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楼主: 野人公民

再世神农(连载)

  [复制链接]
来自
浙江
精华
4

5

主题

303

帖子

342

积分

中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4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4 00: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人公民 于 2020-12-14 23:58 编辑


第三十六章 薛葵惹官司


重角没能从羊绝根手中要回用神农角唤出来的鱼,就再次回到鱼洞吹神农角,许久奇迹再次出现,鱼洞水潭涌出不计其数的鱼,并从潭面冰层上的窟窿里跳跃出来。四野也传来了野牲口的叫声。等鱼聚成堆后,重角收了神农角,照例堵上冰窟窿。

丁守一和薛蛟目睹了这一神迹,如做梦一般。他们欣喜若狂地把鱼装进了竹篓,连忙回家炮制鱼虱粉。

将数十斤鱼倒入水缸,再放上盐,等鱼翻白肚了,再搅动水缸,便有密密麻麻的鱼虱子漂浮在水面。拿竹漏勺捞起来,用微火炕干,磨成细末,配上每家每户常备的草药细辛,拿黄酒冲服。



鱼虱子,别名鱼寄生、鱼怪,寄生在鱼翅下或腹中。焙干研末,用酒送服。用水煮则无效。具有活血祛瘀、止痛的功效。用于食管癌、胃痛、胸腹胀闷。(引自《全国中草药汇编》)

细辛,细因其根细,一叶一根相连;辛,因味极辛。细辛始载于《神农本草经》,被列为上品。历代本草皆有收载。

相传起源于炎帝神农氏、代代口耳相传、于东汉时期集结整理成书的《神农本草经》,其中记载:“细辛主咳逆,头痛,脑动,百节拘挛,风湿,痹痛,死肌。久服明目,利九窍,轻身长年。一名小辛,生山谷。”

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记载:“
叶似小葵,柔茎细根,直而色紫,味极辛者,细辛也。”



丁家无不惊叹于重角的神通,想那神农角必是一样法宝。但蹊跷的是,薛蛟薛葵拿去吹,却吹不出半点声响,就连吹牛角的能手丁守一竟也吹不响它。

只有金丝猴袁野才知道真相:吹牛角不在于气力,而在于唇技;而吹神农角,既不在于气力也不在于唇技,究竟在于心,唯有再世神农才能与他前世的犄角通得灵犀;重角是再世的神农,唯有他才召唤得了神农角的灵力。



十天后,大伙儿又去鱼洞捞鱼,丁家的两条狗大黄和二黄也跟了去。

竟然又碰见了羊绝根。
他正贼头贼脑地离开鱼洞。不晓得他究竟又在搞什么名堂。

到了鱼洞一看,大伙儿都傻眼了。鱼洞被破坏,冰层已经被敲碎,水潭一片浑浊,还冒出呛鼻难闻的气味。——可想而知,羊绝根向鱼洞里投了**。

羊绝根之所以敢放倒丁家奉为家族神树的千年珙桐,就是因为丁家最大的靠山纪兰英倒下了。纪兰英得的是一种绝症,只有鱼洞的鱼虱子能治好,寒冬腊月的,鱼洞自然不出鱼,纪兰英病得重,撑不到来年三月间鱼洞出鱼的时候。

自从十天前鱼洞出了鱼,羊绝根心里就格外怕了起来。因为,只要鱼洞继续出鱼,病魔就夺不走纪兰英的命,日后纪兰英追究起“放倒千年珙桐”的事,他羊绝根自然没有好下场。因此,羊绝根决定下狠手——毒鱼。每次去塔坪卖炭,他就顺路去鱼洞投一回毒,要让鱼洞里的鱼死绝。

大伙儿对羊绝根毒鱼的行径唾骂不止。


“羊绝根往鱼洞里投毒,就是要我娘活不成!”薛葵暴跳如雷,带上大黄和二黄去追羊绝根。


既然水里有毒,眼下是不能唤鱼出来的。其他人都悻悻而归。

薛葵恨极了羊绝根,在他眼里,羊绝根简直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顶,简直就是一头活活吃人的野牲口!

大黄和二黄是两条猎狗,平时在家温驯听话,出猎时凶猛无比,拼死命也要把猎物咬死。

羊绝根听见背后一阵犬吠,望见两条大狗追了上来,后面是薛葵。羊绝根吓得扔了背篓,连滚带爬地逃命,不料一脚踩滑了,骨碌碌滚下山沟,一路的惨叫声至沟底戛然而止,再无任何动静。

“死人啦,死人啦……”对面山上忽然有砍柴人喊了起来。那喊声只叫人心惊胆战。

薛葵见势不妙,慌忙往回跑,一路上他心里卷起惊涛骇浪,而他一心救母的急切愿望,又使得心潮恢复平静。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能阻止他救自己的娘。

薛葵不声不响回到家,径直进厨房拎了一个空水桶出来,二话不说背起重角,直奔鱼洞。

“等我把有毒的水舀干!——我娘不能断药!”

薛葵一口气疯狂打了十余桶水倒掉,直到水潭快干了。泉眼活水再次把水潭注满时,已清澈见底。

此时,金丝猴袁野、崇羽、薛蛟和丁守一也赶来了,带来簸箕和竹篓子。

重角吹响神农角,又一次唤出鱼来。数九寒天,薛葵不顾水冷刺骨,二话不说跳进潭里那簸箕捞鱼,一口气捞了几十斤。


薛葵虽然浑身冻僵了,但他的心是热乎的,因为他的娘有救了。

羊绝根之死,让薛葵心理蒙上了阴影,他守口如瓶,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直到黑龙村传来了羊绝根的噩耗,还传开了可怕谣言:在山上砍柴的人看见羊绝根是被一个娃子唆使猎狗咬死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薛葵心知官府的人迟早会来,就打算去兰英寨避难,因为那里是官府奈何不了的。


然而,薛葵还没去兰英寨,就来了七八个捕快。官府知道丁家不好惹,就出动了所有捕快。

捕快不由分说,把薛葵连同薛蛟、重角和崇羽都要抓回官府审问。

甘萍拿出短刀,护住重角,冲捕快骂道:“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还有王法?”

捕头是个面目莽撞、虎背熊腰的粗人,他大笑一声,轻蔑地说:“王法?官府说的话做的事就是王法!——庐陵王建的临疆县,我们的靠山是庐陵王,庐陵王可是做过皇帝的,兴许哪天又回去做皇帝了呢。”

薛葵已经取来乌金锤,薛蛟也取来滚银枪,不跟官差废话,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莫要鲁莽!”丁守一喝住兄弟俩,然后对捕头笑脸相迎,说,“我的外甥女婿‘通城虎’薛刚去西凉借兵,力保庐陵王。不如说,我们都是为庐陵王效力,何必伤了和气呀?”

随后,丁守一进屋拿出一小包沉甸甸的东西,放进捕头的手中。捕头改变了态度,对丁守一说:“人还得抓,不然我们回去没法交代,而且那杨决根家里的人在官府呼天抢地,闹得不可开交。娃子们去公堂上,审一下,案子就好结了。你放心,绝不会让娃子们受罪。就当是去临疆县城闲逛一趟。”

经捕快这么一说,都不在反抗了,四个娃子怀着旅游的大好心情去一趟临疆县城。自然金丝猴袁野也跟去了,临疆县城就是十年多前他到过的狮象坪,他要看看如今狮象坪发展得如何。

早在十多年前,“狮象坪”还只是寥寥数家人烟。庐陵王因为看中了这一块山环水绕、踞狮卧象的风水宝地,便与州官商议,设此地为“临疆县”。

由于处在盐道上,这里私盐兴盛,成为重要的井盐与山货的集散地。并且“盐道”越修越宽阔,并向更远的地方延伸。因此这个早在东汉就有文明存在的地方
(1989年发现东汉末年墓葬,随葬品已被盗,出土22枚五铢钱和1片铜镜残片以及70块花纹砖块)。几经兴衰后,如今又呈现一番欣欣向荣的景象。

目前,城里正在新建规模不小的“东门”和“西门”两座城池。
官府在老城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浙江
精华
4

5

主题

303

帖子

342

积分

中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4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8 22:4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声明:凡是故事中的人物设置,请勿与现实中的人对号入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浙江
精华
4

5

主题

303

帖子

342

积分

中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4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7 20: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人公民 于 2020-12-27 23:26 编辑


第三十七章  杨福来告状


临疆县衙的公堂设在堂房沟,据县城西北六里开外。

县衙不大,不及丁家大院。县衙的门倒是高大坚固,紧闭着,看样子没有“破城槌”是撞不开的。门上贴了一副门神,贴的不是秦琼和尉迟恭,而是钟馗捉鬼。门口有一头石狮子,石狮子头顶一面鸣冤鼓,鼓已破,擂不出半点声响。

石狮子下面,蹲着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顶着刺骨的寒风,在等开门,他旁边蜷缩着一头驴子。这位老人并不是别人,正是羊绝根的爹杨福来。儿子死于非命,他是来县衙告状伸冤的,苦等一整天了。

然而,县衙大门一直紧闭,就连凌冽的寒风也挤不进去。

县令一家人却在门里面急得团团转。他们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老家房州城过年的。却偏偏在这当口撞上了一桩人命官司。真是倒霉透了。

县令是房州刺史崔敬嗣的儿子。庐陵王坐房州,得到了州官崔刺史的关照。当年,唐中宗李显被母后武则天赶下龙椅,并贬谪到房州做庐陵王,武则天有交代,让他不得参与州政。意在让李显只做个毫无实权的王爷。

而天下人不允许庐陵王在房州虚度余生,他是世人眼中的真龙天子。武则天只不过是“包藏祸心,觊觎神器”的狐媚。“因天下之失望,顺宇内之推心,爰举义旗,誓清妖孽”(骆宾王《讨武曌檄》),各地武装势力都举起“匡扶中宗”的大旗,各地州官暗中投奔庐陵王。

薛刚远赴西凉借兵。归州刺史席禛(席萍之父)一直为庐陵王打气,庐陵王曾自叹“雀隐枝头如何御风青冥”,席禛则坚信庐陵王是“龙潜沧池定将腾云霄汉”。房州刺史崔敬嗣,以州政名义帮助庐陵王扩大影响力。建临疆县便是一例。

崔敬嗣帮助庐陵王建了临疆县,并让自己的儿子崔牛担任县令。而那崔牛做县令以来,尸位素餐,贪污成性。若要县令接案子,没有银子,鼓雷破也没用。

崔牛从来听不见鸣冤鼓。只要有人拿着一袋鼓鼓的东西从怀里往外掏,他的眼睛顿然就亮了,事也就好办了。

而眼下,崔牛正收拾好东西,一家人要回房州城老家过年。却被杨福来“堵”住了门。真是急坏了他们一家。

崔牛就在门背后,来回踱步,时不时眼睛往门缝里瞅瞅。若把堵在门口的刁民赶走吧,万一那刁民跑到房州城庐陵王那告状,崔牛和他爹的面子上也过不去。
真犯了难。

索性那就任凭那刁民堵在那吧,等受冻了挨饿了总会走。

殊不知,杨福来一直在塔坪盐库守门,守了好些年头了,所以等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常态。他随身带着一把盐,一壶水。饿了就往嘴里撒点盐,再喝一口水。他跟驴子歪在一起取暖。转眼就等了三天三夜。

崔牛坐立不安,眼看就要过小年了,却回不了老家。从门缝再往外瞅,那个“刁民”还在,居然没有半点耐不住的样子,像是雪人一样一动不动,莫非已经——

崔牛哀叹一声,硬着头皮开了门去探看。

门一开,杨福来突然舒展身体,爬了过来,直吓得崔牛一个倒退,却来不及关门。杨福来已经抱住了他的腿,连声哀求青天大老爷为民伸冤。

崔牛不耐烦地说:“都快过年了,有啥事非要在这当口闹腾?过年了再说吧。你我都先回家过个好年。”

杨福来老泪纵横地说:“有人害死了我的娃子,我咋能好好过年啊?”

“我派人把他抓了不就了事了?”崔牛轻描淡写地说,“你跟我说要抓谁,赶紧抓了,我好赶着回老家过年呢。”

“是黑龙村丁家的娃。”

“丁家?这——”崔牛为难了,他狠狠踢了一脚门槛,心里骂:“真是倒霉,马上快过年了,撞见命案不说,而且还是难搞的丁家,纪兰英占山为王,薛刚为庐陵王效力,岂是好惹的?”

崔牛极不耐烦地改口说:“你咋晓得凶手是丁家的娃子?有啥证据?如果诬陷人,我要先治你的罪!”

咄咄逼人的质问,从来都是崔牛的“为官之道”。他认为老百姓登门不是为诉求而来,而是故意找麻烦的。

“有人在山上砍柴亲眼望见薛葵唆使狗子追咬我的娃子,我的娃子滚进沟里摔死了。”

“可有物证?”

“有,有物证。丁家的娃子和我的娃子在鱼洞抢鱼。鱼洞真的出鱼哒,我的娃子还卖了一背篓到塔坪。”

“那鱼洞的鱼开春后听见雷声才会出来,这寒冬腊月的哪里会出鱼?莫要胡说。这胡扯的案子,不接!”

崔牛甩袖而去。

不多时,崔牛一家人出门了,坐上骡马官车,带上几个衙役,上了通往房州城的盐道。

“那个老家伙跟来啦!”差役喊。

崔牛忙不迭地把头探出轿外定眼一看,暗叫不妙,被老家伙赖上了。

崔牛命人快马加鞭,试图甩掉骑着驴的杨福来。竟不知那驴子跑得比马还快,不一会儿工夫就赶超了官车。

杨福来的那头驴子出自临疆县城北面的赤马灌。赤马灌北倚送郎山,本是一个大水塘,因这里出了一匹赤焰千里驹而得名。

相传,水塘旁边有一家财主,喜欢养马,所养的马都是好马,唯有一头十分不起眼,又瘦又脏,不讨财主喜爱。一天,从受阳县(今保康县)来一个马贩子,财主就把瘦马贱卖了。马贩子把瘦马在水塘里一顿洗刷,出得水塘来,已是一匹锋棱骨骏、浑身色如烈焰的千里驹。财主反悔了,买马人骑上那匹“脱胎换骨”的好马飞奔而去,一口气跑到两百里外的一条河边才停下来,饮[yìn]马歇息,那条河因而得名“歇马河”。

杨福来骑着驴子,很快赶超了官车。说来蹊跷,他径直前行,并不搭理县令大人。

崔牛冲他大喊:“你往哪里去?
你究竟要搞什么名堂啊?

杨福来勒住驴子,答道:“既然这里不接我的案子,我去房州城找庐陵王。庐陵王不接案子,我就去洛阳找皇上。皇上不接案子,我就干脆上天找玉皇大帝。”

这番话直把崔牛惊出了一身虚汗,为官者最怕遇到发横的人。

崔牛本想回老家在父亲面前表一表这一年来的“功劳”呢,一家人脸上自然有光彩。但是,如果杨福来真到庐陵王那告状,崔牛这个年也就过得不光彩了。为了杨福来不把事情闹大,崔牛不得不回府接案子。

崔牛在轿子里气得捶胸顿足,平复下来,才撩开轿帘,冲杨福来喊:“你给我回来,这案子我接!”

崔牛调转车马回府。杨福来也调转驴头,跟回堂房沟。


崔牛派出七八个捕快去丁家拿人。同时,他写了一封信差人送回老家。信中写得感天动地,自己为了处理案子,想回家过年而不得,真是鞠躬尽瘁、劳苦功高啊。



再三声明:故事中的人和事纯属虚构,只为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请勿与现实中的人和事对号入座。
另外,年底了比较繁忙,更新不准时。等放年假了,会勤快些。



补充内容 (2021-6-22 22:57):
究竟是堂房沟,还是塘坊沟,我搞不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0

18

主题

279

帖子

308

积分

中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08
发表于 2020-12-28 09: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把老君山的那张图片旋转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浙江
精华
4

5

主题

303

帖子

342

积分

中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4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8 20:34: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人公民 于 2020-12-28 20:54 编辑
凡夫庶子 发表于 2020-12-28 09:51
要把老君山的那张图片旋转一下!

没找到,请问在哪一章节?不过,现在改不了啦,超过24小时就不能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湖北
精华
3

113

主题

512

帖子

615

积分

上士

Rank: 4

积分
615
发表于 2021-1-6 13:12: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浙江
精华
4

5

主题

303

帖子

342

积分

中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4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1-1-18 00: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人公民 于 2021-1-19 00:07 编辑


第三十八章  对簿公堂



县衙的公堂上,高悬一面满是灰尘的铜镜,而这面铜镜跟“明镜高悬”本该有的寓意却“貌合神离”。它是一面“照妖镜”,是县令崔牛的断案法宝。糊涂官断糊涂案,崔牛称此铜镜可以照见善恶,再难判的案子,拿它一照,善恶自现。

“升——堂——”

衙役排班肃列。

原告被告、人证物证都已到场。县令迟迟不出现。

丁守一气定神闲,牵着两条凶猛的猎狗大黄和二黄,用意有二:一来,猎狗是造成杨决根死亡的元凶,自然要出现在审案现场;二来,作为一种威慑,因为,县令已收受了丁守一的贿赂,万一变了卦,大黄和二黄随时会扑上去跟县令算账。

薛蛟、薛葵、重角和崇羽四个娃,懒懒散散,歪歪扭扭跪成一排,没有半点紧张感。像是还没入戏的群众演员。金丝猴袁野在门外密密麻麻的人头上窜来窜去。

杨福来脸色苍白,双眼红肿,但目光如炬。他怀里揣着一个瓦罐,瓦罐里游动着几条鱼,这鱼正是来自鱼洞的鱼,上次他在鱼洞捡了一背篓鱼,卖到塔坪。为了物证,他把买家留作过年的鱼,要了几条。

杨福来更为请人证操碎了心。那人证是黑龙村的一对夫妻,当天在山上砍柴,目睹了杨决根到鱼洞遇见四个娃到他被狗追咬致死的全过程,就把命案传开了,却把案情说的尽量模糊,只说从丁家大院出来的四个娃中的一个唆使狗子追咬杨决根,具体是谁,却绝口不提。

不管杨福来怎样哀求,夫妻俩横竖不愿出面指认。最后还是捕快出面,强行带走了丈夫。

丈夫叫老九。此刻在公堂之上,他穿得极其单薄,浑身直打哆嗦,故意往嘴里塞了几个冰疙瘩,把嘴冻僵,无法说话。因为,他谁也不想得罪。

公堂屏风后面,终于传来几声“吭咔”,接着县令崔牛端一碗茶入座,先呷一口茶,吧唧吧唧嘴,而后悠悠地拿起惊堂木,猛地往公案桌上重重地一击,慢条斯理地喊:“肃静!”

此人看起来三十出头,长得贼眉鼠眼,个子小但架势大得很。

自古为官者往往架势大,“飞龙乘云,腾蛇游雾,云罢雾霁,龙蛇之属,就与蚓蚁同矣”(《大秦赋》台词),飞龙腾蛇如果不借云雾造势,跟蚯蚓蚂蚁差不多。其实,为官者只要能为百姓办好事,有没有架势,百姓不会介意。如果空有架势,却不办事,那就令人讨嫌了。

县令向来很难正经接案子,而这回不仅接了案子,还张榜布告,动静不小。审案的这一天,百姓就纷纷前来围观。公堂门口挤得水泄不通。

惊堂木一响,公堂内外渐次安静下来。

杨福来跪在地上,把装鱼的瓦罐放在一旁,磕头道:“我儿死得冤枉,明府(唐朝县令的称呼)要为小民做主啊!”

崔牛道:“你有啥冤情,从实讲来。”

杨福来哭丧道:“丁家的娃子唆使狗子撵咬我的儿子杨决根,我的儿子滚进沟里摔死哒。”

丁守一和四个娃矢口否认,闹嚷一片。

崔牛一击惊堂木,喊:“肃静!”,并警告丁守一和四个娃:“没叫你们说话,就莫作声。”

崔牛问杨福来:“你儿子跟这四个娃子有啥仇怨,他们为啥子要害你的儿子?”

杨福来道:“我儿子跟丁家早几年就结下了梁子。我儿子死的那天与丁家争抢鱼洞的鱼。丁家的娃唆使狗子撵咬……”

崔牛不耐烦地打断杨福来的话,问:“你可有人证、物证?”

“有有有。”杨福来忙不迭地把瓦罐碰到公案桌上。

崔牛仔细看了瓦罐里的鱼,他没逢鱼洞出鱼都会有人进贡,他还给老家送去不少,这鱼他认得出确实是鱼洞里的鱼。不禁惊叹:“寒冬腊月,鱼洞出鱼,真是奇事!”

崔牛问:“那人证呢?”

杨福来指向老九。然而,老九赤膊露背,浑身哆嗦,口不能言。杨福来激动地推搡他:“求你把实情说出来,不要昧良心啊。”

“莫不是个呀呼(傻子)?那咋能作证?”崔牛冷笑一声。

杨福来突然情绪失控,呼天抢地起来,喊:“我还不如一头撞死,上天找玉皇大帝评理去!”

崔牛又狠狠一击惊堂木,骂:“莫要胡闹。本官定会给你公正定案。”

杨福来这才平复下来。

崔牛指向丁守一,还没开口问话,蹲在丁守一两旁的大黄和二黄先冲崔牛叫唤,提醒了崔牛:拿人钱财,**。

崔牛犯了难,一头是死磕的刁民,另一头是惹不起的丁家,有没有一个既能结案息事宁人,又不得罪丁家的办法?

崔牛目光巡视那四个娃,他突然离开公案桌,叫来捕头问话。

崔牛问:“据我所知,丁家只有两个娃,薛刚的娃薛葵,薛勇的娃薛蛟,那另外两个娃是啥来头?”

捕头答道:“长得像野人的那个娃是神卜翁从兴山县带来狮象坪,后来到了塔坪。那个最小的娃,是从木鱼山庄来的,专门到山宝洞许愿,在丁家落脚。”

崔牛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回到公堂之上,舒展眉头,说:“经捕快调查得知,唆使狗子咬人的其实只是四个娃子中的一个,需要把他辨认出来。我只好拿我的法宝来破案了。”

衙役搬来梯子取下那面“照妖镜”。

此时公堂外一片唏嘘。

崔牛踌躇满志地拿着铜镜去一个一个照那四个娃。

崔牛先走到薛蛟面前,薛蛟一副看不起的模样,对他嗤之以鼻。崔牛压低声音对薛蛟说:“哪的水暖和,鱼就游向哪里,鱼的本性。你的舅爷做的不错。”

崔牛拿出铜镜照了一照薛蛟,说此人心善。接着来到薛葵面前,薛葵怒目相向,拳头捏得嘎吱响。铜镜照过,善。

崔牛来到崇羽面前,见崇羽一身毛发,暗喜,第一念头就是拿他做替罪羊,但是不能得罪神卜翁,更何况听说此娃力大无穷,不能惹。崔牛拿铜镜反反复复照崇羽,最后开口说:“虽然长得像妖怪,但是我这法宝只分善恶,妖也是有好妖的。”

最后铜镜找到了重角的脸上,崔牛压低声音说:“哪里水暖和,鱼就游向哪里,鱼的本性。你爹妈做的不好。”重角也压低生意回敬一句:“我只知道狗的本性,谁给屎吃就为谁咬人。”

马上崔牛戏精上身,惊呼:“此娃邪恶缠身,唆使狗子咬人的就是你了。”

重角大骂:“糊涂狗官!”

丁守一也感到意外,没料到县令会来这一招,他知晓薛葵刚直的脾气,赶紧去暗中稳住正要自首的薛葵。同时,把大黄和二黄放了,让它们出了公堂。

崔牛知道拿一面破铜镜破案难以服众,就沏上一碗茶,亲自给老九端过去,说:“你咋冻成这样?赶紧把这碗热茶喝了,舌头捋直了,好好指证。”

那老九自然不傻,领会了县令的意思,如此也不会得罪丁家。老九喝了那碗热茶,顿时就苏活了,坚定地指认重角。

杨福来质问:“那外地来的娃,咋能使唤得动丁家的狗子?莫要袒护了真凶,又冤枉一个好人啊。”

狗子不在公堂内,验证不了。

崔牛不耐烦了,命人把重角押入牢房,然后甩袖而去。

丁守一是没脸回丁家,甘萍把娃托付给他,自己留下来和饶氏一起照顾病重的纪兰英。而眼下,重角带不回去。丁守一再次向县令行贿,要解救重角。崔牛却说:“我不上你的当了,拿了银子,我左右不是人。如果要救那娃,用你的娃换吧。”

丁守一一筹莫展,和三个娃待在临疆县城。

重角坐牢,最急的是金丝猴袁野, 他想到只有一人可以救重角,那就是神卜翁。不过,神卜翁还在老君山炼丹吧,金丝猴袁野怀着一丝希望,上送郎山去,在半路遇见神卜翁骑着白鹿正下山来。

不等袁野开口,神卜翁道:“重角有牢狱之灾,我正为此事要去县衙一趟。”金丝猴袁野喜极而泣。

神卜翁德高望重,却不爱跟为官者打交道。他就住在送郎山上,却从来没有去过县衙,而且请都请不去。而这次神卜翁突然造访,崔牛倍感荣幸,热情接待。

神卜翁开门见山:“我为一个刚坐牢的娃子而来。”

崔牛惊问:“你是说那个从木鱼山庄来的外地娃子吧,他究竟有什么来头,竟然劳您大驾?”

神卜翁说:“你可听说庐陵王十二年前来房州,其妻韦氏途中产下一对龙凤胎?而龙胎刚出生就被野人抱走了。”

崔牛连忙点头说:“确实有听闻此事。难道那娃是——”

神卜翁说:“那牢中娃子就是庐陵王迁往房州途中被野人抱走的儿子。”

崔牛正在向神卜翁敬茶,顿时惊得手一抖,茶碗差点掉落。他赶紧亲自带神卜翁去牢中接走重角,更重要的是还要折腾回来为重角洗清罪名。

崔牛命人追回老九,商量指认一个真正弱小者当替罪羊。老九脑袋灵光,出主意说:“跟着四个娃的有一只金丝猴,唆使狗子咬人的不是娃子,而是那只金丝猴。”崔牛茅舍顿开。

崔牛又一番张榜布告,要重新审理此案。




补充内容 (2021-1-29 22:15):
错字更正: 1. 把瓦罐“捧”到公案桌上;2. 他“每”逢鱼洞出鱼都会有人进贡; 3. 最后铜镜“照”到了重角的脸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浙江
精华
4

5

主题

303

帖子

342

积分

中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4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1-2-1 01: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人公民 于 2021-2-2 01:12 编辑


第三十九章 过年记Ⅰ


过年的习俗从先秦开始萌芽,在唐朝时已经从祈祷、祭神转变为欢乐喜庆的“佳节良辰”。

过年是团圆的日子。在唐朝过年的年味和人情味尤为浓厚。贞观二年,唐太宗放出三千宫女,让她们“任求伉俪”,寻找自己的幸福归宿;贞观六年,唐太宗望着盛世背景下过年时洋溢着浓浓年味的长安城,无比欣慰之际,他忽然想到了不能回家过年的牢中死囚。于是他亲临大理寺监狱,了解到死囚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就与四百死囚约定:放他们回家过年,来年秋收后再回监狱服刑。死囚们感激涕零。果然,四百死囚如约主动回到监狱,一个都没少。——正如唐朝诗人白居易歌颂唐太宗的德政所写:“怨女三千放出宫,死囚四百来归狱”。

因此,唐朝时期对过年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过年1.jpg
过年,图片来自网络

现在是唐朝的万岁通天元年(公元996年),武则天称帝建立大周政权的第六年。年根将至,从京畿到地方,甚至熊山(古代神农架)这样偏远之地,都处处洋溢着新年的喜庆。

庐陵王坐房州,在熊山狮象坪建立的临疆县城,此时已年味十足:家家户户为过年忙得不亦乐乎:打“堂堂灰”——砍一根竹子带着枝叶,清扫房梁的灰尘和蜘蛛网;杀年猪、打豆腐,放酒,包jio子(比饺子大,半圆形)……小娃们已经在玩爆竹了,旮旮旯旯传来爆竹声声,每家每户的房前屋后都有一大片竹林,过年的爆竹准备得充足。

就在这本该忙得不可开交的年根,丁守一和四个娃待在临疆县城,急得团团转,他们把重角带不回去,就无法跟甘萍交代。而县令崔牛从神卜翁那得知:重角竟然是庐陵王在贬谪房州途中刚降生就被野人抱走的儿子。崔牛就亲自接重角出狱,并“安顿”——毋宁说是软禁——在府中,好生伺候。为了洗清重角的罪名,崔牛决定让金丝猴顶罪。

金丝猴袁野自然遭殃了,被捕快捉住,押到公堂上受审。这次只有袁野和老九对簿公堂。丁守一和四个娃乃至杨福来,都被拒在公堂门外。

根据县衙的张榜布告,要审一只金丝猴,这成了家家户户有趣的谈资。审案的这天,百姓忙里偷闲都去县衙看热闹,看县令究竟是怎么审一只猴子的。

县令崔牛一击惊堂木,周遭渐次安静下来,他捋一捋胡须,道:“因上次审案时人证老九冻得神志不清,记性出了问题,现在他记起来了,所以本府要重审此案!”崔牛接着对老九说:“老九,你一五一十好生交代。”

此时的老九身穿棉袄,满面红光,说:“那天我和媳妇在山上砍柴,听见山下有人一路跑一路喊叫,后面追着两条黄狗,唆使黄狗追咬的是一个矮子,连跑带爬的,浑身穿着黄金一样的衣裳,在太阳底下还晃眼睛。我误以为是一个小娃,但是自从我看见金丝猴,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看到的本来就是一只金丝猴啊!”

顿时,围观的百姓交头接耳,闹嚷起来。

金丝猴袁野真想冲崔牛破口大骂,但是他清楚一旦开口说话,自己的处境会更复杂。所以,他忍了。

崔牛煞有介事地拿出一纸罪状和一块印泥,走过去蹲在袁野面前,狡黠地一笑,而后对百姓说:“只要这只猴子画个押,案子就能结了。所有人都高高兴兴回家过年去吧。”

崔牛抓住袁野的爪子往血红的印泥里摁,袁野挣脱爪子并打开崔牛的手,表示他自己来。袁野在罪状上鬼画符一般戳了一通。崔牛看了,惊诧得说不出话来,一时都愣怔住了。

忽然,门外刮来一阵风,把罪状吹飞了起来,罪状飞腾到了门口,被围观的百姓一把抓住,
罪状迅速传开去,顿时场面煮开了锅。因为,罪状上面鬼画符的乱迹中分明辨认得出:“狗官”二字!

县令这一庸官竟然庸到了这种地步,连猴子都对他开骂了。

崔牛万万没想到,一只猴子能让他身败名裂,让他翻了船。他发现越找弱者开刀,就越吃亏,因为表面看起来的弱者竟然一个比一个强大。

崔牛颜面尽失,匆匆交代捕快赶紧把袁野关进牢房,然后就灰溜溜地回府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为官更是如此,事情办好了一两件,百姓不一定待见;但是办一件坏事,就会为百姓所不齿。“猴子骂官”的丑闻必定不胫而走。崔牛没勇气回房州老家过年了,愁肠百结。

过年最大的欣慰是阖家团圆。不论一年的收获是大是小,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会在一家团圆的温暖气氛中被抛却得无影无踪。

唐朝的一位才华横溢却为官不得意的基层官吏卢照邻,仕途不顺,回家过年时,就写了一首过年的诗《元日述怀》:

筮仕无中秩,归耕有外臣。

人歌小岁酒,花舞大唐春。

草色迷三径,风光动四邻。

愿得长如此,年年物候新。

诗中,卢照邻说自己做官还没混到一个中等官职,还是回家种地做一个方外之臣比较开心,过年喝着小酒,心境舒坦,景色更怡人,但愿人生就像过年一样欢乐,岁岁朝朝风物都新鲜。

崔牛这个县令也属于基层官吏。唐朝县令职责重,问责严,压力大。唐朝官员“凡居官,以年为考”,对县令有严格考核制度,每年年终县令具录自己的“功过行能”——一种自我鉴定,再逐级审议,评定考核等级。真正做一个好县令,实属不易。崔牛仗着他爹是房州刺史,而且“山高皇帝远”,才敢做懒政的庸官,更何况做个好官实在太难了。

不过,年底考核,他是必须要做好的,本打算在“杨决根案”上攒劲一把,结果还是搞砸了,还搞出了“猴子骂官”的骂名。这个年,崔牛无论如何是过不好了,他根本没脸回老家。他想到只要把重角送回房州城还给庐陵王,就能向庐陵王讨一个人情,局面就会逆转,他任职期间的功过是非就不值一提了。

崔牛上送郎山找神卜翁,跪问:“我打算把小王爷送回庐陵王身边,可有认亲信物吗?”

神卜翁大笑道:“天缘已注定,自有认亲之时,不急,不急。”


崔牛不便纠缠,他真正的心结是已经意识到自己这个官做得实在太差劲,于是磕头说:“我想做一个好官,请神卜翁指点迷津。”

神卜翁简短地回答道:“好官不难当,就看心里装的是金银,还是百姓。”

……

崔牛回到府中就还了重角自由身。重角出了衙门,跟着丁守一、薛葵、薛姣、还有崇羽回黑龙村。重角在半路陡然想起金丝猴袁野,就闹着要折返回去救他。薛葵薛蛟拦住重角。

丁守一苦劝道:“你好不容易脱身,就莫要管那只猴子啦。再说,你娘在黑龙村不晓得急成啥样了。”

重角理直气壮地说:“他不是猴子,他是个长着猴子身体的人,我记事起就有他,他一路护我周全,他也是我的亲人!”

薛葵劝:“你要是回到县衙,万一县令变卦,你又脱不了身,就完蛋啦。”

薛蛟也劝:“过年可好玩了,我们一起守岁赶年雀。”

丁守一说:“我们的祖上说,过年是赶年雀,年雀是一种大鸟,比凤凰还大,它不吉祥,每年年根就飞来了,家家户户燃爆竹,说吉利话,把它赶走。”

重角这才安稳下来,不再闹腾。然而,崇羽不声不响跳下马车,回临疆县衙,因为他清楚重角的心结,只有救出金丝猴,重角才能过好这个年。



补充内容 (2021-2-3 20:26):
重大笔误:唐朝的万岁通天元年是公元696年,而不是公元996年。抱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浙江
精华
4

5

主题

303

帖子

342

积分

中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4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1-2-1 01: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人公民 于 2021-2-2 01:15 编辑


第四十章 过年记Ⅱ



年根到了,差役都回家过年去了。在周遭百姓人家的爆竹声中,县衙显得格外冷清。

县令崔牛在府中给五岁的儿子糊灯笼,哄儿子开心,因为今年没回老家过年,儿子总是闷闷不乐。媳妇是个能干人,她让丫鬟都回家过年去了,自己在厨房忙进忙出,张罗过年的菜品。

忽然,县衙大门口传来一阵粗犷的吼叫。崔牛跑去看,吓出一身汗,只见崇羽举起了门口那尊石狮子。

崔牛惊慌地问:“你这是要做啥子啊?”

崇羽结结巴巴的说:“放、放、猴、猴子、出、出来!不、不然,我、我砸——”

崔牛这才想起那只金丝猴还关在牢房中,他的小眼睛滴溜一转,心中盘算:崇羽是最佳替罪羊,只因他力大无穷,就算十个捕快也抓不住他,眼下他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莫举得这么高,小心砸了脚。放下,放下!有话好好说嘛。”崔牛让崇羽放下石狮子,接着和颜悦色地说,“你不说我倒忘了那只猴子了,我带你去牢房把它接出来。”

崔牛把崇羽带进一个特别大的牢房,冷不防一开机关,从房梁上掉下一个铁笼子罩住了崇羽。无论崇羽多大力气也无法逃脱。

崔牛得意道:“我跟你说,这铁笼子专门关野人的。庐陵王说野人也是人,他听说时常有野人侵犯妇人,庐陵王交代不能纵容,也不能滥杀,要跟人一样量刑。所以才打这个铁笼子。我一直嫌这就是个空摆设,野人岂是敢惹的?没想到,今天倒是起了大作用啦!”

崔牛把金丝猴袁野从另一个牢房转移到崇羽一起,让他们在牢中过年不至于太孤单。



腊月三十守岁夜,丁家大院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庭院中架起一堆旺火,往火里扔竹子,那是在放爆竹。丁家的人都欢欢喜喜,因为丁家不仅摆脱了官司,就连纪兰英的噎食病也因为服用鱼虱子做的药粉而得以好转。
爆竹.jpg
放爆竹,图片来自网络

甘萍和重角母子俩虽然没能赶回木鱼山庄过年,但在丁家也照样感受到了过年的喜悦。只是重角一直惦念着金丝猴袁野在凄冷的牢房里过年,崇羽也不知去哪了,因而总是开心不起来。



县衙的牢房中,金丝猴袁野隔着铁笼子与崇羽依偎在一起,都一声不吭。外面传来爆竹的热闹声响,隐约有娃子们的欢笑,还有汪汪的狗叫。

袁野的眼泪在眼眶里涨溢,将油灯光折射出满眼的火红。他不仅巴望着跟重角一起过年,他更想家了——想念他穿越前的那个家。自从穿越到古代成为一只金丝猴,兜兜转转,转眼整整十二个年头了。

袁野想起一首写除夕夜的诗,那是大历年间(公元766年-779年)的一个除夕夜, 江苏人戴叔伦在江西出差,住在旅馆里过年,在墙壁上题的诗《除夜宿石头驿》。于是,袁野用尖尖的爪子在牢房的墙壁上写了前四句,并做了改动:

囹圄谁相问,

寒灯独可亲。

一年将尽夜,

万里未归人。

写完,泣不成声。是啊,他的家相隔两个时空,岂止万里?崇羽不知怎样安慰袁野才好,用毛茸茸的手给他擦眼泪。




县衙内的崔府,灯火通明,崔牛正在接灶神,灶台上设有“灶王爷”神位,写有“九天司命主,灶君夫子位”。灶神是保护和监察一家的,从上一年的除夕以来就留在家中,到小年腊月二十三就要升天,向玉皇大帝禀报凡间善恶。在除夕这一夜,要接灶王爷回来。

接灶王爷仪式结束,接下来是祭祖宗,菜肴摆上一桌,饭盛好,每个碗口平放一双筷子。崔牛作为一家之主,奠酒,作揖磕头,恭敬祭拜祖宗,口中念念有词:“祖宗保佑一家平平安安……”

祭祖宗完毕,才是一家人享用年夜饭的时候。

一个四方八仙桌,坐着一家三口,空了一面。显得有点冷清。崔牛的儿子眼泪汪汪地说:“我好想我们一家回房州跟爷爷奶奶一起过年。”

崔牛和媳妇都哄他,说:“大过年的,不能哭哭啼啼的,乖。我们一会放爆竹去。”

儿子努着嘴问他爹:“为啥过年的时候有很多百姓给爷爷送匾、送好吃的呀?为啥在这里过年没有人来呢?”

崔牛被儿子这一问,心里震撼到了,夹菜的筷子抖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回答:“因为你爷爷是个好官,而你爹——,哎,是你爹搞错了,你爹心里装着金银,但金银总归是冰凉的;心里要装百姓才好,百姓的心是热乎的。”


“爹,你是一个好官吗?”儿子追问。

崔牛不敢跟儿子那清澈而明亮的眼睛对视,他如鲠在喉。

“爹,我听话做一个好儿子,你也要听话,做一个好官。”儿子眼里满含信任与期待。

崔牛伸出小手指跟儿子拉钩彼此许诺。



吃完年夜饭,夫妻俩陪儿子放爆竹,点彩灯。玩了一阵子,就给儿子洗澡,“狗甲”(污垢)是不能带过年的。洗完澡,儿子就睡觉去了,他娘也睡觉去了——过年说吉利话,当地睡觉叫挖觉或者挖银子。因为,五更天就要起早放爆竹“出天行”——这是过年最神圣和隆重的时刻。

崔牛独自一人守岁,他有意无意地反思自己的过往,他拿出酒来,自酌自饮,喝醉了,他不停地问自己:“你想不想做一个好官?你敢不敢做一个好官?你愿不愿意做一个好官?”

俗话说“酒醉心里明”,崔牛喝醉了,心里却越发明白,他自言自语起来:“我必须做一个好官……罪人是分明是丁守一的娃……我不能怕得罪丁家和丁家背后的靠山……等到一过正月十五,我必去丁家拿人!”

既然崔牛要直面公平和正义,就不能冤枉无辜的人,那么,崇羽和金丝猴自然是要放的。崔牛踉踉跄跄地来到牢房,打开铁笼子,对金丝猴和崇羽说:“过年了,你们不该关在这里,你们回家去吧。能赶上团年饭。”

崇羽让金丝猴袁野骑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冲出牢房。



崔牛无意间看到了墙上刻的诗,“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深深打动了他的心,他一遍遍念着,他想到了自己也是远在他乡的游子,思家心切,不禁嚎啕而哭。哭罢,更坚定了他做一个好官的信念。

崇羽带着金丝猴往黑龙村的方向飞跑,但即便跑再快也要一两个时辰。忽然一声鹿鸣,周身焕发白光的白鹿,倏然而至。崇羽和袁野喜出望外,赶紧骑上鹿背,白鹿飞跑起来,跨沟越壑,越跑越快。

丁家吃年夜饭比较晚,因为重角非要闹着等崇羽和金丝猴一起,实在等不得了,只闹着给他们留两个席位。

吃年夜饭时,重角时不时向门外张望。甘萍给他夹了好吃的菜,他也没有多少胃口,只惦念着金丝猴在牢中过年太孤独。

“我们回来啦!”

忽听门外传来兴奋的喊声,重角顿时喜笑颜开,眼里泛着泪花,赶紧离席飞奔出去迎接。

这个年过得总算是圆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浙江
精华
4

5

主题

303

帖子

342

积分

中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42
QQ
 楼主| 发表于 2021-2-7 22: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人公民 于 2021-2-8 10:25 编辑

有声阅读
第三十九章 过年记 其一(超链接)

补充内容 (2021-2-9 00:39):
超链接发帖显示不出来,试了好几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