,彼特都了然于胸。他每天都要走过这条大街,甚至有时候他一天要在这条大街上走过无数次。但这一次和以往不同,以往的彼特走过这条大街从来不会四处张望,他常常会嬉闹着,蹦蹦跳跳地一路地小跑过去。店铺里的人看见他也会停下手里的活儿瞅他一眼——“瞧,多可爱的小家伙呀。” 听见人们的赞许,彼特会掉转头,嬉闹得更加欢畅了。但今日不同往昔,彼特早已饥肠辘辘,他望着橱窗里的美味不知不觉地停下了脚步。
    橱窗里摆满了彼特平常最爱吃的食物:脆嫩可口的卤鸡翅,外焦里嫩的烤猪蹄,酱香浓郁的回锅肉,呀!还有浑身通红通红的小龙虾!
    彼特“吧嗒”了一下嘴,咽下了一口唾沫。“这些算什么东西呢?”彼特在心里想,“这些东西老子以前天天吃,想想都吃腻了——噢,对了,差一点都忘了,老子每次吃饱了还会再享受一大块冰镇的西瓜呢!”
    白天的酷热早已褪去,夏日的夜晚凉风习习,来来往往的人们悠闲地散着步。“瞧,有个小男孩一手拉着他的爸爸,一手拿着一个金黄的鸡腿,正一蹦一跳地走过一个开满了栀子花的小花坛。”彼特自言自语地说道,“那金黄的鸡腿的颜色是那么的可爱,好像正冒着热气呢。看,那小男孩蹦跳的样子最容易摔倒,他手里的鸡腿也一定会被他摔到很远的地方。” 彼特的双眼直直地盯着那对父子:“哎,他怎么还没有摔倒呢?他手里的鸡腿也怎么还没有被摔掉呢?”彼特的心里默默地念叨。
    小男孩拉着他的爸爸蹦蹦跳跳地走近了彼特的身旁。彼特分明地听到他们正兴高采烈地讨论着鸡腿的味道,彼特使劲地摇了摇尾巴,但他们对彼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谈笑着从彼特的身边走了过去。彼特有些扫兴,他不由自主地跟在那对父子的身后走了几步,可那个小男孩仍然没有摔倒,那金黄的鸡腿也仍然没有被他摔掉。彼特啜了一下鼻子,空气里还弥漫着刚刚走过去的那个小男孩留下的鸡腿的味道。
    风熄了,蚊子趁机从旮旯里,从臭水沟里涌了出来。成群结队的蚊子绕着路灯的光亮跳着欢快的舞蹈——这是属于他们的节日。彼特的身上变得又痛又痒,就连汗津津的鼻子也似乎被一只可恶的蚊子叮了一口。“这该死的蚊子!”彼特在心里狠狠地骂道。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鼻子尖,又伸了一个懒腰,抖了抖身上乱糟糟的毛。
    彼特是一只长尾巴的狮子狗,浑身长满了毛茸茸的雪白的毛,特别是他的尾巴,摇起来就像是一把小小的蒲扇,这也是彼特曾经引以为傲的荣耀。彼特的主人就住在这条大街上,他的主人当初特别地喜欢他,主人每次出门从来都不会忘记带着彼特。但现在的彼特却成了无人爱怜的野狗,他孤苦无依,居无定所,满身雪白的长毛早已变成了灰不溜秋的相互交错的乱麻绳,他的尾巴更是糟糕,像是一个左右摇晃的小泥团。
    彼特一身的汗味,特别是腿丫子下面,黏腻腻的很使人不爽,他低下头嗅了嗅自己的咯吱窝,“哎,只是有点味道而已”,彼特没有打算跳到河里洗个澡——现在终于没有人强迫他每天没洗澡了,彼特自由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彼特的肚子早已空荡荡的,嗓子眼儿也似乎要冒出火来,他的脚步越来越沉重。“能找到一点吃的东西多好呀,哪怕是半个馒头或是一小团米饭。”彼特的心里这样想着。他已经在这条大街上游荡了一个多小时,他已经光顾过他遇到过的每一个垃圾桶,但现在的彼特仍然一无所获。“看来今晚只有饿肚子的份儿了。” 彼特头晕眼花,垂头丧气······
    “再到城东的小河边去碰碰运气吧,最起码那里有清凉的河水可以解渴,哇噻,要是白天还可以在那里看到许多穿比基尼的美女呢。”那条小河彼特以前也曾经常光顾,就是在那条小河里,彼特的主人强迫着他洗了无数次的澡,那是一个令彼特伤心梦难圆的地方,但现在什么都不能再讲究了——只要有水可以喝饱!
    彼特拖着沉重的双腿向着城东的小河走去,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阵阵的蛙声由远及近地传入彼特的耳朵,偶尔还夹杂着知了一两声破锣似的鸣叫。彼特讨厌这样的声音,好在这里比市区里凉快了许多,微微的河风夹杂着一股子鱼腥味扑面而来,彼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尝过鲜鱼的味道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爽”——彼特一下子又来了精神,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了河沿儿,趴下身子伸长了脖子“吧唧吧唧”地喝起了水——“真爽”,彼特的身子由内而外的凉爽了许多。他抬起头,上下左右地看了看:这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几朵羊绒似的白云懒洋洋地游弋在明月的周围;星星们似乎热得都不敢出门,只有几个调皮的在空中眨着眼睛;整个河面朦朦胧胧,似有一层薄纱,又似有一层极薄的雾,河水闪着细碎的银光,漾着一圈一圈的涟漪不紧不慢地轻轻地触摸着彼特脚下的河堤;河两岸的柳树都低垂着头,如烟雾一般笼罩着整个河堤;一些青蛙和不知名的小虫子正隐伏在两岸的草丛里,有的闭目养神,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引项高歌。“哈哈哈······”彼特一下子又大笑了起来,“这里还有老天赏赐给我的可口的晚餐呢。”看到河岸上正踱着方步的螃蟹彼特一下子蹿了过去。
    彼特的胃口好极了,他围着河堤转了一圈又一圈,凡是能被他抓住的小虫子都成了他的晚餐,他的肚子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月亮早已偏西,光亮也大不如前。彼特有了睡意,他趴在河岸的草丛里眯上了双眼。这是彼特一天里最惬意的时候,从早上睁开眼睛彼特就没有消停过,为了一日三餐的着落他必需马不停蹄地奔波,哪怕在这炎炎夏日的烈日下。辛劳的一天终于过去,难得有今晚这样的好运气,彼特打了个饱嗝,慢慢的合上了双眼。
    彼特睡着了,彼特做梦了,梦里的彼特又回到了从前,又回到了他在那条繁华大街上的家。他的家可不是一般的狗窝,而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是彼特的主人专门在宠物店为彼特定制的限量版豪华狗宫。
    彼特的主人在当地是有名的土豪,跟着主人彼特享尽了荣华富贵。每次跟着主人逛街,人们在赞许彼特主人的时候从来不会忘记对彼特的赞誉,这使彼特很是自豪。“瞧,我多么优秀!”在其他的狗儿们面前,彼特常把自己的头仰得高高的,他有高人一等的身份,就连高大威猛的牧羊犬见了他也要退避三舍。
    彼特命运的转折发生在去年的盛夏。彼特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没有太阳也没有风的闷热的下午。主人照例带着彼特来到了这条小河里洗澡,这是一个天然的露天浴场。每到夏天便会有许多的人到这里戏水消暑,当然,也少不了彼特最喜欢的穿着比基尼的美女。
    那天下午彼特玩得可高兴了。他跳在水里尽情地嬉戏在美女们的中间,他一会儿来个仰泳;一会儿来个蛙泳;一会儿他又踩着水像在陆地上一样自由地行走;再过一会儿他又调皮地用四肢在水面上胡乱地拍着水花。美女们都被彼特调皮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彼特最喜欢和美女们一起玩耍了。
    转眼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彼特的主人打算带着彼特回家,但彼特玩兴正浓,没有一点回家的意思。他一边在水里嬉闹着一边躲着主人的追赶,眼看着就要追上,彼特一个猛子扎到了水里,在水里他还不忘用尾巴在一个美女的大腿上扫了一下。美女被这突如其来的毛茸茸的东西吓坏了,她“哎呀,我的妈呀!”大叫一声,一脚踢到了彼特的肚子上。彼特在水里翻了几个筋斗,浮到了水面,更糟糕的是他的两个耳朵里被灌满了水。
    彼特患上了急性化脓性中耳炎,两只耳朵不停地向外流脓水,他疼痛难忍度日如年。主人带着他天天到宠物医院打点滴,过了一个星期,彼特痊愈了。按理说彼特应该非常感激主人的悉心照料,但彼特却不这样想,他把自己所遭受的一切苦痛完全归咎于自己的主人:不是他催着我回家我能被那个美女踢一脚吗?我能患中耳炎吗?我能疼痛难忍吗?我能天天打点滴吗?这一切的祸因全在讨厌的主人不该催着我回家!
    从此以后,彼特对自己的主人恨得牙痒痒了,不论什么事,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和主人对着干。主人再带着他到那条小河里洗澡时,他总是绕着河堤跑,不肯下水,直到主人累得精疲力尽把他捉住摁在水里,在水里彼特也不消停,他总会故意地撩起水花洒向主人的脸颊。主人并不知道彼特内心的想法,他只是轻轻地拍着彼特的头嗔怒地说:“我们彼特的本领不见长,脾气倒是长了不少。”
    彼特见主人没有真正责罚自己的意思,他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了。回到家,他会趁着主人全家人都不注意的时候跳到主人的床铺上撒泡尿,一次两次三次主人一家人都没有发觉,彼特又觉得索然无味了:自己精心策划的恶作剧主人竟然没有一点反应,岂不令人沮丧。
    彼特想呀想,他又想到了更好的恶作剧。彼特有十分的把握:他的这一次的恶作剧主人一定会有所反应!彼特这一次直接在主人的床铺上拉了一大堆大便,果不其所然,主人发觉后大为恼火,他举着鸡毛掸子撵得彼特在家里团团转。彼特身手敏捷,蹿上蹿下。主人累得气喘吁吁,手里的鸡毛掸子也只是扫到了彼特的尾巴。在追打的过程中,主人还把一只名贵的花瓶打碎了。看着主人捡拾破碎花瓶时啧啧惋惜的样子,彼特心里的那个乐呀:“谁让你和我做对呢?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
    过了没有三天,彼特又故伎重演。这一次主人没有追着彼特打,而是用一盘五香牛肉做诱饵轻松地抓住了彼特,这一次主人明显的生气了,他拿着皮鞭抽打着彼特。彼特疼得一边在地上翻滚一边“嗷嗷”的发出求救的声音。打完了,主人也有些心痛,他丢下皮鞭把彼特抱在怀里,一边抚摸着彼特柔软的毛一边小声地对彼特说:“看你下次还学坏吗?要是再学坏就不要你了。”彼特浑身痛得难受,他躺在主人的怀里眯缝着双眼想心事。
    暂时平静了,彼特又变得听话了。但好景不长,有一次彼特的小主人(主人家三岁的儿子)走路不小心踩疼了彼特的尾巴,彼特潜伏在心里对主人的愤恨又发芽了,并且这一次的愤恨比上一次更强烈了。可主人一家对此毫无觉察,他们仍然像以往一样喜欢彼特。
    去年阴历七月初的一天,彼特记得可清楚了,那是一个火辣辣的大晴天。小主人拿着一截自己没有吃完的黄瓜让彼特吃,彼特不喜欢吃黄瓜,小主人却拿着黄瓜硬往彼特的嘴巴里塞。彼特恼火极了,他对主人一家子的新仇旧恨一下子全涌了上来,他突然狂叫一声,一下子咬掉了小主人的一根手指头。
    主人一家子勃然大怒,他们拿起菜刀,誓言要杀了彼特解恨。彼特吓坏了,他奋不顾身的冲出了家门,在烈日下慌不择路的狂奔,直到他累得精疲力竭再也跑不动了。彼特回过头来看了看,主人一家子并没有追上他。他趴到路边的一个臭水沟里浑身散了架似的再也爬不起来了。
    彼特在臭水沟里整整趴了两天才缓过气来。他知道这次他的祸闯大了,家是不能再回去了,从此彼特成了大街上的一条流浪狗。在近一年的流浪生活中,彼特吃尽了各种苦头,受尽了各种白眼——再也没有人赞誉彼特了。
    难得有今晚这样的好运气——吃饱喝足了还能在这柔软的草丛里美美地睡上一觉。睡梦中的彼特嘴角带着微笑,睡梦中的彼特来到了一个全新的王国。
    彼特加入了丐帮,得到了帮主的赏识。他很快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乞丐升任成了丐帮的副帮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每次出门前呼后拥威风凛凛,比起跟着主人的那种日子何止强上百倍。彼特暗自庆幸:多亏自己当初咬掉了小主人的手指头,要不然什么时候才是自己出头的日子呢?
    彼特挑了个日子带着自己的喽啰回家了一趟。主人一家子见了彼特吓得面如土色,慌忙地跪在地上叩头。彼特大人不记小人过,让手下人给主人一家子置了座。主人非常感激彼特,还说希望跟着彼特做事。彼特正准备说这事好办,他突然听到一声大喝:“哪里来的野狗?别吓着我家小孩!”彼特睁开眼,只见一个大汉一手拿着一根鱼竿一手拉着一个小姑娘站在他的面前。彼特慌忙地站了起来,夹起尾巴跑远了。
    东方的地平线下红压压的一大片,彼特知道那是一轮即将喷薄欲出的红日。彼特最害怕这样的日子的中午,但彼特有自己的小诀窍应对这样的日子,他要趁着早上不太热的时候找一点吃的,中午他就可以睡在树荫下避暑了。彼特加快了脚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江苏
精华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比特-----不一样的人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是  彼特这样的人不仅仅是彼特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