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返回列表
查看: 1198|回复: 3

[处理中] 翁德雄法官 有权就任性,办人情案办关系案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南
精华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投诉爆料
联系人: 保护信息
身份证号: 无权查看
补充信息: 隐藏内容
联系电话: 保护信息
洪湖市大同湖法庭翁德雄法官
有权就任性,办人情案办关系案
我的外甥杨恒最近非常苦恼,他夫妻俩莫名其妙地先后成了被告,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洪湖法院裁定冻结了近百万的资产,资金链破裂,不仅生意做不成,公司信誉受到巨大的负面影响不说,三份共计价值600余万的合同不得不终止执行,还被客户到处追款索赔,损失巨大。银行的房贷、车贷无法及时还款,甚至夫妻俩还差一点反目成仇。并且,杨恒及他的代理律师在了解咨询案情和应诉上诉的过程中,还遭遇了完全不公正的待遇,他的思想包袱非常沉重。经过我的仔细了解,发现这些问题的根源完全在于洪湖市大同湖法庭的翁德雄法官颠倒黑白、捏造事实、枉法裁判。
湖南也好,湖北也罢,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特别是我无意中发现的《东湖社区—民生热线》有着风清气正、为民做主的良好政治生态环境。今天我就借着这个平台向广大民众还原一下事情的起因经过,请大家来评评理。
一、案件基本情况
    由:民间借贷纠纷
    号:(2017)鄂1083民初第819
受理法院:湖北省洪湖市人民法院(大同湖法庭)
主审法官:翁德雄庭长
基本案情:
    湖南省长沙市人詹红军(原告)于2017713日在湖北省洪湖市人民法院大同湖法庭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杨恒“退还投资本金45万元及利息”“偿还借款本金50万元及利息”“承担诉讼费用”“承担诉讼财产保全费用”。詹红军于2017725日又以其诉求债务为被告杨恒夫妻共同债务为由向洪湖市人民法院申请追加被告杨恒之妻周婉丽为被告。洪湖市人民法院遂于2017727日作出(2017)鄂1083民初81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一、将被申请人杨恒、周婉丽价值950000元的财产予以冻结、查封、扣押,或采取其他措施予以保全;二、将担保人赵睿妍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北路三段1200号北辰三角洲奥城E561905、房权证号为714205677的房屋所有权查封,查封期限为两年。本裁定立即执行。”被告杨恒于20178月中旬欲通过其银行账户向合作方汇款时才发现其账户被洪湖市人民法院冻结,后又发现妻子周婉丽的账户也被同一法院查封,几经辗转查询才得知其涉诉情况。此后被告杨恒委托律师作为代理人2017817日至湖北省洪湖市人民法院了解案情才拿到本应于2017728日前收到的应诉材料。被告杨恒及代理人在看过原告詹红军的诉讼材料及洪湖市人民法院作出的相关材料后发现本案存在大量不合常规甚至严重违反民事诉讼法的问题,随即在答辩期内向洪湖市人民法院提出了《管辖异议书(杨恒)》《复议申请书》《管辖异议书(周婉丽)》《延期开庭申请书》。洪湖市人民法院于2017823日作出(2017)鄂1083民初819号之二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被告杨恒提出的管辖权异议,又于2017831日作出(2017)鄂1083民初819号之三民事裁定书以及(2017)鄂1083民初819号之四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被告周婉丽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以及被告杨恒、周婉丽对财产保全裁定的复议申请。现被告杨恒不服上述驳回管辖权异议裁定于2017830日向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被告周婉丽同样不服上述驳回管辖权异议裁定于201797日向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案件程序异常情况
(一)不同寻常的案件受理
①案由问题
本案案由应当为公司股东出资纠纷
首先,本案原告詹红军起诉的事实理由第一部分和其提交的所有证据均表明本案为公司股东出资纠纷,同时原告詹红军的第一项诉讼请求也明确请求“判令被告退还投资本金45万元及利息。”
其次,原告詹红军所称的借款事实不仅明显缺乏证据证明更加不符合常理。原告詹红军提供的银行流水显示与被告杨恒账户间款项流动只集中发生在201312月,不算原告詹红军入股三鑫理财公司的45万元投资款还有近50万元的银行流水记录,但詹红军却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自201312月至今将近四年来向杨恒主张过债权的证据,如此违反常理不得不令人生疑。同时根据原告詹红军提供的银行流水显示詹红军所称将近50万元借款的转账记录也表明这些流水并非依照民间借贷交易习惯甚至常理发生的,例如詹红军提供的民生银行个人账户对账单中201329日与杨恒账户的转账流水显示:第一笔是在当日00:02:54转账50000元;第二笔在当日00:38:18转账50000元;第三笔在当日14:07:59转账22000元;第四笔在当日23:36:40转账6000元。依照一般正常自然人之间关于民间借贷的生活常识和交易习惯实在很难理解上述这种转账行为,一天之内从凌晨开始借钱借直到深夜?凌晨借了10万元不够下午再借22000元,半夜了竟然还要借6000元?
再次,公司股东出资纠纷与民间借贷纠纷明显属于两种毫无关联的法律事实和民事法律关系,洪湖市人民法院却混同为一个案件处理,明显违反了法律程序及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根据洪湖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鄂1083民初819号之三民事裁定书中驳回被告周婉丽提出的管辖权异议理由:“经审查,本院认为,本案是由两个法律事实、两个法律关系形成的一个诉讼,即民间借贷纠纷和合伙协议纠纷。因民间借贷纠纷合同履行地在洪湖市,本院对民间借贷纠纷享有管辖权,故本院对全案依法享有管辖权。”意味着该院自己修改、制定、实施了“洪湖市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增加了一个“组合诉讼立案程序任何不相关的两个甚至多个法律事实和法律关系只要原告任意选定其中一个主体作为被告就能把两个甚至更多的案件串联到一起作为一个案件来立案处理!洪湖市人民法院的此种处理方式不仅导致了案件事实的混淆不清更严重侵害了被告周婉丽的诉讼权益,将原告詹红军与三鑫理财公司间的股东出资纠纷转嫁给了被告周婉丽,明显扩大了夫妻共同债务的范围。如果此种立案方式可行,必将引发大量的滥诉甚至虚假诉讼,从根本上违反了我国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中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界定。
②管辖权问题
第一、本案涉及三鑫理财公司股东出资协议的履行地为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
原告詹红军协议约定投资入股的三鑫理财公司住所地位于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其提交的证据《收据》也是三鑫理财公司盖章出具的,如依据合同履行地管辖原则确定案件管辖权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法院。
第二、原告詹红军单方所称民间借贷关系合同履行地为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及湖南省长沙市
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属于实践性合同及单务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根据借贷行为的交易习惯,假如被告杨恒作为货币接收方(“借款人”),则被告杨恒收款账户的开户行应当作为合同履行地。根据原告詹红军提供其开户行中国民生银行长沙河西先导区支行的个人账户对账单显示,詹红军所称借款款项均系转账至杨恒账户,杨恒开户行位于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则合同履行地应为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
第三、洪湖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鄂1083民初819号之二民事裁定书适用法律错误
洪湖市人民法院曲解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洪湖市人民法院在(2017)鄂1083民初819号之二民事裁定书中驳回上诉人管辖权异议理由为:“本院认为,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对合同履行地没有约定,接收货币一方的原告经常居住地在洪湖市,因此,本院对本案依法享有管辖权。”
首先,本案能够确定合同履行地为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
其次、争议标的只是指的标的的种类属性而非发生争议时的时间点,不能曲解为发生争议时只要原告主张其为争议标的为货币的债权人就能在发生争议时的原告经常居住地提起诉讼。同时本案原告詹红军户籍所在地为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桐荫里463501号,其开户行中国民生银行长沙河西先导区支行也位于长沙市岳麓区,其证明“经常居住地”在洪湖市的证据只有其任职执行董事具有明显利害关系的单位出具的《工作居住证明》,根本不具有证据的客观性,不能作为案件认定事实依据。
第三,借款人接受款项是自然人借款合同是否实际履行的依据,同时如果扩大款项接收人的认定范围则会产生实体法和程序法的矛盾冲突,否定了自然人间借款合同的单务合同性质。
第四,起诉不代表胜诉,如果案件实体事实审理前即认定了原告詹红军是争议款项的接受方则无异于洪湖市人民法院在开庭审理案件事实和作出判决前就直接认定了被告杨恒、周婉丽具有给付义务,无异于未审先判。
最后、本案被告杨恒、周婉丽经常居住地为长沙市雨花区,户籍所在地为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综上,从更好查明本案事实,方便当事人收集证据等角度考虑,本案应当移送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法院或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处理。
(二)洪湖市人民法院怠于履行通知义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保障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享有的起诉权利。对符合本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起诉,必须受理。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作出裁定书,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内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被告应当在收到之日起十五日内提出答辩状。”
本案原告向洪湖市人民法院提交起诉材料的日期为2017713日,则洪湖市人民法院依法最迟应于2017720日前立案并通知当事人,包括本案被告杨恒,洪湖市人民法院依法最迟应于2017725日前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杨恒,但是被告杨恒却是在20178月中旬欲通过其银行账户向合作方汇款时才发现其账户被洪湖市人民法院冻结,后又发现妻子周婉丽的账户也被同一法院查封,几经辗转查询才得知其涉诉情况。此后被告杨恒委托律师作为代理人2017817日至湖北省洪湖市人民法院了解案情才拿到本应于2017728日前收到的应诉材料。同时反常的是被告周婉丽被原告詹红军2017725日申请追加为被告,洪湖市人民法院却是于2017815日才对其做出《应诉通知书》,却早在2017727日作出的(2017)鄂1083民初819号财产保全民事裁定书中裁定将周婉丽“价值950000元的财产予以冻结、查封、扣押,或采取其他措施予以保全。”
(三)偏向性的财产保全
①未审核担保人财产
本案财产保全申请人(原告)詹红军及担保人赵睿妍提供的担保财产存在严重的权利瑕疵,被告杨恒、周婉丽难以对该诉中财产保全产生的损害获得赔偿保障,背离了该程序的立法本意。根据长沙市不动产登记中心2017818日出具的《不动产情况登记表》显示,担保人赵睿妍提供的产权证号714205677的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湘江北路三段1200号北辰三角洲奥城E561905号房早已抵押给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行。洪湖市人民法院在作出财产保全民事裁定时未先行核实财产保全申请人(原告)詹红军及担保人赵睿妍所提供担保财产的真实性和财产权利情况,裁定程序违法违规。
②裁定书问题
洪湖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鄂1083民初819号财产保全民事裁定书未加盖“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公章,不符合法院程序规定,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审判人员对于本案办理过程中工作态度不够严谨的问题。
③单方面查封冻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三条第一款规定:“财产保全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或者法律规定的其他方法。人民法院保全财产后,应当立即通知被保全财产的人。”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六十四条规定:“对申请保全人或者他人提供的担保财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办理查封、扣押、冻结等手续。”
洪湖市人民法院在执行上述裁定时未对担保人赵睿妍提供的担保财产予以查封,反而只对被告杨恒、周婉丽的名下财产进行查封,明显存在违反法律程序的偏向性执行行为,违反了法院的中立性,严重损害了被告的合法权益。对于诉讼财产保全程序中被申请人的法定救济途径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的“当事人对保全或者先予执行的裁定不服的,可以申请复议一次。”洪湖市人民法院在2017831日作出的(2017)鄂1083民初819号之四民事裁定书则最终破灭了被告杨恒、周婉丽对于洪湖市人民法院能公正审理本案的最后一丝希望!在该裁定书驳回作为复议申请人的杨恒、周婉丽的复议请求理由中洪湖市人民法院认为:“关于财产保全裁定执行过程中未对担保人赵睿妍所提供的担保财产予以查封的问题,是财产保全实施范畴,不属于复议范围。”该裁定理由不顾法官的案件责任制,人为的把洪湖市人民法院对案件的处理审理行为割裂开来,妄图撇开关系,好像洪湖市人民法院的审判庭与执行庭是两家单位一样,该裁定同时彻底剥夺了杨恒、周婉丽的合法维权途径,不仅违反了国家倡导的诉讼解决矛盾化解纠纷的法治政策,更是要生生把当事人逼成访民!
④周婉丽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不应查封周婉丽的个人财产
根据本案事实及原告詹红军提供证据,可知本案为公司股东出资纠纷,相关款项未用于杨恒与周婉丽的夫妻共同生活,周婉丽对此毫不知情,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周婉丽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法院不应查封周婉丽的个人财产。
⑤本案已过诉讼时效
即便洪湖市人民法院认为本案案由为民间借贷纠纷,但是原告詹红军的主张不仅没有事实根据,同时也从未提供向被告杨恒主张过所谓债权的任何证据,自201312月至今早已过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诉讼时效,洪湖市人民法院此时还作出裁定查封被告的财产明显不合情理。
综上,洪湖市人民法院对于(2017)鄂1083民初第819号詹红军诉杨恒、周婉丽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审理程序已出现多种问题。
三、翁法官办案态度异常
翁法官对待原被告的态度判若两人,显失公平公正。被告有事实依据作证、有法律依据为凭的建议不予理睬、采纳,甚至其态度相当粗暴,而原告说什么就是什么。翁法官的这种行为不得不让人怀疑他与原告之间存在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
1、杨恒的代理律师向翁德雄法官沟通案情,反映意见,提醒翁法官原告及担保人提供的担保财产存在有严重的权利瑕疵,翁法官怒斥杨恒的代理律师“这个事与我无关,你去问执行局”。人为地将洪湖市人民法院的处理审理行为割裂开来,好似洪湖市人民法院的审判庭和执行局是两家单位一样。杨恒的代理律师并没有恶意和其他态度不端,而翁法官却十分激动,使人深刻体会到了翁法官的官威之盛,明白了什么叫做“事难办、门难进、话难听”。
2、在对案情的咨询了解过程中,杨恒及代理律师多次去大同湖法庭拜访翁法官,他的态度非常冷淡,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和被告方见面,仅在817日接了一下被告方的电话,其态度也十分让人心寒。被告方依据实际情况依法依规向他提出了许多合情合法的建议,翁法官却置若罔闻,没有一丝的采纳,而原告无中生有,说是民间借贷纠纷就是民间借贷纠纷,其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这就是传说中典型的办人情案、关系案,杨恒他清楚地感知到他在这其中受到了明显不公的区别对待。翁法官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敢于这样胆大妄为,捏造事实,颠倒黑白,枉法裁判?翁法官的这种行为,让人不得不怀疑翁法官与原告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同学、朋友、亲戚,还是人情、金钱关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求公正!祈盼公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如此敢作敢为,为何不能正视舆情呢?千万不要执法负法,易伤民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南
精华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答复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