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1526|回复: 20

[文苑春秋] 古当阳城究竟在荆门哪里?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6
QQ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勋明 于 2019-2-15 08:35 编辑

                           古当阳城究在荆门哪里?
                                     李勋明

    关于古当阳位置变迁,史料记载颇多,疑点也多,众说纷纭,几十年来有学者不断发表考证文章,可惜没有形成共识。下面归纳部分学者的相关文章,略述己见:
    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幅载当阳县治在荆门市南团林镇一带,三国吴当阳县治移至今荆门市漳河镇至周集一带,在晋至南朝齐之间又西徙一次。
    武汉大学历史系教授石泉先生认为汉魏六朝时的当阳在今宜城西的七里岗和朱市西南。但是历史学者黄红军认为石泉先生所说的宜城西小小的七里岗与长坂之名不符,只有从掇刀石到十里铺这条百里长岗,才足以当“长阪”之名。黄红军认为历史上的“长阪”位于今荆门南掇刀至十里铺的百里长岗上,这条长岗在春秋时称为阪高,自古为洛阳到江陵的通道,古当阳在团林铺西北一带。
    原荆门市文物局局长李云清先生于1991年在《江汉考古》杂志第四期撰文《长坂坡战场地理位置初探》,认为汉当阳城,一是在荆门市区南双泉村,遗址上发现数口水井及多处汉墓,面积8平方公里,时间在西汉时期。二是在袁集,当地称阴界城,面积4平方公里,为东汉至西晋时期遗址。他认为双泉遗址为早期当阳故址,袁集遗址为东汉末期当阳县址。
    荆门市社科联李柏武先生在2008年《沙洋师范学报》第4期发表《长阪古战场遗址考辨》中与李云清先生观点一致,认为汉当阳所在地位于城南双泉和袁集,长坂在今掇刀一带。当阳县治“初治东城”再迁“故城”,从汉代到明初一千多年间经过多次迁徙,才立于今天的玉阳镇。
    宜昌袁瑾、袁在平先生2011年在《三峡论坛(三峡文学·理论版)》发表《长坂之战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否定了李云清、李柏武的当阳和长坂位置,认为当阳城始于荆门城南虎牙关,长坂之战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育溪至脚东的汉襄阳大道上。汉当阳,初治东城,后治则在沮漳平原上。
    武汉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王琢玺先生于2016年在《历史地理》杂志《汉晋当阳小考》一文中分析了李云清、袁在平、李柏武等人的当阳说之后,根据北京大学藏水陆里程简记,有当阳至销、鄢、江陵的里至,“销到当阳乡93里,当阳乡到江陵123里,合计216秦里,1秦里为415.8米,216秦里合今约90公里。考证秦汉销县在今荆门市北子陵岗遗址,今子陵岗遗址距荆州城即为90公里。按比例核算秦当阳乡,当阳在今子陵岗遗址南38.6公里处或荆州城北51.5公里,此处即今为岳飞城遗址。初步推断,秦汉至东晋安帝隆安五年(公元401年)之当阳县即在今岳飞城遗址。   
    本市青年学者刘甫先生2016年发表在《历史地理》第三十三辑上的《“长坂”新探》一文,综合各方观点,倾向于“当阳淯溪说”。对于古当阳,尤其是秦及西汉当阳的地望,他赞同王琢玺先生通过对北大藏水陆秦简及湘西里耶秦简中所载“当阳乡”至“鄢”、“销”、“江陵”等各地间的里程换算,将西汉当阳定位于荆门岳飞城一带。湖北省社科院楚文化研究所尹红兵先生一行对岳飞城一带实地踏勘,在该遗址俯拾皆是汉代陶、瓦等残片,尹先生等认为岳飞城当为一处颇具规模的汉代大型聚落而非宋代遗址。刘甫先生也曾多次赴岳飞城考察,所见情况与尹先生同。刘甫先生另查阅到1987年荆沙铁路考古队所发布的考古调查报告称,“白庙山墓地位于荆门市岳飞城的西面,共发掘秦汉墓54座……这批墓葬的年代约为秦至汉初”。岳飞城遗址周边发现如此庞大的秦汉墓群,无疑为王琢玺先生观点增添了又一力证。
     综合史料及各位方家的当阳宜城说、团林说、双泉说、袁集说、任家垄说、莲花堰说、育溪脚东说、沮漳三角洲说、万城说、荆台说、岳飞城说,笔者认为秦当阳始于石牌古城,西汉当阳位于荆门至岳飞城一线,东汉至晋西徙至漳水东岸一线,唐以后移至今当阳地。任家垄和沮漳三角洲地望最符合王粲《登楼赋》“挟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的地理环境。
    关于古当阳始于岳飞城,笔者认同王琢玺先生的观点,但是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封建社会,城镇一般都选址在两河交汇或临水处。当阳,顾名思义,其城应建在“当水”之阳,然而在荆门境内没有称“当”的河流或者湖泊,岳飞城似乎不具备水之阳的地理条件。唯一有说服力的是岳飞城该地地处荆山南古纪郢北,汉水与沮漳距离最近的十字线上,实测汉水至沮漳河直线距离只有59公里,而岳飞城遗址在古纪郢北汉水与沮漳间的军事战略位置和物流位置都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查《荆门直隶州志·沿革·当阳》,“汉时当阳并荆门地,古城在今州治东,”“其治皆在荆台乡地”,似乎古当阳又曾经在今钟祥石牌荆台城。州志还有多处编县、荆台、昭丘与当阳相互矛盾的记载,令人费解。石牌古城史称荆台城、兰水城,“本编县之兰口聚,东汉初下江兵曾据此”。但是荆门几部州志均未提及“兰水城”。该古城呈半岛伸入汉水数里,在古代东、南、北三方均为湖泊,正当阳地,堪称鱼米富庶之乡,或许“当阳”名由此而来,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英布封当阳君或在此地。
    袁在平先生认为虎牙关为汉当阳的观点有待商榷,一是虎牙关地势太高,地基皆石又无水,不利于建城,地面也没发现城址文化堆积层。
    笔者认为与其说汉当阳在虎牙关,倒不如推定在现荆门老城区。荆门老城区独占荆襄古道咽喉,地处荆山之阳,竹陂河之阳,且两河交汇,二泉涌注,土地肥沃,藏风聚气,宜人居,宜农耕,周边百里无此优越的关隘阻守之地。古城地理环境也更符合《三国演义》中描述的汉当阳长坂之战。城北城南均有长岗,高店至月亮湖岗岭长达十余里,亦符合长坂地形,子陵岗南小河和田家冲下流的杨树港是张飞横矛河段。总之,荆门老城区地理环境最适合历史上的当阳古城选址条件。当然,这仅是笔者妄断,有待继续论证。
    随着更多学者关注当阳,加之考古不断得到新发现,相信古当阳的迁徙史一定会有正确的结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6
QQ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802ZB7BUX9R2{OEG)_KEUTR.png
01.png

02.png

03.png

04.png
05.png

06.png
07.png
08.png
09.png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6
QQ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022.png
023.png
024.png
025.jpg
026.png
010.png
011.png
012.png
013.png
014.png
015.png
016.png
017.png
018.png
019.png
020.png
021.png
802ZB7BUX9R2{OEG)_KEUTR.png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0

0

主题

7

帖子

13

积分

列兵

Rank: 1

积分
13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伊始,李总将有关古当阳的地望问题拿出来重新探讨,无疑注入了一缕春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6
QQ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长阪之战系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
——与李柏武先生《考辨》辩
                            袁瑾1袁在平2
      摘 要:发生在东汉末年的当阳长阪之战,是一场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战争。该战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这本是已成定论之事。本文针对前些年有人提出长阪之战发生在“今荆门南掇刀境”之说,考查史料,从而揭示了长阪遗址“掇刀”说在论据、论述、论点上的逻辑混乱、虚假性及其不能成立。同时,本文又从正面论证了当阳长阪之战,系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的从淯溪至脚东的汉襄阳大道上的史实。相应“掇刀”说所提出的汉当阳城的“唯东城”说,本文又从诸多历史记载及考古学的角度,论证了今当阳沮漳三角洲上的汉当阳县治西迁后的汉当阳城的存在。
  有着重要历史意义的东汉末年当阳长阪之战,距今已有1800余年了。然战事早去,“风烟”又起。据众多史籍记载及历代学者的一致观点,长阪之战“发生在今当阳东境”,这本是已成定论之事。但由于受旅游业利益的驱使,前些年,荆门有人在省内刊物上连连发表文章,称长阪之战发生在“今荆门南掇刀境”,其最具代表性的文章是李柏武先生的《长坂古战场遗址考辨》[1](以下简称《考辨》)。《考辨》在阐述长阪遗址“掇刀”说的同时,又提出了汉当阳城之“唯东城”说,即说,位于今掇刀境的原汉当阳“东城”,是唯一的汉当阳(县)城。相应《考辨》,本文着重来探讨长阪之战遗址“当阳东境”说及“荆门掇刀”说以及汉当阳城等问题。不妥之处,恭请斧正。
一、决非只有“东城”,尚有王粲所登之汉当阳城

1.《考辨》旨在论证当年长阪之战的发生地;然而其论述的问题异常繁杂。众所周知,汉当阳长阪之战是发生在汉当阳县境内,而并不是说该战发生在汉当阳县治所在地。然而,《考辨》在论述长阪之战遗址的同时,则用了大量篇幅、花了大量气力来论述汉当阳城——“东城”及“东城”的遗址问题。《考辨》曰:“晋隆安以前,当阳县治一直在漳水以东”的“东城”。“东城”遗址在今掇刀境有两处:即“双泉”遗址和“袁集”遗址。“双泉”遗址“位于荆门市南郊掇刀境内双泉村”,“是汉初至东汉中期以前的当阳县治所在”;“袁集遗址位于双泉遗址西偏南七公里”,“为东汉末年的当阳县治所在”。综述《考辨》的观点是:晋隆安前,即整个汉代,当阳县治一直在今荆门南掇刀境东城之“双泉”遗址和“袁集”遗址二处,且两处遗址相距“七公里”;“东城”是唯一的汉当阳城。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6
QQ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荆门、当阳相邻的部分疆域,历史上曾有过归属划分上的多次大小不同的变化。“荆门”以县名出现,最早见于唐代。“(唐)贞元二十一年(805年),分置荆门县,亦属荆州”[2]。在汉代,今荆门北为编县县境;今荆门南及东南,为当阳县境。清同治《当阳县志》所描述的汉当阳县域是:东接竟陵(今钟祥),西“跨有沮漳”,南抵江陵,北界临沮,“幅员之阔亦云壮哉”。清乾隆《当阳县志》载:“晋隆安五年(401年),析当阳及编县地置长林县。”《大清一统志》载:“晋安帝分置长宁县,并置长宁郡。”清同治《当阳县志》载:晋隆安五年,“析当阳地置长宁县。长宁建于东,则当阳渐徙而西厥”。故晋隆安年间的长宁县域,则是由位于今荆门北的原编县的中、西境及位于今荆门南和东南的原属汉当阳县的区域所组成。笔者认为,晋长宁县的设置,这是今荆门市、当阳市两个行政区域在历史长河中独自逐步趋于形成与完善的一个分界线和新起点。“长宁建于(当阳县)东”,当阳、长宁(后又称“长林”)这在多朝多代均紧紧相邻着的两个县,尽管曾多次有过县域的相互跨越或省入,但自晋隆安五年起,当阳县的地理位置及行政区域范围,与今之当阳疆域已是逐渐接近的了;故自晋隆安五年以后的当阳县与汉当阳县,在历史和地理的概念上,已有着很大的不同。
最早的汉当阳城是东城,故史称汉当阳“初治东城”。“东城”之说,最早见于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其(当阳)故城在东一百四十里,谓之‘东城’。”史学界对此认识较一致:东城在今荆门南掇刀境古楚塞虎牙关;按“东一百四十里”里程计,东城也应位于此。《大清一统志》载:“虎牙山,在荆门州南”,“其山乱石巉岩,上合下开,有如虎牙,重门之状,旧设虎牙关”。虎牙关是楚国为抵御秦国南犯而于此所筑的一座军事城池,曰“当阳城”。此为“当阳”名之始。早于郦道元的刘宋人盛宏之《荆州记》载:“当阳本楚之旧邑。”此“楚之旧邑”,指的便是虎牙关楚之当阳城。“当阳”之名,先于汉代;当阳县的设置,也是早在秦代的。秦置当阳县,这是有很多种史籍记载的。《水经注疏》:“《史记·高祖纪》:当阳君黥布《索隐》引韦昭曰:‘(当阳)南郡县名’。则秦已置县,属南郡。”《湖北通志》:“秦置当阳县,属南郡。”秦当阳县,治虎牙关当阳城。秦灭亡后,汉初当阳县的归属说法有二:一曰被撤销,其地属江陵县;二曰为“临江国”[3]。汉景帝中元年间(公元前149年—前144年),“析江陵县地别置当阳(县)”[4],沿袭虎牙关秦当阳城为汉当阳城。此汉当阳城,乃《水经注》所称之“东城”也。
笔者认为,在《水经注》作者郦氏心目中,既有汉当阳“东城”,那就必然还另有汉当阳“西城”。请看,从汉景帝中元年间析江陵置当阳县,到东汉建安十三年(208年)当阳长阪之战爆发,其时间跨度整整300年。在长达300年的历史进程中,能说汉当阳县治还有虎牙关吗?事实上,汉当阳县治曾有过多次西迁。《考辨》也承认汉当阳城有过迁移,但那是从今掇刀双泉的“东城”遗址迁移到今掇刀袁集的“东城”遗址;且两“遗址”间相距又仅仅“七公里”。试想想,两地相距“七公里”,这种迁移有必要、有可能吗?这种迁移存在吗?
作为封建社会县治的迁移,尽管会有种种原因,但有一条应是明确的:那就是它必然向着该县经济、交通等发达地区迁移,这是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和加强地方封建统治的需要。汉当阳城的迁移也不例外。“江汉沮漳,楚之望也”。当阳沮漳平原,则正是汉当阳城所要迁往的最理想之地。早于春秋时间,当阳沮漳河流域便是早期楚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是史称的“楚国肇基之地”[5]。自秦汉以来,这里也始终是当阳县水陆交通、经济、物产、商贸最发达地区,是政治、军事的战略要冲。东汉末年文学家王粲,在描写沮漳河平原景物的《登楼赋》中写道:“挟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华实蔽野,菽稷盈畴……”。这些描写正是对汉代沮漳平原的富饶美丽现实的真实写照。“汉当阳,初治东城”[6];而汉当阳之“后治”,则恰恰是在沮漳平原上。
2. 史籍记载与考古发现,已充分证实位于沮漳畔的汉当阳城的存在。自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中期,宜昌博物馆会同当阳县文物管理所,先后于今当阳东北境、漳河畔的原脚东玉阳大队发现了任家垄古城遗址及于沮漳三角洲上的莲花堰古城遗址。任家垄城址位于今淯溪镇绿林山村,东临绿林山,呈南北向,长400米,宽300米,总面积为12万平方米,文化层1米。文化层底部为周代文化层,上部为汉代文化层,并有多处灰坑。出土的文物还充分显示,遗址所在地,是一个政治、经济、文化十分繁荣发达的地区。地下出土了大量的汉砖,众多汉砖印有“汉永平元年吉”、“永元”等铭文;“永平”、“永元”分别是东汉明帝刘庄及和帝刘肇的年号。还出土有印着“玉阳”二字铭文的城砖。初步判断,这应是一座东汉时期较早的汉当阳城城址。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6
QQ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沮漳三角洲上的莲花堰古城遗址,位于古麦城北、玉明山南的今当阳坝陵办事处的荣耀村。清同治《当阳县志》载:“麦城在治东南五十里,沮漳二水之间。”又载:“玉明山在治东十四里,前环漳水,后拥诸峰”。而麦城与玉明山之间,相距约四十华里。该城遗址坐落在沮漳三角洲的二级台地上;长500米,宽400米,总面积为20万平方米,文化层1.5米。古城址南端尚有一部分城基裸露于地面。遗址处有“挖宝山”,在极“左”年代,地下文物遭破坏、流失严重。尽管如此,考古工作者仍然于此发现了大量的汉筒瓦、板瓦碎片及不少如铜鼎之类的汉代铜器。经初步断定,此处应是一座东汉末年的汉当阳城遗址。遗址所在地是一个古文化遗址极为集中的地区,又是一个政治、经济、文化十分繁荣发达的地区。该遗址的南端,自古以来便是一个热闹非凡、商贸繁荣的自然农贸集镇,今叫“莲花集镇”;城址北面与长400米、宽300米、文化层达1.5米的战国时期岗庙遗址紧邻。据考古发现,莲花堰古城遗址周边,有古文化遗址十余处;北部有春秋战国至汉代的古墓葬、古墓群数十处。该城址的西北岗地上,尚有古庙“玉阳阁”遗址;古庙山门上原有一对联曰:“日聚千人拜佛,夜结万盏明灯”[7]。显然,此对联从一侧面生动反映出了该地区在历史上曾有过的人丁兴旺、经济繁荣的景象。莲花堰城址,东临漳水,西有沮河,南有军事重镇古麦城作拱卫,北有玉明山诸峰为屏障。此乃真为置县立治之极理想的丰水宝地也。
关于沮漳三角洲上的汉当阳城,有着众多的史籍记载。东汉建安十一年(206年),“建安七子”之一、著名文学家王粲从襄阳来到当阳,作了名扬千古的《登楼赋》。《赋》之首句曰:“登兹楼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销忧。”王粲所登之“兹楼”,正是此汉当阳城城楼。最早记载此事的,是盛宏之的《荆州记》。盛宏之,南朝刘宋临川王刘义庆侍郎。刘义庆为荆州刺史时,盛为幕僚,于荆州从政从文达七、八年之久,故可谓“荆州通”了。盛氏《荆州记》成书于刘宋元嘉十四年(437年);其成书年代距东汉末年也不过200年[8]。故《荆州记》之关于荆州境之事、之物的记载,应是可靠的。《荆州记》载:“当阳县城楼,王仲宣登之而作赋。”《大清一统志》载:“仲宣楼在当阳县东南。《荆州记》:‘当阳县城楼,王仲宣登之而作赋。’……《荆州记》撰自盛宏之,去汉较近,必有所据。”明代文学家袁中道在《从沙市至度门记》一文中写道:“所云合溶,即沮漳二水合流处也。仲宣登楼作赋,不在江陵、襄阳,正是当阳……(汉当阳)古治盖在沮漳交会之间,水经注极明。则王粲登楼正是此地。安得好事者创一楼于此,以破千古之疑。”
第二位记载沮漳三角洲上这座汉当阳城的,则是被袁中道誉为记载此汉当阳城“水经注极明”的《水经注》的作者郦道元。郦氏《水经注·漳水》载:“漳水又南,径当阳县,又南径麦城东。”此“当阳县”,即当阳城。于此,郦道元将沮漳三角洲上麦城在南、当阳城位北的地理位置已是讲得非常清楚了。《水经注·沮水》又载:“沮水又东南,径当阳县城北。城因冈为阻,北枕沮川。”有人认为,该“因冈为阻,北枕沮川”之当阳城,是位于今当阳偏西北玉阳镇处之当阳城,这显然是错误的。最早在今玉阳镇处建治是在唐代。唐《元和郡县图志》载:“唐武德四年(621年)又于此(即当阳)置平洲”,“(唐武德)六年(623年)改为玉州”。清同治《当阳县志》载:“北周时曾置平州,隋改为玉州,寻废。唐武德中复置平州,改(为)玉州,继仍以当阳名县。县治州治,则玉阳山下之建治当自玉州始。”故今玉阳山下玉阳镇处建治,应是自唐武德六年(623年)“改平州为玉州”时始。而北朝人郦道元的《水经注》成书时,今玉阳镇处的当阳县城还不存在,那《水经注》中又何来的今玉阳镇处的古当阳城呢?显然,郦氏所言“因冈为阻,北枕沮川”的当阳城,正是指的位于今沮漳三角州上的汉当阳城,且其所描述的地理形势和位置,也完全与该汉当阳城所处相吻合。杨守敬《水经注疏》载:“守敬按:《通鉴》‘汉建安十三年’,注引宋白曰:汉当阳旧城在今县北。参观之,当在东北。”关于此,清同治《当阳县志》又载:“《荆州记》曰:‘县东南有麦城’。据此,则县治在麦城西北由来久矣。”如此等等,古人将沮漳三角洲上的这座汉当阳城的存在,已是说得再清楚不过的了。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6
QQ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如此长阪遗址“掇刀”说,岂能成立
《考辨》对长阪遗址“掇刀”说,阐述得既笼统又具体:长阪之战遗址在今荆门南掇刀开发区的汉当阳城——东城的“双泉”、“袁集”二遗址一线。今荆门南“汉当阳‘东城’双泉、袁集遗址以北、掇刀远近、汉当阳道东西”、“面积达数十平方公里”的地方,就是当年的“长坂古战场”;“发源于(荆门)城西诸山、注入权水(竹皮河)的古河道(即说古河道发源于城西诸山、且又是权水的支流——笔者),“正是张飞所据的长坂河”,旧志称其为“曹将军港”,今称“杨树港”。最后总结说:“所有这些,在今当阳‘长坂坡’(指今当阳玉阳镇西长坂坡——笔者)是完全看不到的。”
笔者认为,要论证长阪古战场遗址的所在地,最关键环节有二:第一,当年从襄阳通往江陵的大道,到底是经今当阳之东境、还是经今荆门南之掇刀境?刘备举众“十余万(多是百姓),辎重数千两(辆)”[9],从襄阳往江陵其只能走大道、干道,而不可能走山路、小路。第二,该地有无一条挡得住曹操“五千精骑”勇猛进击的河流?
《考辨》花那么大气力来论述“东城”遗址的目的,是为着证明当年长阪之战就发生在今荆门掇刀境的“东城”遗址一线。而要使其论点成立,他首先遇到的一个最大障碍,便是秦汉时期从襄阳抵江陵的南北大道——襄阳大道,是经今当阳东境、而决不经今荆门南掇刀境的。为能推倒这一“障碍”,于是,《考辨》便提出了南北大道“东移”说——即说,早于秦代,秦始皇便在楚国军用车道的基础上,又新修了一条《考辨》取名为“当阳大道”的新南北大道,这就叫襄阳大道“东移”说。“东移”后的“当阳大道”,“自仙居寺直出汉当阳‘东城’南下”,抵江陵。“当阳大道”,“其方位与旧南北大道(在西)、今207国道(在东)基本平行”。然后得出结论:当阳长阪之战就发生在荆门南从双泉到袁集的“东城”二遗址的“当阳大道”上(《考辨》)。
须注意的是,不论长阪之战是发生在今荆门南双泉、袁集二处“东城”遗址一线也好、还是旧南北大道“东移”也好,《考辨》均没能引据出任何的历史记载,而全是凭其“分析”得出结论。在南北大道“东移”的论述上,《考辨》唯一引据的论据,是1989年荆门市博物馆在荆门城西南郊所发现的一条“宽四米、长四百米”的古驿道遗址——其说这个“遗址”就是南北大道“东移”后的汉“当阳大道”遗址。而笔者认为,这也只不过是作者想象中的所谓“当阳大道”遗址罢了!理由很简单,此地曾有过虎牙关、秦当阳城及汉当阳“东城”等城池的存在,故此地有古驿道,那也便是顺理成章的事了。关键是《考辨》未能拿出有力的历史的和现实的材料,来充分证明此段驿道遗址就是从襄阳通往江陵的所谓“东移”后的汉南北大道遗址。比如,此驿道遗址当属于何朝、何代?此驿道又是起止于何地、何处?等等。这些,光说不行;你还得用有力的证据来证实它就是当年从襄阳通江陵的“东移”后的南北大道——即所谓汉“当阳道”。故笔者认为:《考辨》所称之的所谓秦始皇将襄阳大道“东移”、其所谓的汉“当阳大道”的存在,均是不能成立的。
二是《考辨》认为位于今掇刀的一条“注入”权水的、连河名也没有的而被《考辨》称之为“古河道”的河,正是当年张飞于长阪之战中所据退曹军的“长坂河”;并说,此河旧志称其为“曹将军港”、今称“杨树港”。果真如此吗?
笔者经查实史志发现,《考辨》对“古河道”(即所谓“长坂河”)的解释全系一派张冠李戴、逻辑混乱的荒诞之说;其所谓“权水”、“古河道”、“曹将军港”等等,原来均属一些互不相关、而由《考辨》硬将它们拼凑在一起的一盘“大杂什”。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载:“权水出(荆门)城西蒙诸山,北流太子冈,会流为曹将军港。唐曹全晸、刘巨容败黄巢于此因名。”《安陆府志》载:权水“源出荆门州西蒙山,径太子冈,为曹将军港”,“又东入汉”。清同治《当阳县志》载:曹将军港“在荆门北境”。另,《考辨》还把权水和“竹皮河”说成是同一条河(见《考辨》中的古河道“注入权水(竹皮河)”语)。史载权水并无“竹皮河”之别称;但史载荆门有另一条河曰“竹陂河”。《大清一统志》载:“竹陂河在荆门州东,东流入汉。”该志又载:“蒙山在荆门州西一里。”还载:“太子冈在荆门州东五里”,“元文宗自潜邸归即位,尝驻此冈,后人因名。”以上所引据的众多史籍,均清楚地记载权水才是一条发源于(荆门)城西蒙诸山、位于荆门北而由西向东流的河流;曹将军港是位于荆门北、权水上的一处历史名胜河段。诸如权水、太子冈、曹将军港等均位于荆门城北,根本就不在今荆门南掇刀境。
于此,笔者要指出两点:其一,《考辨》说“古河道”是位于今荆门南掇刀境东城的“双泉”、“袁集”二遗址一线的当年张飞据以喝退曹军的“长坂河”,还说旧志称其为“曹将军港”。然笔者查遍史志,也未见这所谓“古河道”有“曹将军港”之称之说。既如此,那么,有史载的权水上的“曹将军港”,又怎么会从荆门北跑到了这荆门南的“古河道”上来了呢?这显然是一种杜撰。其二,《考辨》又说古河道“发源于(荆门)城西诸山、注入权水(竹皮河)”。这就是说,这条位于荆门南掇刀境的“古河道”,既是与权水同发源于“城西诸山”,且又是“注入”于位于荆门北、并由西向东流的权水的一条支流。这说得通吗?倘若《考辨》的说法能够成立,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即“古河道”从“(荆门)城西诸山”流出,先由北向南流至荆门南掇刀境(或更远些的南边),再由掇刀境(或更远些的南边)折转向北流,然后“注入”古权水等等。这显然不可能;这显然又是一种漏洞百出的主观臆断。
   《考辨》如此而为的目的很清楚:为把这条连河名也没有的所谓“古河道”,装扮成当年张飞据以退曹军的“长阪河”,而不惜把今荆门境内在历史上稍有名气的诸如古权水、曹将军港、竹皮(陂)河等类的名水、名胜,统统往“古河道”上“搬”,用以抬高这条无名“古河道”的身价,以期达到鱼目混珠、弄假成真,就像1958年搬放“卫星”那样。
所谓的“古河道”到底存不存在?又到底是一条怎样的河?这些全然是个谜!我们倘若说这条河是存在的,那么这条不见经传、就连河名也没有的“古河道”,又该有多大呢?是条小河沟吗?史称曹操所率“五千精骑”,那可是五千精锐骑兵!建安十三年长阪之战爆发时,又正当入冬枯水季节,这条“小河沟”能挡得住曹操的“五千精骑”的勇猛进击吗?老实说,从当地历史的和现实的地理实际情况看,在今荆门南掇刀一带,根本就找不出一条具有一定规模的、能挡得住曹军“五千精骑”进击的河流。故笔者断言:《考辨》所说的这条“古河道”是决然挡不住曹操“五千精骑”的进击的,“古河道”不是当年张飞据水断桥退曹军的“长阪河”。三、长阪之战系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
笔者的观点很明确:长阪之战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有两个事实是不容否定的:第一,跨荆当两地的绿林山的西境,在今当阳东境(西绿林山又叫“香炉山”);第二,绿林山之西有一条自秦汉以来从襄阳抵江陵的古襄阳大道通过今当阳东北、东南境,然后进入江陵县。《大清一统志》载:“绿林山,在当阳县东北。”盛宏之《荆州记》载:“(当阳)县东百里,有绿林山。茂林蓊郁,襄阳大路经由其西,所谓当阳之‘绿林’也。”盛氏所言的西绿林山及绿林山西的古襄阳大道,正是位于今当阳东北境、东南境。西绿林山、古襄阳大道在今当阳东境这一事实的存在,就连《考辨》也是不得不承认的。《考辨》曰:“当阳绿林山,地处绿林南界边沿,属绿林山的一部分。”《考辨》又曰:“麦城在旧南北大道(即襄阳大道——笔者)南端旁”。事实上,途经当阳东境的秦汉时期的襄阳大道,不仅没有“东移”;且在整个汉代及其之后,它也始终是从襄阳抵江陵的主要官道。唐《元和郡县图志》载:江陵府城之南新城,“关羽所筑。羽北围曹仁于樊,留麋芳守城,及吕蒙袭破芳,羽还救城,闻芳已降,退住九里,曰:‘此城吾所筑,不可攻也。’乃退保麦城”。今当阳淯溪,仍有旧地名“九里冲”;当年关羽“退住九里”,就很可能是“退住”于此。关羽抵江陵、又退保麦城,一往一返,所走的也显然是襄阳大道。居当阳玉泉长达六年的明代文学家袁中道,在他的著作中曾多次提到过这条南北大道(襄阳大道)。其《游龙泉九子诸胜记》载:“(当阳龙泉)寺开基于(慧)远法师,故洞以之名。案伪秦(即前秦)建元九年,远(即慧远)随公南游樊沔(汉水)。乃秦将苻平寇并襄阳,道安为朱序所留,乃分遣徒众,各随所至。(慧)远于时与弟子数十人,南适荆州,盍旧时襄阳入荆之路,取道沮漳。”道安、慧远均是东晋十六国时著名和尚。龙泉寺、远公洞,在今当阳东北境。袁中道于此说得很清楚,前秦建元九年(即晋孝武帝宁康元年,公元377年),远公从襄阳入沮漳开创当阳龙泉寺,走的正是“旧时襄阳入荆之路”——襄阳大道。这无不说明,直至东晋末年及盛宏之所在的南北朝时期,这条经当阳东境“入荆”之官道——襄阳大道,也仍然还在使用。因为内有敏感字眼,不得不删节一部分)
     盛宏之《荆州记》又载:“当阳东有栎林长阪。”宋代胡三省在注释《资治通鉴》“(汉)建安十三年”时,引用了《荆州记》此条记载后曰:“当阳长坂,在荆门军当阳县东南百二十里。”唐《元和郡县图志》载:“栎林长坂,在(长林)县西北九十里,益德横矛之处。”唐代的长林县西北九十里,则恰恰是位于今当阳的东北境内。顾祖禹是清初治学极严谨的著名学者。其《读史方舆纪要》载:“当阳县,州西百二十里”,“建安十三年曹操下荆州,先主将其众过襄阳,南至当阳,为操所追处也”。该《图志》又载:“当阳坂(即长阪),在(当阳)县北六十里,相传曹操追先主于此”《大清一统志》载:“长坂,在当阳县东北。《蜀志·张飞传》:先主奔江南,曹公追之,及于当阳之长坂,先主弃妻子走。使飞将二十骑拒后,飞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敌无敢近者。”当阳东北境有“倒流桥”。清乾隆《当阳县志·津梁》载:“倒流,在治北六十里。”又载:“去治北六十里有张侯庙。”由清代著名方志学家王柏心总纂的清同治《当阳县志》载:“倒流(桥),在治北六十里。按《舆地纪胜》谓,即张飞据水横矛处。” 该志又载:“武安山在治北倒流桥之西。”旧志将淯溪的地理位置归属为“县北”,如青同治《当阳县志》:“(漳水)南至县北,淯溪注之。民国初年《省区全志》青:“长坂在(当阳)城东北”。
总之,历史上众多的史志均记载了长阪之战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的史实;无疑,这些记载显然也便成了《考辨》们所提出的长阪之战发生在今“掇刀境”说的无法逾越的“障碍”。于是,《考辨》在未能讲出任何依据和理由的情况下,便将以上这些史志的诸多记载,均统统地斥之以“错讹百出”、“错上加错”(详见《考辨》)。笔者认为,由于受着种种条件的限制,古人的记载在某些地理方位上或在里程的计算上,难免会有所偏差或不十分准确;但从整体和本质上说,这些记载的绝大多数,均是可靠、可信的,是不容否定的。试设想,若古人的记载均统统是“错上加错”;那么,你今人为着自己立论的需要,而不负责任地强词夺理、随心所欲地说出的那么多不实之论调,才是最可靠、最可信的吗?这样做,显然不对。
    当年的长阪之战恰恰是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从淯溪到脚东一带的汉古襄阳大道上。淯溪镇境有历史上代代相传的大驿站——官渡驿。这里正是绿林山西境及绿林山西古襄阳大道之所在、所经之地。当年“栎林长阪”(又称“绿林长阪”、“当阳长阪”)也应在这里。这一带,山冈低矮,地势开阔,大坡虎奔,山林苍翠葱茏。其正是冷兵器时代一代枭雄横刀跃马、驰骋厮杀的用武之地。这里河流众多,有与沮河相汇的漳河,有入《水经注》书中的漳河的支流——洈水、小漳河、淯溪河、清平河等等。漳河及其支流,水深水险,自古通船。其上,自古有桥——这既不是难事,也是必然之事。当年,于长阪之战中,张飞据水断桥、喝退曹军,则正是在位于此地的漳河或其某条支流上的“长阪桥”上,这也应是毫无疑议的。
    今人尚未对从淯溪到脚东一带区域作具体的地理位置的勘查;但当年的当阳长阪之战,就发生在这一带,这也应是毋庸置疑的。
                       
注 释:
[1] 载《海峡两岸关公暨三国文化论坛论文集》,湖北省“海峡两岸关公暨三国文化论坛”筹委会编辑出版,2007年6月。
[2][6]《大清一统志•荆门直隶州》,《四部丛刊》续编史部,清嘉庆重修版。
[3][4][5][7] 清同治《当阳县志》。
[8](清)曹元忠著:《荆州记•序》,载《荆州记点注》,武汉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9](晋)陈寿著:《三国志•先主传》,中华书局1959年版。
(责任编辑:许晓丽)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6
QQ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0.0.png
01.jpg
03.jpg
04.jpg
05.jpg
06.jpg
07.jpg
08.jpg
09.jpg
010.jpg
011.jpg
012.png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3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6
QQ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勋明 于 2019-2-12 15:56 编辑

01.png 02.png

03.png
04.png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