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楼主: ziyan79

[文学鄂军] 长篇小说《同学二十年》

[复制链接]
来自
浙江
精华
0

23

主题

1252

帖子

2674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2674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13: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九章、柳暗花明
二零零六年冬,林永生的案子判决下达,在广州警方和深圳警方的协同办案下,林永生因为伙同杨小龙携带管制刀具,采取协迫手段追索债务,并因此造成人员死亡,林永生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阿曾因过失杀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杨小龙意外身亡,但主因是其暴力索债,不再追诉民事与刑事责任。深圳盟友公司涉嫌倒卖伪劣原材料被勒令关停,企业法人胡向忠承担相关民事诉讼责任,并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陈捷、林逸、王莺等人参加了庭审,宣判过程中,当林永生看到王莺挺着大肚子站在观众席上,当庭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他恼恨自己当初急功近利,没有听陈捷和林逸的忠告,才导致现在这个局面,心爱的人在忍受十月怀胎之苦的同时,却还要为他的现状担忧。
彩妆公司自从上次经历过与日方合作受挫的风波后,自身的业务发展一直不尽如人意,这一年多来,公司领导层多处寻求合作和收购,在零七年新年以前,这一场旷日持久的收购谈判终于有了进展,原公司合作方法国SR公司决定全资收购彩妆公司的股份。大部份原彩妆公司的管理人员得以保留,但因为保密系统被法方质疑与诟病,彩妆公司中的原研发、销售等却在法方的人员裁减范围内。陈捷获知了这个消息后,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因为从中可以获得一笔不菲的解约金而暗自高兴。彩妆公司对他来说是第一份工作,从中他获取了从象牙塔走向社会的第一笔人生财富,在这里,他不但学习了化妆品方面的技术,也重新收获了信心。在这三年里,他在公司里工作刻苦认真,人缘也不错,得到了公司上下层的一致欢迎与好评,在这两年里,他与卫国的友情、与林逸的爱情也进一步的趋向成熟。俗语说到,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他现在周围却有这么多的好朋友好伙伴帮助他,他由衷地对这两年的经历感到满足。
现在三年的平静工作即将打破,当然他没有忘记他的愿望和誓言,去靠自己的努力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但现在他并没有做好准备。所以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些迷茫与慌张。
当他把这个消息打电话告诉卫国的时候,卫国却在电话那头有些兴奋的说:“我正要和你谈这个事,我现在马上来找你,你等着啊!”他不知道卫国为什么反而那么高兴,自从许燕冰和他重新相认之后,他每天开心得像一个孩子,他曾经对陈捷说:“老天让我过了十年担惊受怕的日子,现在却给了生命中最贵重的礼物!”
两人再一次地坐到湖北菜馆的包间里,陈捷望着神神秘秘的卫国说:“班长,你和许燕冰是不是要结婚了?也不管我就要失业了,这么高兴?”
卫国说:“不是不是,这个事情尚早,你没听许燕冰说吗?她要等你和林逸结婚的时候,我们才结婚呢,到时候你可不要单独先跑。”
陈捷就更奇怪了:“那我现在要没工作了,你还乐呵呵,真是不够地道啊?这还是我的好班长吗?”
卫国说:“我跟你说个事,你不是老早就有一个愿望,要自己成立公司吗?”
陈捷:“有是有,但我现在并没有做好准备,自己实力也还不够啊。”
卫国:“现在就有一个好机会,你知道我之前在盟友公司做,现在盟友公司因上次官司被关停了,以前的好多客户都没有地方采购原料,于是有很多以前的老朋友都还是打电话给我,让我跟他们想办法,本来我的意思是不与盟友公司竞争的,但现在盟友公司也没有了,竞争也无从存在是不是?我现在想还是把这一块的资源利用起来。本来靠我一个人也是势单力薄,这不正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呢,结果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好的机会?”
陈捷端起一杯啤酒,沉吟道:“这倒不失于是一个创业的好办法。”
卫国接着说:“而且我们还可以另外设立一个研究中心,那样,你一方面可以开发新的原材料,解决客户现场的使用问题,同时也可以开发一些终端的化妆品产品,再通过加工厂进行代工,慢慢地积蓄销路,不正好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吗?”
陈捷听说经营原料的同时还可以继续他的研发工作,不由得对卫国的周密计划佩服得五体投地:“班长,你这个计划周全,我完全同意!对了,你这段时间的身体复查情况还好吧?”
卫国说:“嗯,身体情况医生说恢复得还不错,只要按时按量吃药,定期复查就可以。这个还要多亏你和林逸帮我度过难关!”
陈捷:“班长这么说就见外了。这段时间王莺一直都是跟许燕冰在一起?”
“是啊,我跟她俩在许燕冰上班的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她们三个人正好可以互相照顾,我看她们相处得挺好的。”卫国说。
“王莺就快要生了吧,林永生还要到明年下半年才能出狱,这下他可看不到他的宝贝孩子出生了,唉!”陈捷喝了一口啤酒,卫国也对饮了一口饮料。
“王莺的预产期在春节前,我跟燕冰和她说,让她春节就不回老家了,老家冷,来回跑对小孩和产妇都不好,如果可能,可以把王莺的父母接到深圳来帮忙照顾她娘俩,只希望林永生出来后能痛改前非,好好地珍惜他所拥有的一切。”卫国若有所思,他总是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让别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林永生早就后悔了,他后悔当初太急功近利了,这个我有责任没有把他带好,被杨小龙利用了。”一提起这个事,陈捷还是很懊恼。
“这些都过去了,不说了,现在最关键的,我们要抓紧这次的机会,把这个销售公司和你的化妆品公司做起来,你说是不是?”卫国向陈捷一举杯。
“你要是同意,新公司注册的事,我就来操作了,以后业务和技术我你二个人就要全面的担当起来,争取尽快让公司走向正轨!”卫国接着说。
“好,这个一切听从班长的安排!”陈捷对于卫国绝对的信任。
当月,以卫国为法人代表的深圳楚月新材料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公司的各项工作在卫国与陈捷的安排下很快就走上了正轨,因为大部分客户仍然是以前与卫国打过交道的公司,一直都很认同卫国的处理方法与经营理念,依托卫国以前的熟悉的供应渠道,在当月公司就实现了盈利。

***
深圳市妇幼保健院的产科病房外,王莺的父母、许燕冰、林逸和小月亮都在焦急地等待着,王莺周五晚间发现羊水破裂,连夜送到医院后,胎儿又没有了动静,在医院等待了一天后,被注射了催产针,现在被推进产品已经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还是没有动静。
一个护士走了出来:“王莺的家属?王莺的家属在哪?”
一群人围了上去:“护士,怎么样?”
护士:“她丈夫呢,丈夫怎么不来?”
许燕冰:“她丈夫有事呢,我是她姐,她怎么样?”
护士:“什么事能有生孩子的事大吗?你进来跟我进去一下,产妇不会生也不配合……”
王莺母亲:“护士,我进去吧。”
许燕冰:“伯母,我进去吧,我生过孩子,你放心,我一定让莺儿安安全全地出来。”
护士:“就你吧,老人家在外面等着。”
许燕冰跟随护士进了产科病房,护士让她穿好无菌服在产房外稍等。
在她旁边一个男的正在跟另一个护士讲话:“护士长,能不能拉去剖腹啊?”
护士长边走边说:“你这人怎么这样,生孩子生到一半能去剖腹吗?有没有点常识?”
男人:“……那怎么办……”男人紧张得脸都白了。
看到护士长走开了,许燕冰安慰他:“别紧张,女人生孩子都要经历一个从生到死的过程,不经历这个过程,她就不会成为一个坚强的母亲。”
男人打量着许燕冰:“……谢谢!”
看护王莺的护士走了过来:“王莺的家属是吧,产妇己经生了,男孩!五斤六两,你去帮产妇准备一点红糖水和鸡蛋吧。”
许燕冰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马上出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外面等候着的林逸和王莺的父母,林逸一听说高兴得跳了起来,就蹦跳着下楼去给王莺准备红糖水加鸡蛋。
红糖水送进产房不一会儿,载着王莺和婴儿的产床就推了出来,王莺脸上挂着疲倦的笑容,小婴儿经过洗澡后,脸上红扑扑的,躺在被窝里安静地睡觉。林逸看着王莺,伸出大拇指夸她真棒,小月亮围着产床,好奇地看着婴儿,低声的说着:“小弟弟,我有小弟弟罗……”
许燕冰一扭头,刚才产房里的男人也正慌里慌张地从产房里出来,脸上挂着喜极而泣的笑容,逢人便说谢谢!来来许燕冰面前,还特地给她鞠了一躬:“谢谢你!”
许燕冰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地方,这个谦躬的男人,任何人或事物在生命的面前不都是卑微的吗?这个生命诞生的地方,有的人脸色凝重,有的人喜形于外,而她却再一次地模糊了双眼,哽咽了喉头。
紫砚-江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浙江
精华
0

23

主题

1252

帖子

2674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2674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16: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章、曙光初现
楚月新材料的生意从公司设立以来,营业额步步高升,卫国的身体状况也得到很大的改观,他依照医生的安排,每天按时吃药,定期体检,身体渐渐地也不感到疲乏了,晚上睡觉也恢复正常,困扰了他很久的右胳膀和右腹部肝区的疼痛,也逐渐消失了。现在他用切身的体会明白自己以前的讳疾忌医是多么的错误,不但赔上了健康的身体,还差点影响到两个人、两个家庭的一辈子。
所以楚月新材料的员工,所享受到的是每年全面彻底的体检,卫国不止一次的现身说法,向大家介绍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身体情况,并要求大家平时多注意自己的身体,该休息就休息,宁可公司挣得少点,也不能让任何一个员工用健康的身体来换公司的效益。各员工也将心比心,充分利用了平时工作时间,提高了效率,整个公司的面貌比之前盟友公司要焕然一新。
因为公司人手问题,许燕冰也放弃了原来美容院的工作,来到楚月公司做了内勤负责人。工作自然比之前要费心力,但比之前体力劳动要少。美容院的姐妹们听说了她的事迹,知道她与初恋情人分别了十年之后重逢,苦尽甘来,都纷纷为她祝福。许燕冰也非常感谢各位姐妹特别是老板娘这么多年的照顾与偏爱,让她在举目无亲的深圳能够坚持到现在,欢送宴会上,许燕冰又一次的泪酒当场。车公庙与香蜜湖相隔不远,许燕冰还是会经常去美容院看望她的那些好姐妹、好老板。
公司的副总陈捷,自然是公司最忙的那个人,卫国由于身体问题,有些情况下不能够长途出差或特殊应酬,这些事情还是只能让陈捷上阵。作为公司重要的合伙人和技术负责人,卫国让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给陈捷,陈捷说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投入的,卫国说你就先欠着,等有钱还公司就是了。陈捷知道,这是卫国特地支持他,希望他能在深圳把这个工作做为自己的事业来做,成就他自己的事业梦想。
除了平时的销售工作外,陈捷对于公司进货原料检测也是专门安排人员重点把控,他知道盟友公司就是在后期杨小龙操纵公司后,用劣质原料掺合格原料,最后在客户处产生质量问题,这才是盟友公司的失败之源。所以公司初创之始,他就与卫国商量在进货检测方面不要马虎,该添置的仪器设备每一项都要添置,而且全部都是购买最为精密的仪器。每次带着客商来公司参观,客商看到公司规范的检测与管理手段,又听说陈总原来是从彩妆公司研发部门出来,所有客商都是刮目相看,以前认为这个还有着些孩子气的陈总原来是真正的科班出身——彩妆公司在化妆品行业素有“黄埔军校”的称谓!
另外,陈捷也没有放松对于产品研发方向的努力,他一直认为自己只能在研发方面才能展现自己所长,有些客户在产品上解决不了的问题,也都乐于与他交流,反而解决问题更加快速准确。卫国和陈捷他们平时接到的一些护肤品和消毒用剂的小订单,陈捷就会在公司里确认研发配方后,再交由自己的老上司张德的公司去代工生产,这样不但保持住了楚月公司的全面性,也让陈捷对于新产品研发有着新的期盼。
忙碌中的岁月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金秋十月林永生出狱的日子,陈捷、卫国带着王莺等老同学一起开着公司的七座别克车去广州看守所接林永生出狱。王莺抱着九个月的儿子林志成,这个名字是林永生在监狱里起的,他还是在小志成刚满月的时候见过一面,到现在小志成已经呀呀学语了,他还就只见过他的儿子那一面。
看守所高墙深院,中午时分,小角门“咦咦吖吖”地打开了,林永生站在门口与狱警确认了手牌,提着简单的行李从门里走了出来,他一头短发,穿着白色短袖上衣,牛仔裤上面还是如他刚到深圳的时候一样,布满着破洞。三年前,他从内地来投奔陈捷,三年过去了,他仿佛又回到了一个起点,岁月对于他来说,这三年仿佛停滞了一样。
他往前走了几步,看到陈捷一行人正从车前走过来,他看清楚了,有卫国,有林逸,有许燕冰,有王莺……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往着他们忏悔地跪了下去……
陈捷看他停住,突然跪了下去,着实很诧异,赶紧连跑几步,扶住他,陈捷说:“永生,你这是干什么?你看看都有谁来接你了?”
林永生不愿起来,他拖着腿,一步一步向着王莺走去,王莺抱着小志成,此刻正泪眼婆娑的望着他。
陈捷卫国一左一右地扶着林永生:“永生,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你不要这样。”
林永生走到王莺的面前:“莺儿,我对不起你!你跟着我受苦了!”
王莺止不住眼泪,抽泣着把孩子放在林永生的怀里,自己跑回车里去了。
林永生怀抱着小志成,泪流两行:“儿啊,我对不起你。”小志成在他的怀抱里咧着嘴笑。
陈捷:“永生,别难过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有什么难过的,我们兄弟一起扛过去。”
卫国:“永生,你起来,你要还是个男人,就不要再让王莺伤心,要让王莺和小志成过上安乐的日子!”
林永生看着两人:“我也对不起你们,这些年,尽给你们添麻烦了。”
陈捷:“别说这样的话,你快起来,我们还指望你跟我们一起干事业呢!”
卫国:“永生,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你看王莺还在等着你呢,儿子也这么大了,你可要担起男人、担起家庭的责任呢。”
林永生缓缓站起,走到王莺的身边:“莺儿,孩子现在会叫爸爸了吗?”
王莺回过头,看着林永生因为劳教晒着黝黑的面庞,破涕为笑说:“你……你到是问他自己啊?”

***
在接回林永生后一个多月的一个早上,陈捷接到老上司张德打过来的电话,张德跟他说,在光明招商局科技园有一家化妆品企业,因为持有人有两个方向的事业,现在为了集中力量做另一个,想把这家化妆品企业转让,问陈捷有没有兴趣接手。
陈捷和卫国商量后,决定去现场了解一下,并邀请张德作为介绍人一同去。现场是一个独立的公司,在一栋厂房的十五楼,整层只有这一家工厂,工厂内环境还过得去,拥有妆字号和消字号许可证,面积约六百平方米,里面设备设施较全,目前化妆品做的少,主要做一些消毒剂、清洁剂等卫生产品字号。整体看来,陈捷和卫国还是很满意,老板开价三百万元。
回程路上,陈捷一直默默不语,卫国知道陈捷对于这家公司的资质情况还是比较认可,但三百万元的确超过了他们现在的承受能力。现在楚月公司业务还在上升阶段,资金也非常吃紧,作为公司的副总,陈捷肯定明白这个情况,不能为了一个公司把另一个公司的发展搭进去,卫国计划着怎么样用公司的现金流来从银行贷一些款来,这个因为没有操作过,没有这方面的渠道。
卫国:“阿捷,怎么一声不吭?”
陈捷:“嘿嘿,也只能看看了,如果再过个一两年,凭我们公司现在的发展势头,吞下这个公司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卫国:“你不想现在就把他买下来吗?”
陈捷:“想啊,这个的确是我实现自己梦想的好时候,平台够大,也有现成的销售渠道,正好弥补了我们现在的短处,但是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资金啊。按我的估计,我们至少还短缺一百五十万。”
卫国:“我们再想想办法,那个老头说是多久后决定?”
陈捷:“老头说一个星期,还是看张经理的面子,如果我们吃不下来,就转让给别人了。”
……
晚上,陈捷若有所思,林逸看他半夜不睡觉,就知道他又有什么难事解决不了,一般情况下,陈捷不说,她也不会主动去问,两个人已经达成了一定程度的默契。不过这一次,林逸还是找了个机会打了一个电话给许燕冰,许燕冰把从卫国处了解的情况都告诉了她,原来就是为了买公司的资金。林逸看着愁眉不展的陈捷,悄悄地做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一早,她对陈捷说,总公司有事让她回一下广州,三天后回来。
三天之后,卫国把陈捷叫到一边:“你所短缺的一百五十万资金己经有了。”说着把一张卡放在陈捷的的手上。
这下轮到陈捷惊讶了:“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这你不用管,我人脉多,你赶快去处理收购公司的事情。”卫国胸有成竹地说。

***
二零零八年元旦,在楚月新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一周年暨深圳逸敏化妆品有限公司开业庆典的典礼上,作为深圳逸敏化妆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兼法人、楚月新材料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陈捷给大家汇报了两个公司成立及以后的发展方向。员工与两个公司的供销伙伴都参加了这次大会。
会议后的宴会上,陈捷没有看到林逸,就找到许燕冰问:“小一在这个场合下去哪里了?”
许燕冰:“陈总,这么多年,你真的在乎过林逸吗?”
陈捷很奇怪:“这是说哪里话?我们从小到大,认识也二十多年了,不在乎会在一起这么久吗?”
许燕冰:“林逸的总公司打电话过来,要让她回总公司就职市场策划部副总,她现在应该己经在回广州的路上了。”
陈捷感到很心惊:“什么?我们公司刚成立,她却要走?我是准备她留下来助我们一臂之力的呢?”
许燕冰研究地看着他:“阿捷,你这些为什么之前不当她的面跟她说呢?”
陈捷:“我是准备说的啊?”
许燕冰叹了一口气:“有时候,当你准备说的时候,己经晚了。”
陈捷:“这是什么意思?”
许燕冰:“阿捷,你知道逸敏公司购买过来的所短缺的资金是哪里来的吗?”
陈捷:“不是卫国借的吗?难道是她……”
许燕冰:“正是!林姑娘卖了她在广州的房子,凑齐了那一百五十万……”
陈捷没有等许燕冰把话说完,马上跑出了酒店大堂,他要去把他的小一找回来!
紫砚-江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浙江
精华
0

23

主题

1252

帖子

2674

积分

中尉

Rank: 6Rank: 6

积分
2674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16:42: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一章、桃之夭夭
林逸的不辞而别,她的确是在恼陈捷。他陈捷凭什么任何事情都让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他陈捷凭什么把所有事情都替她安排好,为她做主?她从中专毕业后,十七岁到广州找工作,为了避免与他的学历落差开始自修本科、自修研究生的课程,不知花费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只是希望将来与他不存在隔阂;她工作三年就用自己的收入在广州早早地贷款买了房子,这些全都是她林逸一个人完成的。他陈捷从来没有意识到她为谁才做的这些改变,他犯了个人主义、大男子主义的错误,而且错误得越来越深,难以自拔,反而还自以为是感觉良好。
虽然她的爸爸在村里说过伤陈捷自尊的话,但这么多年的过去了,他陈捷也不是一样没有扔掉他的矜持,展现出他的大度,给她的爸爸说个和解的话。
林逸开着车,泪水在她的脸上肆意地流过,这许多年与陈捷的往事在她的眼前如电影一样一幕一幕放过,眼见着卫国与许燕冰已经重归于好,林永生也得到了王莺的谅解,只有她不知道这样下去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陈捷的电话追过来,她不想接,任由铃声在座位上一遍一遍地响着。那是齐豫的《橄榄树》,吟唱的是三毛那神奇的女子。陈捷也说过她林逸如同三毛一样执着、感性,只可惜这个三毛还没有遇到知她懂她宠着她的荷西。
与此同时,陈捷离开庆典活动后,他一边开着车一边反思着自己,他才发现这么多年他对林逸亏欠太多了,他发现林逸一直在努力,弥补她与他的学历差距,弥补她爸爸的无心之言,他的被动和她的主动,他甘之若饴,曾经认为自己获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他从没想过,在这每次重新开始的背后,林逸所付出的远比他陈捷多得多,可以说,他陈捷在经营感情方面,是幼稚的,是不成熟的,他对林逸的数次冷落也绝对不可饶恕!这些,他以前都只是用自己创业和奋斗来解释,林逸却是每次都是用实际行动来包容他。
陈捷知道自己这次的决定又伤了林逸的心,父亲看病和他毕业找工作时他的决定让他与林逸开始了近一年的冷淡期;这次他又一次没有跟她讲,是不是又要重复以前的故事?
他清楚林逸的车牌和她的开车习惯,林逸又不接电话,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在广深高速上面飞驰着。终于在夜色将黑未黑的时候,在靠近长安的地界他追到了林逸红色的粤A牌照的马自达。
陈捷车的疯狂闪灯和滴滴声引起了林逸的注意,她和他的车一前一后在长安下了高速。
陈捷停好车,跑到林逸的车边,林逸降下车窗。陈捷看着脸上尚有泪痕的林逸,说:“小一,对不起,对不起!”
林逸带着哭腔说:“你陈副总经理,陈总经理哪里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陈捷面红耳赤:“小一,我知道我错了,没有你,也没有我的副总经理,总经理。”
林逸冷冷地:“原来你是为这个来找我……”
陈捷一惊,知道自己表达又不合适,忙解释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你明白,我以前一直以为生活的担子男人一人担就够了,现在来看,我就是自己自私,我不把该什么事情都装在我自己一个的肚子里,不跟你说,我不该把你想得那么小器,我不该对你爸爸的话耿耿于怀,不与他说话。反正,所有的都是我错了。”
林逸:“你就是故意气我的。”
陈捷:“真的不是的,我只是想着怎么样把公司做好,把我们未来的家经营好,少让你操点心,真的没有其它的心思。”
林逸:“你就是什么都是为你自己操心,一点都没有为你刚才说的那些操心!”
陈捷:“是的,是的,都是我太自私,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我就是个大傻瓜!”
林逸:“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总公司让我回广州去上班,我们又要两地分居了。”
陈捷:“现在这边公司才成立,那我……我也不管了,我跟你去广州,我们把公司开在广州也是可以的。”
林逸眼里闪过欣喜的光芒,瞬间又恢复了平静:“算了吧,这样,你会说我太自私的。”
陈捷:“那怎么办才好?”这个在研发中满是主意的脑袋不由得没了主意。
林逸这时从车里走出来:“你可真是个傻瓜啊……”
陈捷听出来林逸话里面没有责怪的意思,想到另一件事:“坏了,我可又干了一件事,没有跟你说。”
林逸气恼:“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陈捷跑回自己的车里,拿出一个袖珍的法兰绒盒子:“小一,我又偷偷一个人做了这件事,我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件!本来我是准备在今天宴会上跟你说的,现在,我想说,我们俩春节的时候结婚吧!”他把盒子轻轻打开送到林逸面前。
林逸看到盒子里,是一枚精致的铂金戒指,戒指中央穹起处被雕刻成梅花花朵的模样,在路灯的照耀下璀璨夺目。她以前想过很多种陈捷求婚的场景,而现在,两个人却在高速公路旁决定终身大事。
陈捷看林逸不出声,担心地问道:“小一,你初中送给我的诗,梅花尚能傲苦寒,我何不能笑风霜。这些年,一直是我座右铭,很多次被生活击打得遍体鳞伤时,我就会想到这句诗和她的主人,就会重新充满激情和斗志!我会一直记得,永远不会忘记。这次你突然走了,我的心一下子空了,我才知道,其实你才是我的全部,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林逸低着头:“傻瓜,我不去广州了,我以后就永远留在深圳,我去跟公司说,我就要结婚啦……”
陈捷高兴得紧紧抱住她,久久不愿分开。

***

三月,荆州城西郊桃花村,郭景涛全家一早就在农庄忙开了。
二年前,郭景涛在陈捷的倡议和支持下,承包了村里的二百亩的山头,经过他两年多时间的经营栽培,上面己经种满了各种各样的桃树。当时林逸根据这边地势为这个座山取名为翡翠山庄,后来在城里为宾馆做物资配送的王维维得知情况与他们商议,把这里改扩建成吃、喝、玩、乐、种、养一体化的现代化农庄,几个旧时的小伙伴一拍即合,桃花村翡翠山庄就正式挂牌成立。
桃花村自古就有种植桃花的传统,相传当初刘、关、张从孙权手中借得荆州,为纪念当初的桃园三结义,故在城郊遍植桃花。这几年更是在郭景涛等人的影响下,增加了不少的种植面积。但以郭景涛这个翡翠山庄的桃花最为集中和壮观,现在正值春暖花开之际,二百多亩的桃花初绽花蕾,处处蜂飞蝶绕,一片桃红如同彩色的锦缎,铺展在田野之上。
今天不但翡翠山庄挂牌,也是荆州第一届桃花节开幕的日子,同时也是郭景涛的老同学们结婚的日子,陈捷与林逸、卫国与许燕冰、林永生与王莺三对新人不但是工作中的褡挡,而且还是二十多年的同学,经过多年的磨难,终于走到一起。他们共同选择桃花节开幕的日子,在翡翠山庄里完成他们的终身大事,包藏着对往昔峥嵘岁月的留恋及对家乡父老乡亲的深深祝愿。
山庄里,花团锦簇,早就摆好了流水的席面,同时身为深圳两家公司和翡翠山庄合伙人的卫国和陈捷,对桃花村、郢城村、郢南村的男女老幼宣布,他们要带头摈弃旧风陋俗,过来参加婚宴不收份子钱,希望大家都来到桃花村感受美好春光。
山庄外,在临靠着318国道的村广场上,己经摆起了规模宏大的场面,用来接待市里的领导讲话和各种文艺节目表演,四周一些商贩们也早早就找好了地方,准备为来踏青赏花的人们兜售当地的特产和手工艺品。
上午十点钟左右,随着市领导的一声令下,荆西桃花村桃花节正式开幕。我们看到卫国和林永生正带领着市里各位领导,参观着翡翠山庄的布置;我们看到陈捷搀扶着林逸的爸爸、他的岳丈,正在门口恭迎着来访的客人;我们看到已经龙钟的许燕冰的爸爸脸上的眉头也舒展开了,正和乡亲们敲着锣鼓,一条金色的巨龙正伴随鼓点舞动腾挪;我们看到陈敏和她妈妈在一起,带领入席的客人依次就座;我们看到山庄负责人郭景涛、釆购大管家王维维正带着他们初中的同学在一起激情迸发的喊着“青春不落幕”;我们还看到林逸挽着许燕冰、许燕冰牵着小月亮、王莺怀抱着小志成正从山庄走来,三位新娘穿着红艳艳的中式礼服,脸上笑意盎然,在漫山遍野的桃花映称下更是秀丽无双、明妍动人……

全书完

《诗经 周南 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紫砚-江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