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楼主: 李勋明

[文苑春秋] 古当阳城究竟在荆门哪里?

[复制链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2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2-12 15: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勋明 于 2019-2-14 19:49 编辑

1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2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2-12 15:4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勋明 于 2019-2-12 16:05 编辑

何处三国长坂坡
张雪年
三国长坂坡,是赵云救阿斗、张飞横矛怒目喝退曹兵的地方。这个地方史书明载在当阳,《三国志》先主传和张飞传、赵云传对此都有记述,公元208年的长坂大战发生在“当阳之长坂”。当时刘备队伍被曹操率领的五千精骑追上,由于跟随的百姓太多一触即溃。刘备抛妻弃子落荒而逃,得亏赵云出生入死救了阿斗,保护了阿斗母亲甘夫人,有幸“皆免于难”;张飞受命率领20骑拒后,“据水断桥,目真目横矛”,高喊“身是张翼德也,可来共决死”曹军一时被吓住,“皆无敢近者”,刘备于是得以脱身。《三国演义》据此写出“赵子龙单骑救主”、“张翼德大闹长坂桥”这两回精彩文字,使赵云、张飞的英雄行为更显生动传神,三国长坂的知名度也随之大大上升,成了一处著名的三国争战故地。如今当阳市玉阳镇西端,立有一块大石碑,上书“长阪同坂 雄风”四字,煞是壮观,据说就是当初赵子龙单骑救主处和张翼德喝退曹军横矛处。
   现在我们就要来考证一下当初的“当阳长坂”是否就是现今的当阳长坂﹖长坂古战场遗址到底在哪里﹖是否在现今的玉阳山西﹖我们从历史和地理的角度分析,可以明确以下几点:
    其一,汉末三国当阳不是现今当阳。将长坂大战看成发生在现今当阳市玉阳镇西端,是不符合史实的,这主要是由当阳县建制沿革的变迁所造成,所以我们首先要查一查汉末三国的当阳在哪里。
    历史上,当阳在西汉初还没有设县,是江陵县的一部分。那时的江陵,是刘邦后代封藩称王的地方。西汉景帝中元年间前149—144年 ,为削弱封藩势力从江陵县划出北部地盘另设一县,这个新县位于荆山之南,取山南为阳之义,因命名为当阳。其县治在今荆门市南郊掇刀石双泉遗址,时称东城。荆门在那时还未设县,其地南属江陵北属编县。荆门到唐代贞元时才正式设县。西汉时这个当阳县,到东汉初被光武帝刘秀撤掉时为建武13年,公元37年 ,并入到编县编县原为今荆门北部与南漳南部 。东汉末年,汉献帝建安13年公元208年 复置当阳县,县治改到今掇刀石西南五公里处,即现今的袁集阴界城。西汉和东汉末的当阳县治,都在现今的荆门市南郊,距现今玉阳山下的当阳城有120多华里。到唐代初的武德八年625年 ,唐高祖复置北周和隋废止的当阳县,县治始移到玉阳山下。元人胡三省所注《资治通钅监》,在“当阳长坂”下面注释道:“当阳长坂,在今荆门军当阳县东南百二十里。”这跟史书和《当阳县志》所载汉末三国当阳的地望是吻合的。
    既然汉末、三国的当阳城不在玉阳山下,长坂大战自然不会发生在现今的当阳城西。
其二,长坂大战战场应在荆门至荆州的古驿道上。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实行“车同轨”,修筑了自秦都咸阳通向全国的驿道,今荆门至荆州之间也修有一条驿道,俗称荆襄古驿道。这条驿道由中原经襄阳至荆州江陵,过江再通向湘粤。这是古代连结中原与南粤很重要的一条交通线路。
    公元208年曹操南取荆州时,刘备得知刘琮派人至新野向曹操投降,急忙自樊城经襄阳向江陵方向撤走,必然是沿荆襄古道南行,加之一路上跟随的百姓很多,不会舍大道而走湖区、山地。缪铖主编的《三国志选注》注释“长坂”这个地名时,引用武大已故教授胡国瑞《长坂地址订误》一文载1961年6月23日《光明日报》),谓长坂“在今湖北省当阳县境东北绿林山区西部的天柱山”。我们认为是不可能的。绿林山在今漳河水库之南当阳与荆门交界处,位于今漳河一干渠与二干渠之间,海拔985米,虽不算高山,但毕竟是山地,且有湖区相阻,刘备向江陵南撤,不可能向西绕到山区走。
    其三,刘备南撤的线路距汉水不应太远。刘备在长坂惨败后“斜趋汉津”,跟先期派出的关羽船队会合,才得以脱身由汉水去夏口今汉口 。长坂之战与“斜趋汉津”是联系在一地的。从便于“斜趋汉津”看,长坂之战亦应在荆襄古道上。因为荆襄古道离汉水不是很远,向东数十里便可到汉水边,“汉津”之意也就是汉水之滨。《读史方舆纪要》解释“汉津”,谓“荆门县东90里汉水过境处。”如果长坂之战发生在今荆门、当阳交界处的绿林山区,刘备“斜趋汉津”就很困难。显然,长坂之战更不会越过沮漳河发生在今当阳市西郊,如果长坂古战场移到距汉水两百多华里的玉阳山下,那刘备很可能被曹操捉住了。
其四,关羽北攻襄樊及回救荆州线路与刘备南撤线路应是一致的。公元219年,关羽北攻襄樊时的线路以及荆州被东吴袭取关羽撤兵回救的线路,也是经由当时的当阳。当时的当阳县治所在地现今的荆门掇刀石,传为关羽练兵掇刀之处。《三国志》吴主传等载,荆州被吕蒙袭取后,“关羽还当阳,西保麦城。”这说明汉末当阳在麦城沮漳河下游西岸,河溶镇南 之东,而不在麦城以西现今当阳市所在地,也说明关羽出兵与回兵的线路同刘备南撤的线路是一致的。这条线路,也是三国时期魏、吴争荆州的线路。西晋荆州刺史羊祜由襄阳进攻陆抗据守的江陵,也是走的这条线路。汉末当阳的建制延续到南北朝,那时的当阳是由襄阳到荆州南郡江陵必经之地,尤如以后的荆门一样。
    其五,长坂古战场应在三国当阳东南不远处。公元208年秋,刘备经由襄阳向江陵撤走时,史称“比到当阳,众十余万,辎重数千辆,日行十余里,别遣关羽乘船数百艘,使会江陵。”《三国志·蜀志·先主传》 。这说明刘备撤到当阳时曹操尚未追上,而当时东吴以祭奠刘表为名派往荆州察看动向的使者鲁肃,也正是由江陵赶到当阳跟刘备见面的。刘备经当阳再向南进发,到了长坂,才被曹操所率五千精骑追上。可见长坂在当时的当阳县县治之南,离当阳县治不远处。
    在荆襄古驿道南段,有条纵贯南北的百里长岗,北起响铃,南经掇刀石、团林铺、五里铺、十里铺,至于纪山,这段长岗叫做长坂岗。长坂古战场就在这条岗上,位于当阳县治东南不远处,今荆门市团林铺至十里铺一带。南朝盛弘之《荆州记》载:“当阳县东有栎林长坂。”这个长满栎树的长坂,应是比较确切的长坂之战的地址。有人认为,如今已经淤塞的杨树港河上,当为张飞横矛断桥处,亦是赵云大战长坂坡之地。
    现今当阳市玉阳镇西南三公里许的小山岗命名为长坂坡,是明代万历年间的事,也就是《三国志演义》闻世之后才有的。这里建有长坂公园、“子龙阁”,还有三国包、望儿坡、太子桥、娘娘井等三国风物传说,尽管都是后人点缀的,但历史上长坂毕竟与当阳相连,且三国风物胜迹也不都是有史可据的实地实物,所以当阳市的“长阪雄风”仍不失为一处展示三国名将张飞、赵云英雄风貌的三国风物胜地,只是我们在观光览胜时不能光信传说,还应增加一点历史知识才好。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2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2-12 16: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坂古战场在荆门考述
李柏武
    东汉建安十三年(208年)秋,统一北方后的曹操南征荆州。寄居荆州的刘备闻知刘琮已降,匆忙率众避走江陵,曹军五千轻骑快速追击,在当阳县的长坂将刘备击败。长坂之战,本来算不上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但因小说《三国演义》及民间文学、戏曲的大力渲染,成为既惊心动魄又脍炙人口的大战。
长坂古战场,在历史上本来是很清楚的,但是,荆门与当阳地域东西相接,汉以后称名经常变更、治所频繁迁徙、治域也屡有分合,以致在历代记述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说法。随着明万历十年(1582年)当阳选定县城西南郊一小山岗树立“长坂雄风”石碑,并相继附会出不少传奇故事及英雄遗迹后,由“当阳长坂”衍生而来的当阳“长坂坡”则以假乱真、以假代真,不断接受仰慕者和游客的缅怀与凭吊,而真正的汉末长坂古战场反倒不为人所知了。
一、汉当阳治所在荆门
所谓“当时长坂”,毫无疑问,当阳县有长坂,长坂在当阳境内,但是汉当阳与今当阳并不完全是一回事。荆门与当阳,自商中后期起即为古权国地,治权城(今荆门市东南郊)。春秋时楚武王熊通克权置权县,遂为楚地。战国末秦大良造白起拔鄢郢置南郡,荆门、当阳随属。汉初,荆门、当阳地南境属江陵县,北境属编县,汉景帝中元元年(前149年)析江陵及编县地置当阳县。汉当阳县域南接江陵,北连编县,东临汉水,西跨沮漳,包括今荆门及当阳的中南部地区。
长期以来,由于对荆门与当阳的历史传承没有搞清楚,于是对汉当阳县治所在哪里提出了许多不同观点,这也是后来导致乱点“长坂坡”的重要根源之一。关于汉当阳县治所在,《水经注》的记载十分明确:
《水经·漳水注》云:“漳水出临沮县东荆山,·····漳水东南流,又屈西南,经编县南,又南,历临沮县之章乡南”。郦道元注:“昔关羽保麦城,诈降而遁,潘璋斩之于此”。又云:“漳水又南,经当阳县,又南,经麦城东,······又南,至枝江县北乌扶邑,入于沮。”
《水经·沮水注》云:“沮水东南流,经沮阳县东南,······沮水又东南,经汶阳郡北,······沮水又东南,经当阳县故城北”。郦道元注:“城因岗为阻,北枕沮川。其故城在东百四十里,谓之东城,在绿林、长坂南。长坂,即张翼德横矛处也。”又云:“沮水又东南,经驴城西、磨城东。又南,经麦城西。沮水又南,经楚昭王墓。沮水又南,与漳水合焉。又东南,过枝江县东南,入于江。”
漳水、沮水向东南、南流至麦城南合流再南流入长江。《水经注》的记述表明,当阳县治有三处:一为“东城”,一为“故城”,一为时治。依此,则当阳县初治“东城”,再迁“故城”,后迁时治。当阳县治所的频繁迁徙为后世所认可,但《水经注》记录的迁徙顺序因人的改动而并不为人采信。《当阳县治》(清同治版)云:“晋隆安时,析当阳地置长宁县,长宁建于东,则当阳渐徙而西”。据陈楚云在《呼唤长坂》一文中考证,当阳县治从汉末到明初的一千余年间经过六次迁移,才最后定位于今天的位置——玉阳镇(当阳市区)。《当阳县志》(1992版)载:当阳县,汉治东城,东晋隆安五年(401年)移治麦城,梁大同年间(535——545年)移治荆台。《当阳县志》(清同治版)载:“唐武德六年,改平州为玉州,仍以当阳县名,县治即玉州治,则玉阳山下之建治当自玉州始”。
汉当阳县治“东城”的位置,杜预注《左传》时也有提及。杜预生活在魏晋之交,曾任晋镇南大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长期征战于荆襄地区,因灭吴功封当阳侯。杜预还是《左传》专家,自称有《左传》僻”,注有《左传》名世。《左传·庄公十八年》:“初,楚武王克权。”杜预注:“权,国名,南郡当阳县东南有权城。”权城见于《水经·沔水注》,云:“沔水自荆城东南流,经当阳县之章山东。······沔水又东,右会权口,水出章山东南流,经权城北,权水又东,右会权口,水出章山东南流,经权城北,权水又东,入于沔。”郦道元注:“古之权国也。《春秋·鲁庄公十八年》:‘楚武王克权,权叛,围而杀之,迁权于那处是也。东南有那口城。’”权水,即今竹皮河,《大清一统志》云:“(权水)源出荆门州西,东流经州南,又东流至钟祥县西南,入汉水”。
权城西北,当阳“故城”以东一百四十里处,即荆门市西南郊掇刀一带,有汉当阳“东城”。据考古专家李云清在《长坂坡古战场地理位置初探》一文中考证,汉当阳“东城”遗址有二:双泉、袁集。双泉遗址位于荆门市南郊掇刀境内双泉村。遗址面积为六、七平方公里,遗址上限不晚于西汉,下限延续到东汉中期,是汉初至东汉中期以前的当阳县治所在。袁集遗址位于双泉遗址西偏南七公里,俗称阴界城。遗址面积四平方公里,为东汉末年的当阳县治所在。当阳县治所的西迁,是发生在晋隆安以后的事情。晋隆安以前,当阳县治一直在漳水以东,以后则逐步西迁,最后到达沮水流域,以后虽历经多次迁徙兴废,但始终建置在沮水以西。
二、汉当阳长坂在荆门
确定了汉当阳县治的所在,对寻找长坂十分有助。《水经·沮水注》的记述表明:第一,汉当阳治“东城”,在“其故城东百四十里”,即荆门南双泉遗址、西南袁集遗址,汉当阳与今当阳各在东、西,相距一百四十里;第二,“长坂”在绿林以南、“东城”以北,绿林、长坂、“东城”紧密相连,互为印证。
盛弘之《荆州记》云:“(当阳)县东一百里有绿林山,茂林蓊郁。襄阳大道经由其西,所谓当阳之绿林也”。故而《当阳县志》(1992年版)称:“绿林山,别名香炉山,位于县城东部,与荆门相接”。其实,香炉山为荆门、当阳界山,当阳城至香炉山间距为六十里,“一百里”已在荆门境,与汉当阳袁集遗址相近,显然,指香炉山为绿林山系后人附会。《舆地纪胜》引《元和郡县志》云:“绿林山在当阳县东南一百二十里”,更是大谬。当阳县东南界,与荆门、江陵接,间距也是六十里,“一百二十里”更是深入荆门南境,与藻湖西长林故城相近。《舆地纪胜》、《元和郡县志》、《当阳县志》所言均系对《荆州记》误释而来。一般人只注意到了“有绿林山”,而没有注意到汉当阳县治在荆门境内的“东城”,汉当阳县城也包括荆门在内。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2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2-12 16: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绿林,即楚之“大林”,古已有名。《左传·文公十六年》载:“戎伐其西南,至于阜山,师于大林。”谓楚庄王即位之初,庸人率群蛮叛楚,楚军出大林拒敌之事。大林是楚都丹阳、鄢、鄀的南大门、纪南城的北大门,地势显要,易守难攻,既是楚腹地重要的天然屏障,又是楚王的苑囿,旧置有楚王放鹰台。
绿林系指一特定的林带,主体位于编县境内,向南绵延至当阳北。《旧唐志》“长林县”云:“晋分编县置长林县,以其栎林、长坂故也”。《荆门州志》更为清楚地指明:“晋于编县故城设长林县,并置武宁郡于编县,长林县与武宁郡俱立。昔时武宁至乐乡八十里中,拱林修竹,隐天蔽日,长林盖与此名。”编县故城在荆门西北,乐乡县治在荆门城北,编县东至乐乡八十里林带,因其地多栎树,故又称“栎林”。绿林的南界为荆山余脉尽处,编县、当阳县交界地带。当阳香炉山地处绿林南界边沿,属绿林的一部分,根本不能指整个绿林。
关于长坂所在,盛弘之《荆州记》云:“(当阳)县东有栎林长坂”。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云:“栎林长坂,在县西北九十里,翼德横矛处”。前者言“县东”,后者言“县西北”,实指一地。前者之“县”,指今当阳,后者之“县”并不是指汉当阳或今荆门,而是指唐长林县。长林县初治编县,后省入长宁县。隋开皇十年(598年),改长宁为长林,并移治荆门城北上泉岗。唐贞观二十一年(647年),长林治南移至藻湖(今长湖)西。贞元二十一年(805年),析长林北境设荆门县,寻废,仍属长林。其时,当阳已西迁,编县已废,自藻湖西长林西北九十里,正与《荆州记》所云:“(当阳)县东”长坂相合。
自唐以后,当阳与长林及荆门的称名、隶属、治所依然兴废变迁无常。唐武德四年(621年)于当阳地置平州,武德六年,改平州为玉州,贞元二十年(804年),于当阳设荆门军,领长林县。北宋建隆三年(962年),长林县移治蒙山东(今荆门市区)。开宝五年(972年),在长林复置荆门军,恢复当阳县。南宋绍兴十四年(1144年),省当阳县入长林县,两年后复置。端平三年(1236年),荆门军移治当阳。元至元十四年(1277年),升荆门军为荆门府(1382年复为军),移治长林。仍领当阳县。明洪武九年(1376年),降荆门州为县,省长林县入荆门县,次年,省当阳县入荆门县。洪武十三年,升荆门县为荆门州,复置当阳县为州属。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升荆门州为直隶州,领当阳、远安。直到1912年荆门降州为县与当阳县同属湖北省领辖后,荆门与当阳才完全区分开来。
基于此,唐宋以后的学者在注“当阳长坂”时,各执己说,莫衷一是。宋元之际的胡三省注《资治通鉴》云:“当阳长坂,在今荆门军当阳县东南百二十里”。《舆地纪胜》云:“长坂,在当阳县东北二十里”。《方舆纪要》云:“(长坂)今荆门州西北”。等等,无一不错讹百出。赵一清曰《方舆纪要·七十七》云:“当阳县北六十里有倒流桥,沮漳二水合流其下,即张飞据水断桥处”,更是集诸错而来,让人不知所云。以致《中华民国省区全志》(1912年版)对存在经年的当阳西南郊的“长坂”遗址,不得不存疑:“长坂在城东北,今图在城西南,恐非是。”因此说,长坂在今当阳东北,系指导大方位而言,实已在荆门之境,即今荆门市西南郊掇刀一带,古称“阪高”,南止于沙洋县西的纪山,直抵故楚都纪南城和江陵城。至今当地民间仍称岗地为“坂”,低洼地为“冲”,“坂”、“冲”之间的缓坡地为“塝”。
三、长坂之战发生在荆门
《三国志》关于汉末三国史事虽失于简略,但其作者陈寿著书之时与长坂之战发生时间相隔并不远,其记述的真实性、权威性是勿容置疑的。
《三国志·先主传》云:“曹公以江陵有军实,恐先主据之,乃释辎重,轻军到襄阳。闻先生已过,曹公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及于当阳之长坂。先主弃妻子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数十骑走。曹公大获其人众辎重。先主斜趋汉津,适与羽船会,得济沔,遇表长子江夏太守琦众万余人,与俱到夏口。”
《三国志·关张马黄赵传》云:“表卒,曹公定荆州,先主自樊将南渡江,别遣羽乘船数百艘会江陵。曹公追至当阳长坂,先主斜趋汉津,适与羽船相值,共至夏口”。又云:“表卒,曹公入荆州,先主奔江南。曹公追之一日一夜,及于当阳之长坂。先主闻曹公卒至,弃妻子走,使飞将二十骑拒后。飞据水断桥,嗔目横矛曰:‘身是张翼德也,可来共决死!敌皆无敢近者,故遂得免”。
《三国志》关于长坂之战的记述表明:(一)刘备得知刘琮降曹、曹军南下后,匆忙率众自樊城、襄阳撤退。刘备兵分两路,一部由自己率领走陆路,沿南北大道南下,一部由关羽率领走水路,顺汉水、扬水南下,水陆两路的目的地是荆州重镇——南郡江陵。(二)曹操担心刘备占据江陵的“军实”,于是令五千轻骑自襄阳快速南追,经一日一夜急行军三百余里,在当阳的长坂追上刘备。(三)刘备在长坂大败后,不能再南下江陵,而是在张飞掩护下“斜趋汉津”,正好与关羽所率船队会合,得以共至夏口。
根据《三国志》所提供的方位、线路、距离及军情分析,东汉末年长坂之战的战场决不可能在今当阳城西南郊的“长坂坡”,而是在荆门市西南郊掇刀一带的古长坂。理由如下:
第一,从刘备南撤的行进路线看,长坂只能在南北大道及其近处。从襄阳到江陵的最佳路线是南北大道。南北大道是秦始皇
在楚北通中原的车道的基础上拓展夯实而成,由襄阳出发,经中庐、武安、仙居寺、栗溪、烟墩、川店到达江陵。由于烟墩以下多山林、沼泽、河流,自编县北迁、析置当阳后,南北大道便自仙居寺直出汉当阳“东城”南下,沿途经岳飞城西、纪山而南达江陵。这段东移的新大道因其经当阳县治“东城”,又全部穿行在当阳县域内,可被称为当阳道。汉当阳道坡缓路直,行走更方便,位于荆山余脉向南蜿蜒延伸的岗地上,其方位与旧南北大道(在西)、今207国道(在东)基本平行。刘备拥“众十余万,辎重数千辆”,“且被甲者少”,不可能放弃径直便捷的大道不走,舍近求远,绕道向西南,渡漳水、沮水,再回头渡沮漳河到江陵。刘备不走捷径走弯路,曹军也不直奔江陵,却跟在刘备后面绕圈圈,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刘备的行进路线还可证于鲁肃与刘备的长坂之会。东吴孙权欲联刘拒曹,派鲁肃前去游说。鲁肃“到夏口,闻曹公已向荆州,晨夜兼道。比至南郡,而表子琮已降曹公,备惶遽奔走,欲南南渡江。肃径迎之,到当阳长坂,与备会,……即共定交,备遂到夏口”。如果刘备绕过南北大道西南行,刘备与鲁肃在军情极其紧迫的情况下不可能相会于当阳长坂,鲁肃能“近迎之”,说明双方行走的线路是公认的、正在使用的当阳道,否则,很可能失之交臂,贻误战机。汉当阳道现已为考古发现所证明。1989年,荆门市博物馆专家在荆门城区西南郊发现一条古驿道直通汉当阳“东城”,其路面以青石为原料,经人工凿制而成。现尚有宽四米、长四百米的遗迹清晰可见。
《三国志》的相关记载,还能证明南北大道长坂以南部分至迟在东汉末年已东移而走当阳道。赤壁之战后,孙刘联军围攻曹仁据守的江陵,“别遣关羽绝北道”,关羽负责阻断江陵与襄阳曹军联系的通道——北道(即南北大道)。建安二十四年(219年)末,吕蒙偷袭荆州(江陵)得手后,关羽自襄阳退师回救,“关羽还当阳,西保麦城”。麦城在旧南北大道南端旁,关羽如还今当阳,则应是东保麦城,如走旧南北大道则应是南保麦城。因此说,关羽还的是汉当阳“东城”,走的是东移后的由“东城”直过江陵的汉当阳道。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2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2-12 16: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勋明 于 2019-2-12 16:55 编辑

第二,从曹军五千轻骑的行军里程看,长坂不可能远至今当阳西郊的“长坂坡”。曹军从襄阳出发,急起直追,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到当阳的长坂才追上刘备。据考,古代的里比现在略小,汉时一里相当于今零点七一一三华里。汉时襄阳到长坂的三百余里,约合今二百五十华里,与襄阳到荆门西南郊掇刀一带的古长坂距离相合,而与襄阳到今当阳“长坂坡”的三百五十华里(折合汉里近五百里)相去甚远。刘备还没有到达当阳城就被曹军击溃,因此在《三国志》的记述中既不见刘备据城自保东阻敌之类,也不见当阳吏民有任何行动表现。如今从襄阳到当阳“长坂坡”则必须通过当阳城才能前行,可见与实际战场显然不是在同一个地方。
第三,从战后曹、刘双方的后续行动看,长坂不可能在今当阳境内。漳水东岸近处的旧南北大道(自烟墩至川店西北)过境处是如今的荆门、当阳分界线。经过“东城”南下的汉当阳穿越荆门腹地而过,西与南北大道已有三、四十里之远。《三国志·武帝纪》云:“备走夏口,公进军江陵,下令荆州吏民与之更始”。《三国志·曹纯传》亦云:“追刘备于长坂,获其二女辎重,收其散卒,进降江陵”。战后,曹操按照既定的作战方针,占领了南方重镇南郡江陵,而人马辎重俱失的刘备则狼狈而逃。因别遣的关羽船队和江夏太守刘琦的据点都在长坂东面的汉水沿途,加上在长坂与鲁肃“共定交”,于是刘备率数十骑选择向东南方“斜趋汉津”,正好与关羽会合,从而顺利到达夏口。汉津,位于荆门市东南马良山附近,是汉水中游西岸重要的渡口。汉津与今当阳长坂坡是正东正西方向,不能称作“斜趋”,而汉津位于汉当阳“东城”的东南,具有权水右岸西北——东南向的岗地古道相通。刘备于此避开曹军的追击得以“斜趋汉津”,则需要渡过大小十数条河流,穿越许多隘口和大面积的沼泽,不说刘备“众十余万,辎重数千辆”,就是曹军的轻骑也是不可想象的。
第四,从战场地形地貌特征看,长坂只能在荆门市西南郊掇也一带。张飞据水断桥退曹兵,表明河中有水,足以影响进军,河道不可能很宽,可以凭桥连接,桥梁不算宽大,否则张飞及二十余骑在匆忙之中不可能做到既要施计迷惑敌方,又要破坏桥梁阻敌通过。如今当阳桥,如长虹卧波,桥下滩多流急,河岸蜿蜒曲折,当年宛如天堑,只须断桥,曹军轻骑就望水兴叹了,当然也就不需要张飞在此猛吼,因为对岸敌军根本听不到。同样,在今当阳“长坂坡”那片小山岗也容不下当年曹、刘双方的无数人马辎重。
在古长坂荆门与掇刀之间,有一条发源于城西诸山、注入权水(竹皮河)的古河道蜿蜒流过,这正是张飞所据的长坂河,《荆门州志》称为“曹将军港”,今日称作杨树港。在今掇刀以东、通往汉津方向、长坂河流经处,平地兀起一片高岗,通往汉津的古道从岗间隘口穿过,旧时河上搭有便宜木桥,这才是张飞断桥处。在汉当阳“东城”双泉、袁集遗址以北、掇刀附近、汉当阳道东西,坡冈相连,开阔平坦,面积达数十平方公里,这就是当年张飞、赵云与曹军奋勇厮杀而仗以成名的长坂古战场。所有这些,在今当阳“长坂坡”是完全看不到的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2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2-12 17: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坂”新探
                                                                                    刘 甫

   提要: 有关“长坂”地望的争议由来已久。前些年湖北荆门、当阳两地的“长坂”之争论似乎“荆门说”后来居上,成为主流学说。诚然,关于“长坂位于今当阳市区”一说事实已证乃“贻笑大方”。不过,另有“长坂位于今当阳东北境”一说,其说新颖,不容忽略。笔者是荆门人,多年来,抱着对真实历史的敬畏与尊重,对“长坂”一地进行了多方探索。今以个人多年之心得成此拙文,希望能为当前“长坂”研究的突破添加“一枝片叶”。疏误之处,恭请指正。
一、“荆门掇刀说”。
“荆门掇刀说”将“长坂”一地定于今荆门南郊掇刀一带,其主要论据有三。一是据郦道元的《水经注》沮水篇载,“沮水又东南迳当阳县故城北,城因岗为阻,北枕沮川,其故城在东百四十里,谓之东城,在绿林长坂南,长坂,即张翼德横矛处也。”①二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湖北荆门市博物馆曾在市区西南掇刀袁集村发掘出一处具有东汉遗存及县治规模的古城遗址。理由很简单,即当时刘备南遁江陵时必走荆襄大道,而当时的当阳县城即在大道干线上,且位于曹军追及时的前方不远处。三、现荆门市南郊的虎牙关至响岭岗一带为“春秋坂高”之地,长坂之首应即此地。
我们首先来看郦道元《水经注》沮水篇所载,文曰“(当阳)其故城在东百四十里,谓之东城”,今荆门袁集遗址按里程计的确符合东百四十里之实际,我们姑且将之作为“东城”。文中又云,“(东城)在绿林长坂南。长坂,即张翼德横矛处也。”此句如联系“荆门掇刀说”中“长坂”位于荆门南郊掇刀一带,问题便显而易见了。今荆门袁集村正北应是荆门市西车桥村与漳河镇接壤处,此地往北皆小型丘陵,实无坂地和绿林,其西北马河镇才有绿林山。而掇刀实处袁集东北并非正北,方位亦错。此外,掇刀一带根本也无能符“绿林”特征的自然地貌。因此笔者推,郦氏或方向略误,将东城(袁集)西北之绿林长坂表述为北向了。其次,关于东汉末的当阳县城是否位于袁集遗址。清《荆门直隶州志》及清《当阳县志》均载,“汉景帝中元年间(公元前149年——前144年)析江陵县地别置当阳”,“晋隆安五年(401年),析当阳及编县地置长林县,长林建于东,则当阳渐徙而西厥”。②历史上的当阳县治从现荆门市南郊始置,经过数次西迁,才迁至今当阳市区。而自汉景帝中元年间至长坂之战发生时的汉献帝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长达300余年间当阳是否始终位于初置时的荆门南部,文献中并无记载,我们不得而知。这里笔者想提供两点线索。1、湖北当阳市文化馆的董乐义先生在其文中曾言,“至三国归晋时,因战略斗争的形势需要,当阳县城设置在近邻漳河的淯溪脚东港古玉阳城(遗址尚存)”。③ 2、在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中,三国时的当阳县已从西汉时的南郡当阳县(标注于大致今荆门袁集、西有建水)移至(大致标注于今当阳淯溪脚东港、东有建水)处。④接下来再看当时的襄阳至江陵大道是否必经荆门袁集。关于这个问题,湖北省内部分学者及荆门地方历史文化研究者均言,自周时始荆襄大道便必经荆门,时称“夏路”、“周道”。举证如湘西里耶秦简所记,“鄢到销百八十四里,销到江陵二百四十里。”⑤又如,北京大学藏秦水陆里程《简册》所记,“销到当阳乡九十三里,到江陵界三十六里,当阳乡到江陵百二十三里。”此外,该线还曾发掘出东周时期大型聚落如荆门城南“响岭岗遗址”、城北“子陵岗遗址”等。对此,笔者认为尚有可商榷之处。至少春秋时,楚国所通行的荆襄大道应是沿沮漳水东岸而行,当时的一些重要聚落城邑如季家湖古城、麦城、大林、漳澨等皆在此条线上。对此,湖北荆门市社科联李柏武先生曾在其《荆襄古道》一文中有详细论说。李先生经深入研究,认为唐代以前春秋至汉末三国时,江陵至襄阳大道应是沿江陵川店北上,经当阳河溶、淯溪,荆门的马河、栗溪、仙居,南漳的武安、中庐至襄阳,并引明代文学家、旅行家袁中道诗“三国荆襄道,沮漳旧往来”佐证,而今天必经荆门的荆襄大道(即唐以后“荆襄驿道”、今207国道)应该晚自唐代才开始形成。⑥东汉建安十一年(206年),著名文学家王粲在投刘表遇冷后于河溶之麦城写下千古名篇《登楼赋》,其从襄阳至江陵,走的应该便是沮漳边的荆襄大道。试想,如当时大道在今荆门的207国道一线,其为何偏经麦城?此外据笔者所知,今荆门的漳河、马河、栗溪、仙居由南至北一线留下诸多与关羽、刘备等三国人物或事件有关的地名与传说。如漳河镇的鸡公尖(祭公剑)、烽火台,马河的娘娘坟、刘家院子,栗溪的插旗岭、折旗岭,仙居的捉马洞等等,这些在今207国道沿线是绝对没有的。诚然,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以及政治、军事、经济等需要,在某一时期途经荆门的荆襄道或许由小道变为大道、主干道,但秦时既不能代表整个春秋战国,也不能代表东汉末,况且东汉末的当阳是否位于荆门亦未可知。如当时的当阳已不在荆门境,那么其时的大道也就不会在荆门一线。至于“坂高”或“长坂之首”一说,“坂”字义本为“山坡、斜坡”,“坂高”出现于《左传.文公十六年》,在多种论著对于“坂高”这一地名的注释中,均言“楚险地,或在今襄阳西或今当阳东北之长坂”,⑦并未言及荆门,况且从古至今以坂命名的地名比比皆是,如果非要将东汉末“长坂”与春秋“坂高”相联系,并将之定位于荆门南郊虎牙关至响岭岗一带恐怕有些牵强。
二、“当阳淯溪说”。
此前,湖北宜昌市群艺馆袁在平先生的《长坂之战系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一文⑧引起了笔者的极大关注,袁先生此文的观点源于其师、已故武汉大学教授胡国瑞先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发表于光明日报上的一篇论文《长坂订误》,⑨其大致观点是:1、东汉末的当阳或在今当阳淯溪镇的脚东港至当阳坝陵办事处的荣耀村一带。2、东汉末的长坂之战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从淯溪至脚东港一带的古襄阳大道上。对于东汉末当阳治所及襄阳大道,袁先生结合史籍与考古发现,作了深入的分析论证。史料如郦道元《水经注.漳水》,“漳水又南,迳当阳县,又南迳麦城东”。《水经注.沮水》又载,“沮水又东南,迳当阳县故城北,城因冈为阻,北枕沮川”,并结合唐《元和郡县志》及清同治《当阳县志》等文献中有关“当阳”的建制沿革所载,证今当阳市区实乃唐武德年间始置,郦氏时当阳治所位于麦城北的漳水边上,而其所言故城也只能是汉当阳故城,即位于沮漳三角洲上的今荣耀村莲花堰古城遗址一带,且其所描述的地理形貌和位置,也完全与该处相吻合。又,杨守敬《水经注疏》载,“守敬按:《通鉴》‘汉建安十三年,’注引宋白曰:汉当阳旧城在今县北。参观之,当在东北。”⑧此外,袁先生在引用古籍文献时还列出南朝刘宋盛弘之《荆州记》所载,“(当阳)县东百里,有绿林山,茂林蓊郁,襄阳大路经由其西,所谓当阳之绿林也”。 ⑩《荆州记》又载,“当阳东有栎林长坂”。《大清一统志》载,“绿林山,在当阳县东北。”
袁先生列出的考古发现如,“自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中期,宜昌博物馆会同当阳县文物管理所,先后于今当阳东北境漳河畔的原脚东玉阳大队发现了任家垄古城遗址及于沮漳三角洲上的莲花堰古城遗址。任家垄城址位于今淯溪镇绿林山区,东临绿林山,呈南北向,长400米,宽300米,总面积为12万平方米,文化层一米。文化层底部为周代文化层,上部为汉代文化层,并有多处灰坑。出土的文物充分显示,遗址所在地,是一个政治、经济、文化十分繁荣发达的地区,地下出土了大量汉砖,众多汉砖印有“汉永平元年吉”,“永元”等铭文,“永平”、“永元”分别时东汉明帝刘庄及和帝刘肇的年号,还出土有印着“玉阳”二字铭文的城砖,初步判断,这应是一座东汉时期较早的汉当阳城城址。”⑧“沮漳三角洲上的莲花堰古城遗址,位于古麦城北、玉明山南的今当阳坝陵办事处的荣耀村,遗址坐落在沮漳三角洲的二级台地上,长500米,宽400米,总面积为20万平方米,文化层1、5米,古城址南端尚有一部分城基裸露于地面,考古工作者于此地发现了大量的汉筒瓦、板瓦碎片及不少如铜鼎之类的汉代铜器,经初步断定,此处应是一座东汉末年的汉当阳城遗址,遗址所在地是一个古文化遗址极为集中地地区,又是一个政治、经济、文化十分繁荣的地区。据考古发现,莲花堰古城遗址周边,有古文化遗址十余处,北部有春秋战国至汉代的古墓葬、古墓群数十处。莲花堰城址东临漳水,西有沮河,南有军事重镇麦城作拱卫,北有玉明山诸峰为屏障,此乃真为置县立治之极理想的风水宝地也。”⑧此外,袁先生文中还言今当阳东北境香炉山西从淯溪至脚东一带的古襄阳大道沿线曾考古发掘出数量众多的东周至汉代遗存,该地还有历史上代代相传的大驿站——官渡驿。
袁先生的观点很明确,即当年的长坂之战,应位于现当阳淯溪镇香炉山(即绿林山南部边缘)西的淯溪至脚东港一带。
三、本人观点。
   综合各方观点,经过查阅大量具线索的文献典籍以及实地调查,笔者更倾向于“当阳淯溪说”。《读史方舆纪要》云“当阳坂,在县北六十里,相传曹操追先主于此”。⑾《舆地纪胜》云“长坂,在当阳县东北三十里”。⑿《元和郡县志》云“栎林长坂,在长林县西北九十里(按:其时长林县治位于今沙洋县后港镇)”。《大清一统志》云“长坂,在当阳县东北”⒀另据《春秋左传注》云“文公十六年之楚人谋徙于坂高,洪亮吉诂、沈韩钦地名补注均以今当阳县东北二十里之长坂当之,或可信”。⒁《肇域志》亦云“长坂,在当阳县北六十里,曹操追昭烈及于当阳之长坂,张飞将二十骑断后,即此。”⒂经考,淯溪西南至今当阳六十里,而位于莲花堰古城址的坝陵办事处荣耀村西距今当阳三十里。
   笔者此前专程前往淯溪至脚东港一带作了实地考察,该地距襄阳里程符合《三国志》中有关“曹公将精骑五千(自襄阳)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及于当阳之长坂”的实际。香炉山绵延十余里,山麓西一带方圆十里、地势开阔,大坡虎奔,林木苍翠,正是冷兵器时代横刀跃马、驰骋厮杀的用武之地。淯溪镇向南约十余里的脚东港任家垄古城遗址尚存,继续向南约二十里便是莲花堰古城遗址。结合《三国志》及《三国演义》等所载长坂之战的地形、情状、行动方向以及清《荆门直隶州志.地舆图》⒃所示,笔者发现脚东港南的今当阳官垱镇,东与今荆门团林镇张场村交界,向东经五里、曾集可斜趋汉津(今沙洋)。而张场一带坡急且长,有桓侯庙遗址并有一小河名“石坂河”汇入建水(发源于荆门市西仙女山,南流至后港长湖)。此一带甚为可疑。因此笔者大胆作如下推测:时刘备率十万众至淯溪为曹军追上,慌乱中不敢沿大道继续向南至当阳城,只好向东南斜趋汉津,途径张场之石坂河或建水,这里或便是所谓的“张飞断桥”处。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长坂之战”或始于当阳淯溪,向南十余里至脚东港后东行过荆门张场。也即,该战役以香炉山(荆门、当阳界山)西麓为中心,地跨今当阳、荆门两市。
注释:
① 引自(北魏)郦道元著,《水经注》卷三十二。
② 见清同治《荆门直隶州志》之“沿革”篇。
③ 见武清海主编,《荆楚文化与长江文明》之“当阳糜城并非权国都城”一文,湖北人民出版社。
④ 、参阅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之“西汉荆州刺史部”、“三国时吴.荆州”,中国地图出版社。
⑤ 见《里耶秦简》之简J1-16-52号。
⑥ 、摘自李柏武著,《荆襄古道》,湖北人民出版社。
⑦ 、分别参看:李梦生著《左传》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李索著《左传正宗》,华夏出版社。(西晋)杜预著《春秋经传集解》,上海古籍出版社。
⑧、见“荆楚网东湖社区”网文《长坂之战系发生在今当阳东北境》。
⑨、参阅1961年6月23日《光明日报》。
⑩、按:绿林山由荆门马河镇逶迤向南数十里,至当阳淯溪段谓之为“香炉山”,现为荆门当阳之界山,山麓西即淯溪至脚东港一带。
⑾、参阅(清)顾祖禹著,《读史方舆纪要》卷七十七。
⑿、参阅(南宋)王象之著,《舆地纪胜》卷七十八。
⒀、见《大清一统志》卷二百六十五。
⒁、见杨伯峻著,《春秋左传注》(二),中华书局。
⒂、见顾炎武著,《肇域志》(五),上海古籍出版社。
⒃、见清同治《荆门直隶州志》之“地舆图”篇。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1

17

主题

298

帖子

318

积分

中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18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琢玺先生是本人老朋友,有关古当阳地望问题,我们沟通紧密。对其将秦及西汉当阳定于岳飞城一带,我是深表赞同。但其笼统将东晋前当阳一并定在岳飞城,我则持保留意见,因为尚缺乏有说服力的证据。此前,本人拙文《长坂新探》曾与王先生《汉晋当阳县小考》同时发表于《历史地理》第三十三辑上,欢迎批评指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0

16

主题

4205

帖子

4861

积分

上尉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61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着学习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0

0

主题

10

帖子

16

积分

列兵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岳飞城?涨姿势了,学习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54

1422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李淳风后生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17459
QQ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wx_繁华_svil0 发表于 2019-2-14 09:02
岳飞城?涨姿势了,学习学习!

岳飞城地处荆山南古纪郢北汉水至沮漳距离最近的十字线上,实测汉水至沮漳河直线距离只有59公里,岳飞城西距漳水东任家垄古当阳遗址约17公里,东距汉水边的汉津、马良约35公里,可见岳飞城遗址在古纪郢北和汉水与沮漳间的军事物流位置都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大泽不盈永恒,圣人不积守义。大道至简,我道不孤。我爱我土,我谈我土,相约的人你在何方,曾经的梦谁与我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