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天河

[书刊推介] 《东坡文艺》2017年第3期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5: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德权的诗
◎刘德权
                             
我的诗在清凉的月下走失

叶子的幸福是今生随风去流浪
我呐,最美的幸福是在诗里
无边无际的想你

听说,伊犁山谷的杏花雨淅沥了经年
而你,还是那么美,我还是那么真

一直等你。你来与不来
我都如四季,默然轮回

好吧。就在向阳一隅,为你搭建
爬满青藤的木屋
你喜欢,就好

今夜,无雨敲窗
只有一抹月色,安祥
偶尔,有晓风走过,兰香盈屋

哦,我的诗在清凉的月下走失
谁倚阑,拈花一笑,思绪浅舞天涯

我猜,你安睡的样子
一定,很美

你的目光温暖了谁

我是你脚下匍匐的尘埃
低微,但不卑琐

我身体的每一道伤口,都是你
赐予的荣耀。多年后你会看到
它终将爬上我荒凉的额
一世闪亮

以为你,如我,喜欢春天
于是翻遍仓央嘉措,把最美的诗句
和格桑花,给你

甚至,在你门前的山坡上
在你必经的路旁,植满,四季如春

你莞尔一笑,就那么
莞尔一笑:傻啊
一个秋的酝酿,竟也没收获
你眼眸里的晶莹

原来,你喜欢那个飘雪的冬天

你是诗人。你说
我吗?呵呵。我只是一个文化的流氓
苦难成诗

坐进你的目光,心猿意马
突然发现,其实,雪,一直飘在心里
喜欢冬天,是一个多么美的憧憬啊

去远方

坐上火车的刹那,手执票根
竟不知自己要去向何方

车窗外,浅夏碎步走向明媚的五月
裸露的日子,想想,都心痒

风吹麦浪。窝了一冬的康拜因
蹲在田头,预备开怀畅饮

而此刻,在故乡弯弯长长的沮漳河
两只蚂蚁   乘着一叶香樟
甜蜜的旅行

火车一路驰奔。向南?还是向北?

有些地方,尽管遥远
却总在心里
就如你绚烂的模样

曾经,赤脚走过你的青春
那个有点糟糕的夏天,和那个
并不寒冷的冬日,依然历历

多年后啊,如果再次相遇
你我,算是初见,还是重逢?

火车一路驰奔。五月的故乡
潮水般退去
远方,却在惴惴不安中
扑面而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5: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蔡峥嵘的诗
◎蔡峥嵘

找故乡

在卫星图上找故乡
我一般先找到长江
从长江上一个叫燕矶的地方
过渡到对面的巴河镇
再从巴河到巴驿
故乡就快找到了
这是我最熟悉的一条线路
我常沾沾自喜能这么快找到那个寂静的村庄
尽管故乡那么小
我还能看见一个一个的屋顶
绿树翠竹
池塘有的清澈,有的浑浊
像是大地的眼睛
望着浩淼的天空
晒场上堆满了刚收割的芝麻杆和黄豆杆
还有垒成小山一样的稻草
麻雀没有看见,因为它太小了
我看见乡间小道像是一根脐带系在故乡的身上
我把卫星图放得越大
故乡就越模糊
远离故乡的孩子们
听说也常常在卫星图上找故乡
他们说还看见了一条牛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故乡的
走的是哪一条线路
我们的路线一定不同
因为那些渡口和老镇是我童年经常去的地方
也是我们离开故乡的途经

离开

没有伤感的谢幕词
整理书,新发的灰色工作服
新鲜的茶叶,风油精,霍香正气水
这些在今后的日子里
或许能用上
一叠红色的证书
上面写着青春和光荣
优秀青年示范岗、三八红旗手
……
都带走吧
它们曾让我多么荣耀
党章、党代表证也带走吧
除了爱家爱厂,我也爱我的祖国
螺钉和螺帽就留在记忆里
至于机床的噪音最好装进消音器
夏天的厂区
花草树木多么繁茂
叉车在穿梭来往
我在这里坚守了二十七年
之后决然离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5: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鲍秋菊的诗
◎鲍秋菊

小团圆

镜头,没有赖雅
是地板,是毛毯
“她死得很寂寞,就像她活得很寂寞。”

冷淡的另一种背景,以静物的方式呈现
凋零与枯萎也是

她躺下,七天
她长出孤寂,生出千瓣莲花
佛能看见

姐姐与肚皮舞

舞台,灯光
姐姐蜷曲在红纱巾里面
表情只容得下一束光

姐姐的肚皮不断地飞旋
半裸的身姿,缠绕着羞涩
绯红的嘴唇,握不住一滴眼泪

姐姐,今夜我的内衣
挂在你星球家居的阳台上
被雨水冲走了荒凉吧



雨是倾盆大雨
玉是风雪中一块宝玉
玉在雨水中走动
携带上苍的迷

远处升起空荡荡的哭喊
一双呆笨的眼睛
水淋淋的
借一个词语隐秘的活在黑白世界

桃花雪

镜子虚脱,承载不住
桃花雪的一路奔跑
这次,走进红楼
黛玉杏眼逼真,没有葬花
黛玉抚琴,没有唱《葬花吟》

桃花雪伸出纤细的手指轻易找到
另一张脸庞
替断线的泪珠回潇湘馆
只是
黛玉在意不住松软的潇湘馆

一个人的悲伤能下很大的桃花雪
黛玉住在雪中,她吟诗
呼吸风,宠幸雪
她用一朵桃花最真实的完美挡住了,即将
消失在桃林宝玉儿的背影

诗人的眼晴

初春的风,裹着一艘破船
像诗人的眼晴
夹杂着忧郁
关掉世间所有的声音
只听风与船身的故事
命运承载更多的傲慢
波浪翻越无数
船身失去僵绳
孤独与雷声在延继.
一切美好
在风中摇摆

5月3日

朋友,你想说什么?
说她天生愚钝
说她缺失人类的语言
说她出生时,在宫内窒息
或受到产伤
一个不懂克服自闲与反叛的她
专注与停留
障碍世界
像今早的暴雨,厌倦了叙述调
便倾盆而下

补天

雨水倾斜
比眼泪还多
一路奔跑
马不停蹄

天上漏着洞
有埙石
风琴声
我想飞上去
堵洞

星辰之间
无法估量的距离
我身体七分之六
在飞行,七分之一
留在地球

好,补吧
我的舌尖抵达云端高处,垂死之际
补一位叫萨福的人
补一片不会说话的云朵

他说

更多时候,我愿意是一个囚徒
站在良田与石屋之间望风,让脚上的镣铐粘贴的更紧密一些

我不敢对着一块良田翻种,那里住着祖母
我不敢对着方形石屋吹气,那里住着弟弟

每次走过那片旷野,喉头与脚裸都会擦出鲜血。

它们整齐排列,随着天气的冷暖
没有标点符号,越埋越深

我不停地倒下去,又爬起来
在刑场,他递给我一本《忏悔录》
他说它可以救我

分食

与他,你
与另一个他,另一个你
不分雌雄
我们在分食
西红柿,黄瓜
爱喜牌香烟
我们保存着神秘的礼节
满足各自的胃口
这里沒禁忌
我们吃下可吃的一切

一只赶路的乳房

走进放射科
没有乳罩的束缚
乳房以坚挺摇摆的姿态
回归自然
它们先后被一双手托起
平坦地挟在冰冷的铁器上
呈现它们不曾有过的现状
接受电波的辐射与挤压
多少对乳房在这里
重叠,行走,赶路
今天
右边的这一只
它瘪成平板
拉出丟不开的肉身
背负更多重载
接近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节奏紧密
呼吸急促
顺着一切眼睛看见的地方
它温柔地站立
在黑夜里
重新恢复土坡的原形

拥抱

夜幕时,树叶填补空缺
三角形和圆柱体
静止在时空
去见一个
和油画气息相关的人
我们之间
拿走一把步枪
卸掉子弹
一步紧逼一步
扭成锅贴
在时间的定局中
又如光标
以一种关系
在电脑银屏上
科学缓冲

分裂

来一次分裂吧
肉体的,精神的
分裂
与教堂的关系
与旗袍的关系
与人民名义的关系
分裂会产生暴露
只有棺木知道
一切古典的审美
与隐秘的现实
沿着一个死角
开始自虐
颤抖一次
喘息一次

缺失

墓碑上,安放两朵玫瑰
红色,黄色
我的过去
与我的未来
二朵交织在一起
过于鲜明
我习惯恐慌
习惯二度思维
习惯起身
走向塌方
走向高压线

戴着人发,穿着人衣

从13楼望上去,她的头发有驼峰
她的纱裙放出哭音,澎涨的双腿
装满风

“她是真的,她要跳",8楼一个男客大叫
叫声从惊恐到柔软,一只脚像圆规一样划出去
最后
楼层履盖了她
云朵履盖了她

弟弟

没有墓碑,沒有姓名年龄
没有女朋友
你住进方形的小石屋
面向东方
有汉江,鸟巢
油菜花
你在石屋里唱歌
告诉来访的亲人
这里,没有爱情
这里,土壤纯良
阳光充足,野草健壮

春天的风,扣在一个人的心上

矮小,单薄
我与山林站一起
与你,与一棵树
一条藤蔓
一朵野花,在石缝里重叠
更像兄妹,又像情人
我害怕肌肉膨胀
害怕眼神过于专注
害怕空气里扭动虚伪
害怕再次与虚构的风擦肩而过

回家的路上,我不停地清洗血管里的风暴
努力还原圣境山上生长的每一个器官
只有它们,才能把心脏的黑摘掉

一杯毒酒

夜色是一把荒凉的剪刀
与我在低矮的麦田对饮

一些事物掩盖麦田,加重了潮气
一些事物拉长夜色,露出骨头

麦子从机器的躯壳逃亡,
麦穗伸展,远离被风吹起的浓烟

夜色一言不发
它们有石头般的心肠

欢乐如杯中的毒酒
互不触碰,互不欣赏

古典美学

旗袍集中火力
躺进一个女人的身体
清朝格格
上海名媛
一枚香扇
一把油纸伞
一张美人栲
京派与海派
裕德龄,张爱玲,宋美龄
旗袍与她们
无法孤立存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5: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赵琳的诗
◎赵琳

与光同尘

午后老屋。阳光正好。纤尘细小
一路张扬,从脚下蔓延到头顶

谷禾正在抽穗,萤火虫
从傍晚开始聚会。青蛙
是稻田巡逻队成员
从这块田垅跳到那块田垅。被古筝
弹破了的东风陷入惊惶
十面埋伏到了后来
宏大的气势与围猎的铁马金戈
都成了虚拟想像
躲进城市的高楼或演艺厅
观众,一边凝神倾听
一边望断秋水
望不来一乘铁骑

这些扬起的纤尘比较平静
不会逃循。眼前掠过的蝴蝶
飞行姿势很优雅
从容不迫

遭遇一束极强的阳光。穿过
老屋破损窗洞照亮我的面孔
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
把前世今生分成两段。前一段
一路飘着冰糖葫芦叫卖声
后一段,身沉如疴
不再灵巧的手,抓不住
青春鳞片

白月光

一块磨砂玻璃圆镜。
挂在老槐树枝头
一挂,就挂了很多年很多年
照着一茬茬孩子老去。死去。葬进
后山坟地。没有一座
高过白月光

无法左右的生死,原本如此寻常。那些
占了山头失了山头的先人
那些打家劫舍的绿林豪杰。那些
沿着江面飘来荡去的黄梅调
就这么流过去了就流不回来

常常困惑:
一轮平常的月亮,怎么就能
在失了荆州的刘皇叔那儿
唱出流传百世的“空城计”
操着黄梅腔,字正腔圆
唱得满城的白月光
瞬间厚重

流  程

我回到黄梅地界了。高铁太快,
从北京到不南不北的湖北,
七个小时
就完成将流云树木山石
不起眼的小草
数不清的灯光
统称为流程的过程

我没有方向感,除了
认识爱情这两个字
我对流程起点的辨认
停留在十月怀胎初期
哇哇坠地的啼哭

还能想像什么?
无非是有一天身板佝偻
坐在灯下,
面对无法用柔软的棉线
征服冷硬的针孔生闷气
之前,找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找不到的那根缝衣针
在窗帘上喊了我很多声了
我就是听不见

对面阳台传出歌声
一个字一个字砸上玻璃窗
象跳弹,换个角度
砸在心脏外围的护栏上
再转弯,砸碎
明眸皓齿,身轻如燕

刺痛尖锐,
从很深很深的井浮上来
我认出,那些荡漾的水纹
早就定义了什么叫流程

婚姻编年史

这个奇怪的词语,
忽然从词典里冒出来
左边有排列含义,
右边类似漫长的延续
中间,呈现整体日子
用陌生而严肃的眼光
一直看着我

麻雀,在窗外广场树丛绕了无数圈
它们飞行的速度总是快于双腿
钢琴声从更远的楼房里飘出
“献给爱丽丝”
然后呢?当爱如年画淡去色彩
鸡毛蒜皮的战争
爆发时,有没有人
忽然停顿一下

一下,就不难想起与你瞪眼的女人
曾经把最靓丽的一段编年史
从珍藏的日记中撕下
交给了你。后面的隆重与慎重
不过是确定一只小羊
走进一个围栏,圈牢
一瞬间的浪漫,一辈子的辛劳
绝不后悔

把一部编年史放进婚姻很短
把一辈子放进编年史很长
长到一闭上双眼
就滚落泪珠,落进
深幽的时光

小情歌

兄弟,到了深圳,
你就把自己当成一架机器吧
除了将吃饭睡觉当成加油站
你就别妄想唱小情歌了

兄弟,到了深圳,
你就将一口乡音
改成普通话吧
方言只限于老乡侃大山
你就别指望,
有哪一首小情歌
能够渗进原汁原味的湖北腔了

这座移民城市,太阳都比
别的地方升起得更早
你一不留神
只能将小情歌唱给自己听了
那些同样的移民,很多已经购房购物
用时尚包裹自己
拒不承认曾祖父祖父的坟
正守着满山坡枯草

兄弟,
你厌倦日复一日蒙着眼睛的推磨
可到了深圳,你就不是你了
你走在高楼大厦林立的大街上
你的起点和身高都是反比
你只能住在工业园区简陋的公寓里
唱着小情歌,盼望着
同样操着乡音的女孩
从累积的感动中,正眼
看一下你

兄弟,到了深圳,
就别总是拿浪漫当饭吃
它填不饱你的肚子。小情歌
其实是一只伪装过的狮子
惹怒了它,便立刻撕碎
你的五脏六腑
不死
也脱一层皮

破晓

我理解的破晓,是深蓝到暗的天幕
忽然划过一粒粒火星

忽略那些让我们揪心,怀疑
随时可能坠落的星星吧。屏住呼吸
等待。并在等待中
完成最初的许愿
最后的祈祷

就象长时间在暗夜行走,习以为常
一具又一具虚无的面具。没有是非感
不存在荣辱

将现未现。扫净天空灰尘的扫帚
从我的大脑空间扫进更大的空间
星星即将被抢劫

忘却揭开就感觉危机的面具。一脸肃穆
盼望着,盼望着来自天国的侠客
打败强大的黑夜
托起晨阳


解剖

无数风景背后,坟茔冰冷。
接近日光的位置
一群穿着黑色长袍的人
正在窃窃私语。我的眼睛
即将失去温度

空洞。湿滑。浆糊似的浓稠拽着
软弱抗拒下坠。骨缝与骨缝之间
藏着锋利的解剖刀
解剖失去肉质的骨骼,也解剖
血肉丰满活着的人

与其他人的肉体凡身,
置放在刺目阳光下
细小的灰尘起起落落

那些承担着解剖任务的人,一身皆黑
戴黑色口罩,黑色眼镜
解剖刀是黑色的
解剖台是黑色的
就连在阳光滴落的汗珠
也是黑色的。
对于我们这些在尘世滚打的活物
黑色,是最好的掩饰肮脏的颜色

我羞愧。
尘世满无休止欲望的头颅低垂
一切装饰性的衣物鞋帽
在眼睛尚未被解剖之前都被剥离
我看见了自己,像
一部绝版大片。
我在大片中寻找着自己
觉得任何一个角色都可能是我
也可能不是我

从一开始,我就不属于任何一个角色
我盼望的那些光环
都出现在离奇的怪梦里
英雄。豪杰。侠客。武林高手
尖锐的割裂与穿透
在黑衣人的意识里,只不过
是一次例行公事。这群人,每天
都骑着哑默的乌鸦上岗
那身黑得惊心的衣服
就是上岗证

叫不出黑衣人的名字。只知道
终有一天,我将被解剖
不是用刀
就是用火

悬崖

上辈子,我是那株死于战乱的牡丹。
白长了
雍容华贵的脸蛋

年方二八,恋上栽花的花郞。腰身
在灵巧的手心抚慰中婀娜
樱桃小嘴轻启于降露清晨
收集的日光,与我如火的热情
不经意点燃西天晚霞
我在西安,他去咸阳,短暂的分离
他被媒妁之言绑在礼教的刑具上
相思落空,花容失色
我开得无精打采

宿命。红尘滚滚。我以为
元宵灯会的四目相望
是有缘无份的邂逅
我以为
那年的清明,生者与死者相聚
已经预言了我们的断肠

悬崖竖起,忽现深壑。掀起一场战乱
躲不过虎狼的刀剑。有个女子
在山坡被逼悬梁。一朵牡丹
在坡上被拦腰斩断

我再未开过,埋在
地下的根须,做起
季季惊悸的噩梦:坠落悬崖
一直坠不到底……

凝望

夜晚很普通。
刚收起一场小雨之后的光亮
又让另一种光粉墨登场
我站在街边候车
等着归巢的倦鸟

风扬起。花瓣洒下来,烟尘洒下来
我的时针停留在一片灰暗中
很宽,很厚,深不可测

目光停留在一颗孤星上。
星星很远,视线很近
但我还是看见了它
如同那年的一场重感冒
我吞下一片药片
眼前就亮起一粒星光

就这样凝望着这颗孤星。仿佛
那片药片,将我旧日的病
带上了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5: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煮雨的诗
◎时间煮雨

等一只断线的纸鸢

地平线在黎明到来之时
弯月突然断裂
朦胧中
淡淡的鱼鳞云
偷看含满泪珠的花开
火红的太阳露出了笑脸
云在飘移

风似乎等不到你的到来
便吹过了沙滩
一抹早霞放射出
玫瑰色的光芒
静悄悄地开
又静悄悄的衰败

太阳憋红了脸
天空看不见一丝色彩
放风筝的人走了
有人原地仰望
可怜的
那一只
断线的纸鸢

飞呀飞

昨夜的一场雨

昨夜的一场雨
醉了春风
是否也醉了你
天空嫣然一笑
柳条不停的舒展腰肢
焦急的花蕾似乎
想招惹
蜂儿蝶儿的注意


你有理由含笑不语
一瞬间
我的心事欲滴
可是因为雨中的景物
改变了你生活的路径
灿烂离开你的
是放不下的雨季
偶尔出现鸟啼的荒涎

走在寂寞的旷野
虽然没有看到
彩虹短暂的绚丽
诱人的表面
依然在驱赶草地的牛羊
呼吸与奔跑
总是和潮湿的土泥一起
联想
远处传来的蛙声
塞满了季节的谜语
某一天
像细菌一样活着

麦香

春天
一株桃树从泥土里
喊出你的名字
金黄色便在五月的故乡
一望无涯
麦浪翻滚
这热情真的能够
燃烧沙漠

草帽下裂开一排洁白的牙
花毛巾
盛放他们太多的希望
本想饮一壶茶
一塌胡涂的季节
乐与与生命纠缠
爬上云的背脊
有谁能阻止下一场花开
偶尔回头看看岸边
村西有戏台
墙角有花朵
摇摆的水鸭
划开了芳草碧连天的风景
梁祝的故事
嗅着另一股淡淡的清香
那是麦香姑娘的叮嘱

一列火车呼啸冲过麦地
一路往南
此刻阳光正午
风寄来了黑蝴蝶
麦香抬头看天
一只布谷惊空啼叫
我巳回到故乡
两行铁轨铺满了麦香
花毛巾上的草帽活着   
麦香就活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5: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帅的诗
◎徐帅

行走“黄冈仁家”(组诗)

圣泉寺

芒种的阳光,照进古老寺院
清新拂过面颊,幸福流入心底
日子这样靓丽。谁举一盏荷灯
朝着光明和美丽的方向
灿烂奔跑

悠远的历史长河,那些痕迹覆盖了光阴
带上心灵谱写的歌曲,让传统文化薪火传承
千年圣泉寺,记载了多少年轮风雨
纪念了牛车河畔的红色变迁
也展望了未来的方向
那些菩萨,是一种吉祥
更是文化的经年钟声
在这里,所有的人生画卷
皆为文明的张扬, 徐徐打开
 
在“黄冈仁家”行走

关于仁家冲的故事很多
记忆,来源于脑海里的只言片语
走过闹市的人,无法拒绝乡野宁静

那一片片绿,该是怎样的壮美
与那些茶花树相望
把一片蓝天揽入怀里
宽广、宁静、澄澈,或者让太阳
撒下时间的微光,祥和、温软
轻盈地侵染我的灵魂
愉快的心情诠释了农耕的幸福
偶尔,鸟啼打破宁静
我在四隅的云霞里,微醉

阳光透过枝桠,空气里裹挟着清香
筛除了尘嚣嘈杂,只剩下清静
风吹起,谁在唱歌,时断时续
连觅食的鸟也停下脚步
看着这一幅明净的园林 愣神
然后,溶入在这美妙绝伦的恬静里

方氏宗祠

以掌心湾为背景
生活和景观,逐一镌刻进目光
醉了广场一角的眺望

戏台前,乡亲们把沧桑写进剧目里
把微笑留在屋檐下
让一切苦难都变得美好
那些运动或者静止的画面
由一只石狮,庄重演绎

这是染透乡间的日子
仁家冲人的幸福,如花一朵朵开放
从他们仰望的目光里
能读出耕读人家的意蕴
读出天蓝树绿的希冀

在农家饮酒

一桌农家菜,串起乡村的前世今生
日子被我们的目光放大或浓缩
可以寻到历史的痕迹
尽管模糊,却带着岁月的记忆
如同一位老人缄默不语

历史人文在这里有机呈现
古老质朴的清丽和现代的七彩霓虹
交辉成某种印象
把文化的芬芳在我们生活中
飘逸成甘甜

在农家饮酒,我可以
触摸到厚重深沉的文化根底
在感受历史、传统和古典的优美以后
顿悟诗意的栖居
以及生命之外的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5: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贺露的诗
◎贺露

采桑葚

显然,这里的桑葚树
跟四叔门前的那颗截然不同
卑微的身躯低垂
一伸手就能喂饱四月

而记忆中的诱惑总挂在高高的枝头
四叔喜欢乖孩子
偶尔奖赏一把桑葚果
欢天喜地的梦
全都染成了紫红色

唾手可得  应该是
儿时最真实的梦想吧
桑葚林里
我把漂泊四十年的味蕾敞开
没有找到 香 甜

莲的心事

农庄满园的绿以及鸟鸣,很轻
而云朵沉重

你一说去采莲子,雨就落了下来
满池莲香,瞬间
被温柔一点一点击中

那些红的白的心事,不再设防
任凭,几尾红鲤
猜来猜去

留不住的春天

手执一朵桃花
我饮酒 唱歌 吟故作高深的诗
装着一副很不羁的样子

春风,就在那里
不徐不疾
杜鹃花,就在那里
开在必经的路旁

一个季节的密码,谁也无法操控
我宁愿忽略细节

窗外
鸟鸣已经被繁茂的枝叶覆盖
我正对着镜子,偷偷
拔去鬓角的第一根白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5: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肖英俊的诗
◎肖英俊

致巡堤者

竹篙 电筒 胶鞋
全副武装,
每一步都须踏实
步步为营,仿佛探雷

这江水,自古桀骜,湍急
暗藏凶险,胜人心

月上东山,水流浑黄
手电筒点亮堤坝
脚步扰动草间蚊蝇

担心长久浸泡,冲涮
堤身变软
如同爱人的轻抚总让你颤栗

还有蚁穴,会为久困的江水泄愤
冲毁家园,梦想

你抛妻别子,上堤
顶烈日炙烤
忍蚊虫叮咬
昼夜不歇
凭火眼金睛
探究蛛丝马迹

霜冷心河

面色忧戚,霜风阵阵
匆匆的脚步
丈量不出医院的这条小径
如同人生
无法丈量光阴

中风的父亲
熬过酷暑
却倒在寒冬中
冰冷的管线传递着
游丝般的气息

脑梗,房颤
医生吐出的每个词语
都是致命的击打

窗外,严霜覆地
松针耷拉着脑袋
病床前
我顿失一切主意

让天空替我们流泪

七七,父亲的坟茔瘦了
宛若圆满后的内敛
菟丝子爬上坟头,
捎来生气
暗示他已适应了新生活

姑妈们哭声渐稀
母亲缩在女儿身后
紧紧挽着她的胳膊
父亲走后,她成了家中最胆怯的人

祖坟山上
偷食过供品的鸟儿
一直都在陪伴这个新邻居
叽叽喳喳的叫声
驱除孤独

我跪在坟前
想用纸钱燃尽往事
但干涸的眼泪封不住记忆

上苍悲悯,适时
洒下哀凄
让整个坟山布满泪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5: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黄药师的诗
◎黄药师

车流中的小狗

它在路中心
随时会撕成碎片
它很小,白白的一个
多么让人无奈
在车辆的穿行中
像一个白色伤口
我的伤口比它大一些
我的和它的,都在车流中闪烁

空纸盒

发现它,在一个角落
身上落满灰尘
未打开之前
我心里曾有过一些期许
打开之后,并没有过多失落
我知道,它逃不过纸糊的命运

它似乎搁置很久
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和标签
不想去猜它以前装过什么
现在,我只想把它扔了
拆解的时候,看见它身上深深的折痕
我不禁摸了摸
自己隐隐作痛的腰身


叶学知的诗
◎叶学知

多么美妙

三月刚刚转过身
谷雨还在赶来的路上
布谷鸟便迫不及待
声声  催唤

耕牛哞叫着
唤醒沉睡的大地
鸟儿们快乐地翻找
被吵醒的虫子

蝴蝶在鲜花耳畔
窃窃私语
风讲了个笑话
田野笑得直不起腰

夜雨轻轻敲窗

万物生长的声音
多么美妙

萤火虫

有关萤火虫的记忆
和母亲 紧紧相联

那些发光的精灵
点亮过小山村的夜
母亲的蒲扇把它们
一个个  赶进
童年的梦里
不知何时
花开花落的田野里
渐渐消失了它们的身影
而我  已在天涯

这个不惑的深夏
偶尔  仰望
城市夜空中
寥落的星子  想起
竹床上的夏夜
母亲 曾用蒲扇
摇出 满 天 流 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5: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天国的诗
◎周天国

草木之下

草木之下
有一些看不见的温暖
埋着的金子
让枝叶格外长得春天

都是鸟
把光从沉睡之处唤醒
声音纯粹
只为唤醒而清脆
整个坊城
仿佛一只敏感的耳朵
都将渐渐充满回音

草木在院子里
渐渐长大,一旦它们
用出墙的名义突围
时光便开始荒凉

那些金子啊!
只能飞翔翅膀
被草木埋葬

河里有人

一到夏季
就有人溺死
竹席裹不着被拖鞋丟下的脚
这些少年多像
河滩上的草,茂盛出荒凉

所以,母亲揪起我的耳朵
从金水河里拎起
我赤裸裸的飞翔
看我跪在搓衣板上着陆,反而
拿起针线做衣裳

我知道有几个母亲
望着山岗,把自己的魂
漂泊出月光的苍白
汇成河流,枕着草滩
终日泪流

母亲对我说:
那些河里的鬼
都要找替生,他们
不想做孤魂,水里太阴冷


陈三平的诗
◎陈三平

问路

瞎眼先生 正襟危坐   
在市井的路口
手捻胡须  为行人
指点迷津

问路者  有人
面目凝重诚惶诚恐
忧郁而去  有人
满面灰尘烟火色
精神亢奋  鸟一样
张开双臂做飞翔状
放开喉咙大声驱赶
寂寞的空气

我躲在前人的脚窝里
向父亲一样的农民
借火吸烟
在宿命里把盏
问黄昏   幸与不幸
跌落酒杯   远方
在布鞋底端  奔波成
儿女的风景

乡村吹来的风

风从乡村吹来
吹开久远的往事
一双粘满泥巴的小手
从蝉鸣中取回
童年的夏天

阳光热毒的箭矢
直插血液   无法躲避
只有父亲的树荫  才能
捕捉几声麻雀的叽喳
打落瓜果馋人的芳香

牛绳小路拴不住云影
柴门前喘息的老牛
嚼不烂岁月的艰辛
沉默寡言的莲荷
在池塘布置暗香

田间劳作的父老乡亲
把汗珠开成花朵
在淳朴的乡风中扬粉
让庄稼在梦中说出
力度的动词丰盈饱满

玩泥巴的小手  抓不住
乡风的辫子   翠绿的藤蔓
爬上邻居的土墙
随乡愁垂下的不是葫芦
是乡场上五百瓦的灯泡

留不住的春天

季节经过一连串悸动
日子便踉踉跄跄穿过
青黄不接的村庄
记忆的碎片三三两两

把心事说给黄昏的残阳
有迷漫麦肤粑气息的炊烟
幻化出向灶堂添柴禾的母亲
撩起满是灰尘的衣襟
擦拭眼角浑浊的泪花

小窗半掩  绿苔未老
千里云月  千里惦念
沿飘浮蛙鸣的小溪
潺潺流远   诉不完
残花逝水的哀怨

青葱的手指拽不住
渐行渐远的春
梦里泣血的布谷
叫来踩痛乡路的脚步
漫过灌浆的麦田
浸湿我枯瘦的诗行
任凭我把瘦笔敲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